獨家直擊:Valve VR實驗室裡的祕密原型設計

七月 5, 2016
Facebook
Twitter
為了採訪《MAKE》英文版Vol.52中文版Vol.27)的內容,我來到一個多年來夢寐以求的地方:Valve軟體公司。如果你不是遊戲玩家,聽到這個名字可能沒什麼感覺,但如果你是,那你大概已經妒火中燒。
图片

史考特‧道爾頓(Scott Dalton)、蒙地‧古德森(Monty Goodson)與亞倫‧葉茲(Alan Yates)

Valve是一間很獨特而且厲害的公司,不斷推出精彩的遊戲,更讓玩家之間的互動邁向新的境界。人們不僅玩他們的遊戲,更建立了完整的生態系統,讓玩家們製作、販賣和購買與遊戲相關的數位商品。對部份玩家而言,這些生態系統比他們的正職還賺錢。
雖然我看到Valve存在於辦公大樓裡而不是科幻的祕密基地感到有點失望,但得以窺見他們最高機密的原型設計又燃起我的興奮。
雜誌裡的文章篇幅總是讓我覺得太短,因為紙張的空間有限。如果要滿足讀者的好奇心,不知道要幾篇才寫得完。

開始之前,我想特別感謝抽空和我們一起討論的Valve人員。在Valve沒有職稱,我們只要記得這些人做的事情都很厲害。

  • 亞倫‧葉茲(Alan Yates)
  • 克莉絲汀‧庫莫(Christen Coomer)
  • 蒙地‧古德森(Monty Goodson)
  • 史考特‧道爾頓(Scott Dalton)
  • 傑若米‧瑟藍(Jeremy Selan)
  • 菲爾‧金(Phil King)
  • 葉瑟‧馬來卡(Yasser Malaika)

還有幾位人員不時加入採訪並分享趣聞,但我沒能記下全部的名字。

我還要感謝兩位讓本次企劃圓滿完成的內部團隊成員:

  • 製做這部精美影片的泰勒‧懷恩加納(Winegarner)
  • 拍攝這些專業照片的海普‧思瓦加(Hep Svadja)


設施

是的,Valve有一般的辦公室,裡面有一般的日光燈、一般的窗戶、一般的地毯等等。我也知道,如果這裡像007電影的反派巢穴就太酷了,但也沒辦法。

這裡有很多好東西可以看,如以下照片。

這大概是整個設施裡我最喜歡的地方。這些標記在最初的VR原型設計裡是動態追蹤功能的一部份。這些標記稱為基準標記,基本上是隨機產生、列印並黏貼在牆上。頭戴顯示器(或其他需要追蹤的物件)上的攝影機會辨識這些標記,用它們來算出自己的位置。Valve就是用這個方法來設計第一個可以讓人走動的VR房間。

Valve的員工們從這些標記的形狀開始聯想,並且用想出的東西來命名。像這樣的人際互動實在很美妙,讓我不覺會心一笑。我最喜歡的是「鬼 + 著火垃圾桶」。

最有趣的是,這些暱稱在VR系統已經不再使用這種技術之後應該會讓他們捨不得把基準標記撕下來。

隨機的硬體改造

Valve穩定進入HTC Vive的生產計畫前,他們在隨機探索ARVR的各種面向。以下是幾件隨機製做的原型和過程中衍生的特製工具。
我最喜歡的原型是這臺被稱為「轉盤」的粗糙裝置,由被拆解的遊戲螢幕固定在餐桌轉盤上組成,讓你可以用牙齒咬住握把來旋轉整個裝置。它有缺一些零件,但亞倫‧葉茲依然熱心為我們試戴。
Vive頭戴顯示器
這是使用上面看到的基準標記的頭戴顯示器原型。注意到裝置上的小攝影機,還有它用了兩個人像模式的螢幕。
Vive控制器
這款控制器的設計看起來真得很酷。原來這些感測器起初是由葉瑟‧馬來卡親手安裝,位置都用猜的。後來他們建立了找出最佳位置的運算法,並且發現對靠直覺而言,原型上的安裝位置竟然相當準確。這個設計雖然酷,最後還是被現行的風格取代。
 
更新:針對這點,葉瑟提供了更詳細的說明。
 
「當時我其實有用高登‧史多(Gordon Stoll)寫的軟體來模擬和評估我的CAD設計,所以這不是全手動的過程。沒有軟體輔助的話一輩子都做不完;它沒有考量遮蔽因素,但有讓我們掌握比較可行的設計方向。
後來一直到我們進行和HTC合作的最終設計階段才使用班‧傑克森(Ben Jackson)特別設計的感測器自動化定位軟體。」

Lighthouse基地臺
Lighthouse基地臺需要往房間不斷發射扇出的雷射光,而最好的做法是採用旋轉系統。這款原型採用一對鋸成兩半的硬碟。硬碟馬達能可靠地長時間旋轉,也很容易改裝。
看起來在沉思的我在想Valve的員工有沒有定期幫這個軸承上油潤滑。
(譯者︰屠建明)
[原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