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r是超級現充,光是觀察他們就非常有趣。」 訪談電子實作漫畫《Haru Rock》作者西餅老師

八月 1, 2014
Facebook
Twitter
《Haru Rock》是在漫畫週刊《Morning》上連載的電子實作漫畫,內容是關於主角「小晴」─ 一位熱愛電子實作及拆解的少根筋女子大學生,以及她與身邊的人共譜的熱鬧喜劇。不過作品中出現的電子實作設計或使用的零件都非常真實,引起許多Maker的共鳴。這位作者為什麼能創造出這麼一部挑起Maker的狂熱心的作品呢?我們訪問了剛在7月23號發行《Haru Rock》漫畫第一集的作者西餅老師。
作品中的電子實作發想執著於「實際能運作的東西」

─您現在於《Morning》這本主流的漫畫週刊上連載以電子實作為主題的漫畫,是有什麼樣的過程讓您決定這部作品的概念呢?

西餅:當我在思考連載內容時,我有個模糊的想法是想做「女孩子跟Maker的組合」、「理工科女子」的主題,但這個點子實在太過籠統,正當我煩惱該怎麼辦才好時…從事科技相關行業的老公突然對我說「電子實作如何?」。

─還真是天外飛來一筆呢。

西餅:就是說啊(笑)不過對我而言,電子實作是我非常不熟悉的領域,因此當時聽過就算了。之後老公有一位非常厲害的同事,據說是「跟電子實作有關的問題問他絕對沒錯」的人,而他慷慨地出力幫忙…硬體當然不用說,他是一位廣泛涉獵各種科目的人,像是發酵物啦、漆之類的…對於所有關於「製作」的東西都研究到極致,簡直可以說是超級現充…。因此,由於那位人士充當我的顧問協助我,總之我完成了一篇單篇漫畫

─因為那篇作品得到好評,所以開始了連載對吧。

在故事中出現了「將孤單的人的推特可視化的『孤單‧THE‧LED』」或「感知負面思考並捐錢的腦波測量機」等各式各樣的電子實作,您怎麼想到的呢?

Picture

西餅老師最推薦的電子實作「用推特了解愛貓正在做什麼的實作」的系統架構圖。是認真的。(©西餅/講談社)

西餅:有角色主導及發明物主導兩種類型。當重心放在角色身上時,電子實作的靈感就會從主角小晴與身邊的角色們互動產生的故事中而生。另一方面,若是由發明物主導的情況,像是碰到生活中的問題,腦中浮現靈感,於是該電子實作做出來,故事就如此誕生了。

當我在構思發明物的點子時,常會拿「這種發明物可以使用光感測器嗎?」或是「在這裡使用微電腦應該很不錯」這樣的外行意見請教我的顧問。有時候他會直接說OK,有時也會給我一些像「比起這個零件,拿這種實作更有趣唷」,或是「這種更能讓狂熱者高興喔」這樣的建議。

我的目標是讓作品中出現的發明物能實際運作,因此我盡可能地除去曖昧的部份。不過要去實證作品很困難,所以我是由至少「這麼做的話作得出來吧」這種邏輯上可實現的東西作為判斷基準。

─不只是Raspberry Pi或Arduino,連IC或感測器的形狀跟型號都正確地描寫出來,這種真實性或許是Maker們很喜愛您作品的原因呢。

提到真實性,不只是實作的東西,還有描寫趁廢五金店的關門清倉搶購廢五金零件的小晴的想法等等,我想您對「喜歡作東西」的人們的理解也是讀者能共感本作的原因。

西餅:廢五金店關門清倉的故事是我讀了網路上好幾個熱情地談論廢五金的人們的網站後,被這份趣味感動,所以把它寫成了故事。我是一位「跟潮流粉絲」,因此用好像我很了解喜歡廢五金的人的心情來講故事,其實我覺得有點羞恥…。之後我問其他人,他們說「大致上都符合」,這樣我就放心了(笑)。

Picture

將小晴想讓更多人來玩電子實作的心情濃縮在一格內的傳說畫面。(©西餅/講談社)

─聽說西餅老師您並非理科出身?

西餅:沒錯,雖然在之前的工作曾有過驗證顯示卡或組裝電腦的經驗,但基本上是從毫無電子實作知識的狀態下開始的。我自己並不是理科出身,但我很喜歡觀察熱衷某事物的人們。像是我的顧問,還有許多男男女女都是超級現充。不但擁有專業知識,同時又有深度,也有經年累月累積的經驗。我對埋頭在一件事物的人抱有強烈的憧憬,經常很羨慕他們。

Maker Faire Tokyo,總之大家看起來都很快樂!

─聽說在開始連載前您去了Maker Faire Tokyo取材,感想如何呢?

西餅:老公跟顧問跟我說有這個展覽去看一下吧,然後就拉我一起去看。實際去了一趟,真是糟糕,這個也想畫,那個也想畫…滿滿都是想畫的東西或人(笑)。

舉例來說,有個感知男性褲子的拉鍊是否沒拉的裝置,它有三種方法組裝而成,有磁力、光感測器跟砝碼…,這個實際展示讓我留下了極強烈的印象,忍不住想好想畫這樣的漫畫啊~~!

Picture

出自Maker Faire Tokyo 2013,Yamamu的「神盾防衛拉鍊系統」。

西餅:由於我對技術不是那麼熟悉,所以我的目光就不自覺地放在實用性上了。像是改造吐司機、讓納豆在剛剛好的溫度發酵的作品、或是嘗試煮對身體不好的咖哩的企劃到現在還停留在我的腦海。還有一個很好理解、好像是可以擴大人的動作,像是機器人的東西…。

─是Skeletonics對吧。

西餅:就是它就是它。還有利用吐司機在食用麵包上畫8bit的繪畫的作品也很好玩。我才覺得「好像很有趣!」的時候它竟然就失敗了,繪畫變得模模糊糊的。之後作者很不好意思似地對我說:「真是抱歉,時間來不及…」,也讓我不禁莞爾一笑。

Picture

出自Maker Faire Tokyo 2013,大網 拓真先生的Toaster Printer。

西餅:也有人用自製的電路板代替名片發送,拿到一片的我雖然搞不太懂,但總之大家看起來都很開心。在我去會場之前,我還以為是個小規模的活動,結果當我實際到了會場後到處都在排隊,展出者跟參觀者比我想得多許多倍,「竟然這麼受歡迎啊!」真是超乎我預料。

努力在狂熱者取向跟大眾取向間取得平衡

─將來《Haru Rock》會朝什麼方向發展呢?

西餅:這個作品並沒有明確的故事主軸,是單篇完結的形式,所以我希望讀者能快樂地享受每一篇就好。

負責人:我希望能看到登場人物有一些成長,或是透過故事描寫登場人物令人意外的另一面。

西餅:讓我煩惱的是,《Morning》的讀者群並非只有懂技術的人,因此內容太過偏向狂熱者的話,說不定就會不小心變成把讀者晾在一邊的情況了。我希望即使跳過部份實作的步驟,漫畫仍然能讀起來很有趣。

─請給Maker的讀者一些話。

西餅:某方面來說,各位是真正的現充呢。滿足好奇心實在非常快樂。光看著這樣的人,我就會感到十分有趣,也會覺得十分羨慕啊。

我以前聽過從美國開始發起了大規模的自作運動(Maker Movement),但還是抓不太到概念。不過實際去了Maker Faire Tokyo看了一趟,我不禁覺得「已經到日本來啦!?」。從根本上來說,自作東西很符合日本人的性格,我想要是這個運動能更蓬勃發展,讓更多人都能認識這個世界就太棒了。

其實我現在正在學習極度基礎的電路學。現在看了兩本初學者必讀的書,正讀到基爾霍夫定律。在連載的空檔時,我有點想去高工唸書學些基礎知識,學會畫電路之類…我會加油的…(笑)

─說不定有一天我們能看到西餅老師製作的作品在Maker Faire Tokyo展出。我會很期待的。今天非常感謝您。

《Haru Rock》第一集熱賣中!請一定要買一本來看看!

中文版譯註:「現充」的原文是「リア充」,意思是現實生活過得非常充實豐富的人。

(譯:蘇怡婷)
[原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