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個專訪Raspberry Pi創始人Eben Upton的問題

三月 8, 2014
Facebook
Twitter
為慶祝Raspberry Pi兩歲生日,我訪問了Raspberry Pi的創始人兼Raspberry Pi基金會前董事Eben Upton。──《MAKE》資深編輯Stett Holbrook

图片

經過了兩年,你覺得Raspberry Pi在教育的貢獻上有什麼轉變?你又怎麼看待成功這件事?

這個問題非常有意思。如果你兩年前問我怎麼看待成功這件事,我會跟你說:賣出去的Raspberry Pi的數量。我可能會覺得是產品的營利,如果以長遠來說,那就是大學修電子計算系的學生數。我想從這個角度來看,就能很清楚的解釋什麼是成功。不過很有趣的是,其實還有一個關於成功的定義,我們原本以為需要花很長的時間才能達成,但Raspberry Pi已經快速地推進教育系統,雖然不是每一間學校都有實踐,但至少有在幾所革新的學校,以及英美許多受歡迎的課後社團發酵。大家真的開始在使用Raspberry Pi了。


图片

為什麼Raspberry Pi會成功?是因為價格,還是因為好上手?

「我們原本以為要想辦法針對特殊族群的孩子製造需求,但我們當初的盤算錯了。」

我想是因為有潛在的需求。在我們涉足這塊之前,我們原本以為要想辦法針對特殊族群的孩子製造需求,但我們當初的盤算錯了。在hobbyist社群裡,對於Raspberry Pi這類的東西有極高的需求。其實我們早在在開始進行前,就已經見識到了。我們參加2011年紐約的Maker Faire,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Maker Faire,有好多年紀很輕的小朋友在用Arduino系統的東西。這個或多或少向我們暗示其實有些家裡願意支持、栽培的幸運小孩,已經開始在探索這塊,所以這極有可能是我們能夠善加利用的。最讓我們驚訝的是,我們並非是從起點開始做起,而是從已經有許多人在尋求支援的地方開始,而Maker社群便是其中的大宗。


今年新軟體的展望為何?

我們的軟體在整體表現上一直有在進步,這裡一些,那裡一些,零零零總總加起來,讓操作平臺整體的表現更優異。最令我們大為吃驚的是,如果真的想要在某個地方下功夫,會有許多令你意想不到的新發現。原本我們預期要在幾個月內改良到最好,但沒想到一直到現在,我們都還能有所進展。進步是一直在發生的,而且這樣的情況也會一再出現。此外,也還有幾個對軟體來說很重要的要素還在改善中,我們為Raspberry Pi網頁瀏覽器Epiphany加上USB埠。Raspberry Pi不斷在進步中,特別在支援HTML5播放器的部分。如果要說有什麼進度較為落後的,應該就是尚未把桌面的介面從X Window系统換成Wayland,這是我們目前的重點項目,仍在努力中。另外一個則是Scratch,我們期望用ScratchRaspberry Pi的表現能夠更好,但其他低階的程式語言,對Raspberry Pi來說都不成問題。

图片

那麼硬體方面有什麼進展呢?

「我想我們之所以成功的原因之一,在於我們不會每隔半年一有新鮮事物,就盲目追隨。」

我們這禮拜宣布了大家一直在謠傳的顯示面板──專給Raspberry Pi用的LCD顯示面板──已經快要完工了。我們有一些LCD的測試影片,展示LCD顯示面板有個工業等級的寬VGA,以及的前置十點觸控投影。目前有一些已經排除所有問題的原型,我們十分的滿意。

甚麼時候開始生產呢?

希望這個夏天就能開始生產。LCD顯示面板應該的成本效益應該會很有潛力,我們期望能用70美元以下的成本做出一臺畫質不錯的觸控面板。


图片

還有沒有其他的新產品?

其他的產品?這個嘛……還沒有Raspberry Pi 2啦!(笑聲)我想我們還是會堅守承諾,讓Raspberry Pi 1在市面上多銷售幾年,再推出第二代。目前已賣出250萬臺Raspberry Pi,如果我們進入第二代的Raspberry Pi,那麼這些擁有第一代的人就會孤苦無依。我想我們之所以成功的原因之一,在於我們不會每隔半年一有新鮮事物,就盲目追隨。我們會繼續保持,並對這個社群有信心。很有趣的事情是,這個社群不斷的在發展週邊配件。我一直覺得,我已經見識過所有Raspberry Pi週邊的可能配件,然後就會有人冒出一個新作品,或是在Kickstarter上推出一個前所未聞的新東西。

 

 

Jeff Highsmith任務控制機,運用Raspberry Pi


在你看來,Raspberry Pi除了用於教育之外的情形如何?

我們見到許多工業設計。由於介面越來越穩定且多為應用,我們看到越來越多人會說:「等一下,如果我可以用Raspberry Pi,為甚麼我要用隨便一個要價上百美金的攜帶型電腦?」很多人會這樣說,我們生產的大部分軟體就會是用來幫助這些人。

我們從hobbyist社群紮實地開始,尤其是成人hobbyist社群,但從那裡開始就分了三個不同路線,一條往工業,一條往教育,也就是我們最初的目標。有Maker組成且對Raspberry Pi很熟悉hobbyist,是件很棒的事情,他們對孩子們來說是極佳的資產,因為如此一來孩子便能就近向身邊的大人問問題。由於我們的Xbox媒體中心(Xbox Media Center)運作得相當不錯,因此另外一條便是成為消費者產品。有很多客人把Raspberry Pi當作是個優秀又簡便的產品使用,就我們所知有超過50萬的人用Raspberry Pi當作IPTV機上盒。我們佔有非PC介面運作XBMC的大宗,當然PCWindows仍位居第一,但我們是其後佔最多數的介面,這對我們來說也是很驚喜。不過,這正是Raspberry Pi的目的之一──總是有那麼些趣味。

图片

你有特別喜歡哪些計畫嗎?

「結果發現,只要提供便宜的電腦設備,人們就可以想辦法做起生意。」

我幾週前曾經在部落格上分享Raspberry Pi在非洲的成功,很開心Raspberry Pi能夠在發展中世界受到歡迎,且不是以慈善性質。我們一開始進駐非洲時便是以商業的方式,並非慈善模式,結果發現,只要提供便宜的電腦設備,人們就可以想辦法做起生意。過去這六個月讓我非常的驚訝,成效非常的好,尤其在幾個首都,可以見到極為熟悉的畫面。我們滲透了所有的Maker空間跟駭客空間,所以你只要一進去那室內,你有可能在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你可能在灣區,可能在倫敦或是劍橋,但是他們全部都會長得一模一樣。

 
接下來的兩年和十年的展望為何?

這個嘛,接下來十年我們勢必會推出Raspberry Pi 2(笑聲),但有些東西是具有革命性的。但對我來說,工業方面的東西比較重要。Raspberry Pi加上群眾集資似乎非常有潛力,或許可以把三項一直以來都不太大眾化的東西大眾化。用親民的價錢接觸科技,我認為這對於釋放企業、創意,以及賦予人們機會,有極大的潛力。而KickstarterIndiegogo這類的平臺可以抗衡資本家,一直以來,如果你只是個小人物,是絕對無法和資本家相比擬的。Raspberry Pi 的介面則是放了接觸科技的機會,因為在以往,你得大量採購晶片,才能拿到便宜的價格。另外,雖然這有點老套,但網路普及了資訊。這三個──資訊、科技、資本──都有了,我想如此一來Raspberry Pi絕對符合這個令人感到興奮的新潮流。

Raspberry Pi的名字怎麼來的?

Raspberry(覆盆子)的想法是從其他以水果命名的公司而來,在英國有Apricot(杏仁)、Tangerine(橘子),甚至還有Acorn(橡子),橡子技術上來說也是種水果,所以其實有不少以水果為名的公司,覆盆子則是少屬幾種還沒被用過的水果,而且覆盆子是種很原始的水果,所以有種開發它的感覺。Pi則代表Python,我們一開始構思要製作Raspberry Pi時,我們是想做一臺只能跑Python的機器,而不是Linux。然後我們把Python縮短成Pi,因為這樣商標比較好看。其實第一年我真的超討厭這個名字,但它慢慢在我心底扎根,而我也慢慢地愛上Raspberry Pi這個名字。



图片

BY STETT HOLBROOK

StettMAKE的資深編輯,對佳餚美饌、海浪發電的運輸工具、木工、注重環境與人本的企業等也有格外的特殊情感,亦是兩位年輕Maker的父親。

他是PBS電視節目Food Forward紀錄片的共同創辦人,該系列節目記錄改變人類食物系統的先鋒。

歡迎與Stett交流:*食物 *綠設計 *科學 *年輕Maker *極限運動

[原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