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Maker運動:第一屆Maker Faire(以及支持早期Maker運動的人們)

五月 7, 2015
Facebook
Twitter
图片

距今10年前的4月22日及23日,有一群創辦了名為《Make》的「閒暇科技」Technology on your time雜誌、鬥志高昂的工作人員,來到了寬敞而清淨的聖馬刁展覽會場內。當時還沒有人想像得到將有多少人聚集在此,這個天氣微陰的週末會演變成什麼情況。然而工作人員卻為了即將發生的事情興奮不已。星期六早上,當入口打開之後,人潮就魚貫而入。Maker Faire(以及各種意義上的Maker運動)開跑了。
图片

週末結束之後,受了許多刺激而精疲力盡的主辦單位,感覺到某個東西開始萌芽,無比龐大又讓人歎為觀止。《Make》雜誌創辦人之一兼主編Mark Frauenfelder回憶道:「工作人員也好,參觀者也好,沒有人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從結果來看,Maker Faire棒得超乎我們的想像,簡直就是我們這個族群的胡士托音樂盛會。這是一場愛的大遊行,一場開幕儀式,為幾百個,幾千個我們帶來嶄新的生活之道。

當時的網站主編Phillip Torrone回想那個驚奇的週末時說道:「我們當時認為能吸引到2000人就該謝天謝地了。然而下午1點卻有1萬人擠成一團,塞滿整個會場。隔天則來了2萬人。記得我當時覺得,OK,這將會變成固定舉行的盛大活動。我們需要更大的船隻。每個人都說自己講了太多話,弄得聲音都啞掉了。

「令人感動的是,編輯、作家、設計師和出版商同心協力,讓那場了不起的活動成功。」負責替該雜誌畫漫畫的插畫家Tim Lillis說。「我覺得《Make》雜誌彷彿真的被賦予了生命。

「那個週末為我的人生帶來了許多變化。」Ken Murphy這位Maker說。「我在那場展覽中發表的Blinkybug專題,是第一個在Maker Shed上販賣的套件。我在Maker Faire上趁機累積各種經驗和機會。實際上我不但改變了運用自己時間和精力的方式,就連工作都改變了。

图片

許多Maker從第一屆展覽起開始創業。爾後許多Maker Faire陸續舉行。奧克蘭的設計工作室「因為我們可以」(Because We Can)的共同合夥人Jillian Northrup,至今仍然記得2006年參加Maker Faire時的興奮之情。「當時我們剛創業,卻沒有辭掉白天的工作。事業真的才剛起步。當我們收到獲准參展的通知時,心裡在想,哇!我們得到攤位了。這感覺就像真正的公司一樣。」

「我們的工作室名叫『給伴侶的CNC』(CNC for Couples)。」Jullian的事業夥伴(及丈夫)Jeffrey McGrew補充道。「我們在第一屆的Maker Faire上遇到許多很棒的人,他們成了我們終生的朋友,未來的合夥人和未來的客戶。那場展覽大幅改變我們的人生。」

第一屆Maker Faire當中,《Make》雜誌的創辦人Dale Dougherty,向舊金山灣區技術教師Michael Shiloh提議籌備製作遊樂日(Make Play Day)的活動室。活動室裡放置許多工具和電子類的廢棄品,孩子和家人能夠收集材料,自由地動手做東西,創作高科技藝術。這個企劃非常成功。從各方面來看,那埋下了日後Maker教育活動的種子,影響如今在Maker Faire舉辦的焊接教室(Learn to Solder)及Maker教育計劃(Maker Education Initiative)等活動。

以前在O’Reilly工作的Bruce Stewart在回想第一屆Maker Faire時這樣說:「記得那天我和11歲的兒子Kindy一起走向入口。當時那裡發出響亮的聲音,吸引我們停下腳步。結果發現靠近入口的某個地方有火焰冒出來。Kindy仰望高高升騰的火焰,回頭看了我一眼,然後就往那裡走過去。還沒進到入口之前,他就已經迷上這個活動了。我們在機器人、樂高、火焰、爆炸,以及美妙的『用電子廢棄物製造任何東西』(Build what you want out of this e-junk)活動室之間走來走去,他覺得自己彷彿置身在天堂。我想,這對孩子來說是相當開心而刺激的體驗。

图片


Phillip Torrone(以及其他《Make》雜誌相關人士)經常收到年輕人受了Maker Faire的刺激後寄來的電子郵件。「或許大人覺得10年沒有那麼長,然而去過第一屆Maker Faire的孩子,現在卻已經20幾歲了。他們經常寄電子郵件給我,跟我說Maker Faire開創了契機,讓他們邁向以往認為不可能走上的道路。」

邪惡瘋狂科學家實驗室(Evil Mad Scientist Lab)的Lenore Edman(與丈夫Windell Oskay)透過Maker Faire和Maker運動開拓的道路,呈現出運動本身發展的軌跡。「我們將互動式LED餐桌搬進第一屆的Maker Faire會場上。因為很多人說他們想做這個,所以我們就用聚氯乙烯做了套件,而成為開創現今事業的契機之一。國家機器人週(National Robotics Week)期間,我們在白宮復活節滾彩蛋大賽(White House Easter Egg Roll)展示EggBot。匆匆回首這10年,Maker Faire替這段旅程賦予了方向。換句話說,我的人生相當有趣。

MakerBot的共同創辦人兼MakerBot前執行長Bre Pettis,在第一屆Maker Faire時擔任《Make》雜誌的影片播客。他也和其他人一樣,在那個目不暇給的週末受到刺激。那場活動對許多Maker來說是段旅程,但他認為邁向Maker運動仍然有很長的路要走。「我認為給下一代兒童的鼓舞,還不足以讓他們更有創造性,自立自強,獲得賦權。還有很多該做的事。我打算努力為充滿創意的冒險貢獻更多的力量。當初《Make》雜誌創刊時,宣傳標語就是「閒暇科技」(Technology on your time)。

這本雜誌專為業餘愛好者打造。現在社會提供了許多像KickstarterRaspberry PiAdafruit等管道,將動手做的慾望化為產品和工作。如今對Maker來說是振奮人心的時代。」

所以,讓我們為第一屆Maker Faire、其後這10年、往後的10年,以及不斷擴增的Maker族」乾杯

[攝影:Scott Beale/Laughing Squid]

图片

讓Maker運動開跑!
图片

《Make》雜誌的創辦人兼主編Mark Frauenfelder拿烏克麗麗彈著玩。
图片

Phil Torrone教大家如何改裝掃地機器人Roomba。
图片

聚集的人潮在觀看Trademark Gunderson的Demo展示。
图片

充滿懷舊風情的賽格威馬球賽。其中一名球員是誰呢?他就是Apple的共同創辦人Steve Wozniak。
图片

Maker在「製作遊樂日」的活動室中享受高科技銲補的樂趣。這是第一屆Maker Faire中最受歡迎的展區。
图片

Mister Jalopy的iPod。
图片

Ken Murphy的Blinkybugs大受歡迎。
图片

在電子前哨基金會(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的慈善攤位中沖水的Woz(即Steve Wozniak的暱稱)。
图片

「因為我們可以」的Jillian Northrup。照片成了那個週末的象徵。
图片

Adafruit的創辦人Limor Fried非常年輕。攤位上在展示她第一個合成器套件「x0xb0x」。
图片

Maker Faire上的藝術車從第一屆以來就很出名。
图片

電動長頸鹿Russell。Russell於2006年的Maker Faire Bay Area首次亮相,爾後就成了Maker Faire的象徵。牠還參加White House Mini Maker Faire,與總統相見。
(譯:李友君)
[原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