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A核准Kicksat小型自製衛星第二次升空

五月 12, 2015
Facebook
Twitter
第一次衛星升空沒有成功該怎麼辦?再造一顆衛星。
图片

原始的太空船是從SpaceX CRS-3補給船發射到國際太空站(ISS)。(照片提供:SpaceX)

我首次參與的Kickstarter募資專題就是Kicksat太空船。這個專題的發起人柴克曼徹斯特(Zac Manchester要為我花在這個專題上的大筆鈔票負責。我想我實在不應該執著於我的錢,至少也應該原諒他沒有成功讓衛星發射。

新型衛星
Kicksat可謂是新一代科技的代言人。這顆衛星只有30公分X10公分X10公分大,作為小型單板太空船Sprites的母船,大約三分之二的體積作為更小型船體的部署器(deployer)用途。

Sprites
太空船本身非常小,體積只有3.5公分×3.5公分。這個單板太空船載有一個微型控制器(超低功耗的德州儀器,Texas Instruments MSP430)、一個無線電和太陽能板。這種單板太空船能夠承載單晶片感應器:溫度計、磁強計、陀螺儀或加速計。如果立方衛星(CubeSats)是太空探索的第一個大改變,那被設計成能夠同時發射數百個太空船的Sprites就是下一代革命的先鋒,真正的全民太空探索。
图片

從第一代Kicksat衛星上發射的其中一個Sprites衛星。 Sprites是一個「晶片組」一個把整顆衛星濃縮成晶片的概念設計。 (照片提供:康乃爾大學)

第一代Kicksat在將Sprites部署至太空時遇到障礙。然而,新一代的Kicksat已經得到美國太空總署(NASA)提供的發射站,我坐下來跟柴克討論整個Kicksat專題的歷程和接下來的發射行程。

我最近也和艾瑞(Ariel WaldmanSpacehack.org的創辦人和Science Hack Day的全球總監)聊到太空探索的費用急遽減少的影響。她提到她和Jane McGonigal美國未來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Future)合辦的比賽,比賽的主題就是未來的個人衛星,他們提出這樣的疑問:「當太空探索像現在上網一樣,花費大減且門檻降低,你會想做什麼並且先去蕪存菁,挑選出她所觀察到,認為正逐漸流行的有趣活動。

微型衛星陣列是大家深感興趣的部份。微型衛星的潛力在於它們的用途可能不僅止於太空衛星陣列,以個體來看潛力無窮。許多人預測這些陣列衛星可能有辦法與氣候變遷抗衡。我們看到許多有關的例子,Planet Labs的衛星陣列和NASA的創新先進概念( Innovative Advanced Concepts)計劃,例如集體飛躍重力測試(Swarm Flyby Gravimetry)。在競賽中,大家預測這種使用群體陣列的方法將能形成「大型協同創造」─微型衛星的靈巧特性讓它有無限可塑性。

常見的問題是,這些衛星的散布將會對我們的心理健康有何(正面或反面的)影響。有些人覺得太空探索日趨容易,會讓我們對自己的渺小更加有感,並引起憂鬱/自殺行為。其他人覺得將地球視為宇宙一部分的軌道觀點對人際互動有正面影響。這是個值得探討的議題,當我們愈來愈容易接觸太空,所有人的心理會受到怎樣的影響?

不過,最讓我感到期待的是微型衛星對全民科學的革命影響逐漸加深。讓科學再度成為每個人都能參與、探索的領域,不論是否曾接受過正式的科學教育。我認為我們選對了路,但是對於讓發射衛星成為人人可嘗試的冒險,仍然有許多困難,尚未看到有人完全突破。大家仍然在降低花費和科技/硬體提昇之間尋找平衡。

現在許多與「新太空」有關的公司成立,可望將來發射衛星的成本大幅縮減即使現在發射立方衛星仍然所費不貲,不過它仍然可以吸引許多人投資,如果發射立方衛星可以跟一臺iPad差不多價格,那就太棒了!群體衛星時代的已然來到。 

Alasdair Allan
艾勒戴爾‧艾倫是科學家、駭客也是打工族,他花很多時間觀察有關物聯網的各種現象。他曾經為莫斯康展覽中心(Moscone Center)建立網狀網路、成為美國國會聽證會的主角,並在偵測當時最難以捉摸的事物上貢獻一己之力。

原文

(譯:張雅涵)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