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zer個人水刀的誕生

2019-05-28
Facebook
Twitter

我小時候住在紐約的Riverdale,常常玩LEGO積木,但我的第一個Maker專題的出現要等到高中參加2006年德拉瓦州Punkin Chunkin競賽時打造的30英尺高投石機。這台機器讓我們把4英磅重的南瓜投擲出531英尺的距離,在青年投石機(Youth Trebuchet)分組獲得第三名。看著800英磅的配重把南瓜射向天際之時,我確立了將來要念工程的志向。

競速學習

我和後來Wazer的共同創辦人Matt Nowicki的相識是在賓夕法尼亞大學新生訓練的時候。當時所有課外社團都在校園主步道兩側擺攤,全力招募新社員。步道旁還停了一輛開輪式一級方程式賽車。四年級的Matt讓人一看就知道是這個社團的社長。他解釋道學生方程式團隊(Formula SAE Team)每年會打造一輛新車,並參加於密西根州舉辦的校際賽事。我當時沒有很愛車,但我知道在這裡我可以學到怎麼做東西,所以我馬上加入他們的團隊。

接下來,我有數百個小時花在賓州大學的機器工作室,為社團的賽車、研究實驗室和自己的課堂作業進行金屬零件的CNC切割。因為機器加工所需的設置和拆解時間很長,我常常為了做出零件而熬夜。工程師們會避免使用機器工作室,因為會佔很多時間;他們轉而設計能雷射切割的零件,因為製做快得多。使用雷射的缺點是零件只能用壓克力或MDF來製做,因為和多數Makerspace的雷射一樣,我們學校的也只能切割特定的柔軟材質。

畢業專題

我們當時需要的其實是能切割板金的水刀,但賓州大學一直都沒有購置,因為太大又太貴。因此在2011年,我的教授建議我們嘗試打造小型水刀,讓為期一年的畢業設計專題有機器可用。我喜歡這個想法的原因有很多:這是個工程挑戰、它滿足我對做東西的熱忱,而且我知道成品有真正的銷售潛力:我一直想成為企業家。我們的團隊在2012年5月打造出第一台小型水刀,能夠切割¼”的鋁和⅛”的鋼。

Lerea和他的賓州大學隊友展示他們的第一代桌上型水刀切割機。

 

接著我們都畢業了。我覺得這組水刀在做為學校專題之外有更大潛力,但還是決定在踏上這趟冒險之前先當工程師,累積一些現實世界的經驗。幸運的是,當時在位於紐約布魯克林的硬體新創公司BioLite工作的Matt打電話給我,說他們公司在徵機械工程師。接著我在那裡工作了兩年,參與了兩個完整的產品開發循環,負責設計可攜式露營器材。

在2014年,Hackaday發現了我們的水刀畢業專題,並刊登了一篇關於我們的部落格文章。接著有幾百個人寫電子郵件來問我們有沒有把這項技術商品化的計畫。這讓我開了眼界,因為來問的不只是工程師,還有藝匠、Maker和各領域的小型企業。

一頭栽進

到了2015年,我已經準備好要創立自己的水刀公司,但我需要伙伴。幸運的是,已經離開BioLite的Matt正在尋找改變的契機。我沒花很多力氣就說服他以共同創辦人和CTO的身分和我合作。

我們首先在我父母的地下室開始市場調查,並在後院測試賓州大學時期的水刀原型。接著我們上我搜尋「硬體加速器」,並發現Hax這家硬體新創加速器公司,位於世界電子元件首都:深圳。我們在2016年1月加入Hax,雇用來自賓州大學賽車團隊的兩位工程師Dan Meana和Christian Moore,接著移居中國。

將一美分硬幣上林肯的頭周圍材質用Wazer切除所製成的飾品。設計:Stacey Lee Webber

 

在Hax進行原型製做的速度和低成本讓我們很驚訝。Wazer使用很多現成的硬體零件,例如水管、配件、閥門、磁線圈和馬達。我們發現深圳一帶的硬體商品價格大概是美國的十分之一,常常還和McMaster-Carr、Digi-Key或Amazon販售的零件一模一樣。在Hax,我們周遭都是可以互相分享概念和獲得客觀意見的企業家。

21世紀的帶鋸

演示快速、精準的金屬切割。

 

Wazer的Kickstarter募資是在八個月後的2016年9月啟動,成果非常豐碩。我們原本就知道從原型過渡到生產很困難。在審核供應商和針對量產重新設計水刀後,我們把Wazer的總部設在布魯克林造船廠,同時參與復興紐約市製造業的計畫。每一台Wazer都是在我們的辦公室/工作室/組裝廠區綜合設施中製造,並於出貨前經過完整測試。我們多花了21個月(預期的兩倍時間)才把首批Wazer送到極有耐心的客戶手中。

在高中和大學打造投石機和賽車時真希望有一台水刀。Wazer就是21世紀的帶鋸,因為能切割所有材質,它是適合所有工作室的數位切割工具。發想這個概念的六年後,我很期待看到客戶們用Wazer做出哪些我們的團隊成員都沒有想過的驚奇、多元作品。

Wazer機蓋下方的12″×18″切割區和噴嘴。

 

(譯:屠建明)

【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