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加拿大首例STL檔案智慧財產權訴訟中學到的一課

七月 31, 2014
Facebook
Twitter
图片

DJI Phanton的四軸飛行器。照片提供:flickr用戶Adam Meek

上個月3Dprintler.com發表了一篇關於加拿大首例侵犯STL檔案智慧財產權訴訟的部落格文章。這件事真的是加拿大首件關於STL檔案及智慧財產權的訴訟嗎?它違反了加拿大法律嗎?我並不清楚,但我認為這是開始思考從美國法律的觀點看待數位檔案、3D列印及智慧財產權的絕佳時機。我長久以來一直在Public Knowledge上書寫關於這個議題的文章

Picture

為了MAKE的美國讀者,請讓我假設此事發生在美國並採用美國法律。(編註:至於日文版,寫成了參考文章) 

故事很簡單。一些四軸飛行器(一種遙控直昇機)用的檔案這篇文章的作者Michael Golubev將這些檔案套用CC授權條款‧非商業性並公開刊登在共享網站Thingiverse。某一天,那些零件被發現在CanadaDrones.com上販賣,很明顯地違反了Golubev禁止商業性使用的授權。Golubev覺得他的智慧財產權被侵犯,因此對CanadaDrones.com提起訴訟。這件官司當場達成和解,負責這件販售案的負責人被解雇了。


背景

為了要解析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你必須要有一些基礎知識。首先,我們先從「這件事到底在講什麼」講起吧。STL檔案是3D印表機很常用的列印格式,就像立體圖形的PDF檔案的東西。雖然它跟大部份的印表機相容,但操作上有點困難。這次問題的導火線是四軸飛行器的零件檔案。

图片

Golubev的攝影機托座。

第二點,當你思考3D列印及智慧財產權相關的法律時,必須要留心兩個不同的元素:物件及檔案。雖然聽起來很難懂,但你得先理解它們。在過去關於著作權的訴訟中,對於檔案及被保護的作品間的區別是很曖昧的。像是寫小說或拍照片時,小說或照片只能以檔案的形式存在,因此檔案本身與作品會被視為相同的東西。這是因為小說或照片無法以檔案以外的形式存在。

然而情況換成3D列印出的物件就不一樣了。在3D列印的世界中,檔案及物件是分開的。在智慧財產權法中,物件及物件的代理(represent)檔案被視為完全不同的概念,這個區別很重要。

第三,著作權跟專利的差別也必須要注意。簡單來說,著作權是保護創造性(非功能性)的作品,當作品完成時就自動被賦予這項權利;相較之下,專利是依附在功能性的物件上。跟著作權會自動被賦予不同,專利一定要自己申請。 

當你擁有以上的基礎知識後,你就會懂一開始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

物件

图片

將Golubev的托座與發射機組裝的途中。

CanadaDrones.com販賣的是Golubev的零件,不是他的STL檔案。當Golubev發現他的零件未經許可被販售時,他相信他的智慧財產權被侵害因而提起了告訴。然而,(不過這是依循美國法律的狀況,至於在加拿大法律之下就未必如此)Golubev是否擁有該零件的智慧財產權還沒有定論呢。 

這個零件是用來承載影像發射機的托座。它完全是一個「功能性」的物件,是為了特定的用途(發射機的托座)而製作出來的東西。同時它也被認定是一個讓四軸飛行器搭載發射機的零件。

綜觀各點,它很明顯在著作權的保護範圍之外。或許它能被專利保護,但並沒有Golubev申請了專利,或是專利被許可的證據。

結論是,所有種類的智慧財產權都無法保護這個托座。不管是誰都能在沒有Golubev的許可之下複製、改造或製作這個托座,即使是在無許可的情況下大規模販賣也一樣。關於此物件,GolubevCC授權條款並不適用。CanadaDrones.com不需要獲得Golubev的允許也能販售,因此也沒有任何違法的問題。雖然CanadaDrones.com在沒有Golubev的許諾下利用他的設計製造並販售托座,但Golubev並沒有法律上的權利去阻止。

從電腦程式、照片、電影、音樂等皆被著作權保護的世界來的人一定會很驚訝吧。當你一旦來到有功能性的實體物件的世界,務必要拋棄智慧財產權可以守護一切的思考方式。

檔案

图片

用文字編輯器開啟的托座STL檔。

上面是關於物件的話題,現在到了本篇分析最後的階段了。不過,在3D列印的世界裡,必須要考慮到兩大因素,即是物件與檔案。在這次的案件中,檔案變成有點麻煩的存在。 

跟功能性的物件不同,檔案單純是一堆編碼。一般來說,著作權會保護編碼。換句話說,即使物件無法被著作權保護,檔案卻有可能被保護。

如果檔案被著作權保護,那CanadaDrones.com就得向Golubev請求拷貝檔案的許可。其他人也一樣,即使是因非商業目的拷貝他的檔案,也必須獲得Golubev允許並註明那是Golubev的著作物(CC授權條款就是這樣的東西)。當CanadaDrones.com製作該檔案的複本(下載或是複製列印成品)時,他們即侵犯了Golubev檔案的著作權,就算在實際物件的面相上並無任何違法。

當然事情無法如此單純地劃分。在這個分析上,(雖然很不好意思)我還要再添加兩個問題。第一點只對檔案本身適用。假設CanadaDrones.com並非使用Golubev的檔案,而是對物件採用逆向工程的話,由於他們並沒有拷貝檔案,因此在法律上完全沒有問題。

第二點可能有點複雜。雖然著作權保護編碼,但若是代理物件的編碼,它沒被著作權保護的可能性相當大。關於這點,在這份白皮書14頁到19頁有很詳盡的說明。簡單地說,要是將該實體物件數位化的唯一方式是編碼得寫得非常近似Golubev的編碼的話,那麼GolubevSTL檔案就無法被著作權保護了。在無許可的情況下複製沒有被著作權保護的檔案也是完全合法的。

照片

要是我不在乎把話題弄得更複雜的話,其實還有一個重點。在當時,GolubevThingiverse的頁面刊載了托架的形體,以及如何使用的說明照片。

這些照片很明顯是被著作權保護的。如果CanadaDrones.com沒得到許可就使用的話,當然就變成侵害著作權。雖然我們可以詢問Golubev是否同意使用包含他照片的圖片(或是請求使用許可),我們先忘記這個問題吧。
結論 

如此就產生一個有趣的問題。CanadaDrones.com複製實體的物件的確不構成侵害著作權,但要是他們拷貝檔案因而損害智慧財產權的話,就會變成很複雜的狀況。除去使用照片這點,並沒有人能阻攔Golubev提出侵犯智慧財產權的告訴。當他提出告訴時,CanadaDrones.com是否提出反論了呢?

結果

幸好,答案是「No」。CanadaDrones.com當場與Golubev和解,而不是擬定法律對策並在法庭對決。和解是明智的決定。CanadaDrones.comGolubev支付了訴訟費用、寄道歉函給他,並解雇了一開始販賣這個零件的負責人。

我們無法得知要是提起了訴訟,事情是否會依一樣的模式結尾,但是上述的方式給人的印象比較好。CanadaDrones.com省下了訴訟費,也避免了隨著判決帶來的負面評價。Golubev則得到了停止販賣他的產品及道歉。姑且不論法律上的合理性,兩方都迎來了好結局。

單純以此案例來看,我認為該將它當作在用最低程度的法律介入達到友好收尾的好例子。另一方面,在案例研究上,它也是智慧財產權及侵害權利這個議題在3D列印的世界如何運作的好研究材料。

如果只談論這個案例,我希望它能說明在3D列印的世界談論「侵害」等用語時,情況將比音樂或電影更加複雜。這是一個複雜的世界。正因許多人是從簡單明瞭的世界認識侵害著作權,事情才變得如此複雜。

不管怎麼說,我們找到了所有人都能接受的形式。很重要的是,你得記住即使控訴作品被拷貝,但也不一定構成侵犯智慧財產權。也許你會感到疑惑,但其中也有很大的機會。也就是說,本例子告訴我們在實體世界,充滿了許多東西可讓我們在無許可下拷貝、將其加工後製作並改造,那對於各位來說是很棒的機會。

– Michael Weinberg


(譯:蘇怡婷)
[原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