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材料工程師發揮Maker精神的Airlab

八月 21, 2017
Facebook
Twitter
Airlab是由材料工程師林遠創立,目的是為了提升中國材料工程社群的互動和發展。林遠表示,現下在中國其實有很強的創造動力,但目的卻是僅是為了賺錢。許多工程師的工作也只是重製或複製其他人的作品,也就是你可能聽過的山寨文化。
「近年來有一個說法是『中國的Maker精神已不復存在』。針對這個說法,媒體們批評是為了賺快錢,而且人們不願意花更多時間來創造新事物,因為山寨別人的產品相對簡單,而且我們所「生產」出的學生更是缺乏自造能力和創意的考試機器。​」
在過去幾十年間,中國已經成長為一個超大規模的製造中心,且幾乎有能力製造出任何東西。然而,根據Airlab的說法,在這個高速成長的模式中卻缺乏創新。他們認為Maker思維和Maker運動,可以帶領創新的發展。
Airlab才成立一年,但其規模已經有相當大幅度的成長。現在Airlab已經設立了三個實驗室,也主辦了多場針對工程師的活動,並拋出下列議題給材料工程師們思考:
  • 工程師們雖然具備知識和能力來創造有趣的東西,但卻被工作和其他私人事務纏身。
  • 工程師們有一些渴望嘗試實行的點子,卻苦無空間、設備和金錢來完成。
  • 縱使他們成功讓概念成為了產品,卻很難獲得智慧財產權的保障。
  • 材料科學的分類十分複雜,以致工程師們很可能對自己專業領域以外的範疇了解有限,因此跨領域交流溝通對材料工程Maker來說十分重要。
Airlab除了提供工程師實驗室及與其他工程師交流的空間之外,也提供了其他與商業相關的服務(例如智慧財產權律師以及潛在的天使投資人)。有了這些工具,工程師社群已經成長到超過8,000名會員的規模。加入會員是免費的,而使用實驗室(以及Airlab的助理們)則需支付每4小時人民幣69元的費用。
圖片

工程師的Airtalk活動聚會

Airlab提供了下列一些例子,來說明他們想達成的目標:

LED燈條

圖片

在傳統LED電路板的製程中,製造商會採用化學蝕刻技術,以金屬化合物溶液來沖洗電路板,而這個製程會造成嚴重的水汙染並產生大量的金屬廢棄物。上圖中的LED燈條則是以物理切割製程取代傳統化學蝕刻技術製造,整個生產過程對環境產生的負荷都相對較小。新的物理製程以白光照射取代傳統的黃光曝光,將光能轉換為熱能而減少了能量損耗。此外,也以平行加壓製程取代化學蝕刻方法,提高了產品收益,也削減了生產支出。

汽車包膜

傳統的汽車烤漆翻新是以噴漆的方式進行,而此程序會產生無機揮發物。無機揮發物對環境及施工者的健康有很大的負面影響。自動化鍍膜設備因此而生,其利用加壓和氣流的物理特性來完成鍍膜。整個工作程序都對環境相對友善,而且具有高度效率和零污染。此外還能根據個人的喜好和審美觀來客製化鍍膜的顏色和圖樣。

電路感測器

傳統電路感測器的製造是以導電墨水印製,但這會造成空氣汙染並危害操作員的健康。上圖中的電路感測器表面塗上了一層環保塗層,該塗層能夠被生物分解、並可溶於水。Airlab表示,這個塗層工法是在真空環境下進行,取代了傳統的電鍍程序,因此能夠避免傳統導電墨水揮發時造成的空氣汙染、以及塗上多層墨水造成的資源浪費。

碳纖維

傳統碳纖維製造過程是以疊加多層碳纖布和油品、或貼合多層碳纖布來完成。然而這個製程的生產效率過低,同時耗費太多時間和能源。而創新的碳纖維製造技術透過重製碳纖維板,以及用沖壓或塑形技術將製造時間從傳統製程的1小時縮短至5分鐘。新的碳纖維製造技術增進了生產效率、節省能源、並加速產品的製造。

導電薄膜

你是否在科幻電影中看過未來的會議室?會議室的落地玻璃牆是全透明的,但當你要舉行會議時,只要按一個按鈕,整片玻璃牆就會瞬間變成不透明的白色。而這種以導電薄膜製成,沒通電時是不透明的白色、通電後則為透明的新型玻璃窗,將會衝擊未來的商用會議室市場。​

黏著膠帶

我們手機內部的電子元件是如何固定在一起的?傳統方法是用螺絲和卡榫來固定,但現在改用「雙面黏著膠帶」後,你的手機體積將可以愈來愈薄。

擁有金屬光澤的塑膠外殼

傳統的罐子是以塑膠原料生產後,再塗上金屬表層,該量產方法對環境並不友善。新的塑膠罐製程在模具中加入一層特殊的油,在壓模完成後會呈現金屬光澤。

木紋手機保護殼

這類手機保護殼的材質是在ABS樹脂外殼表面鋪上一層木材質料的薄板。這個印模程序非常適合製造複雜彎曲的表面,並且可以讓產品的外觀更加豐富多變。
(譯:葉家豪)
原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