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要分割出Maker Media公司——Tim O’Reilly

February 8, 2013
Facebook
Twitter

图片

前一陣子,O’Reilly Media宣布要分割出Maker Media公司。我想在此稍微說明一下事件發展的背景,以及新公司Maker Media會帶來什麼樣的良機。[日文版編輯部按:本文譯自O’Reilly Radar的〈Why we spun out Maker Media〉一文。]

從愛好者到企業家的橋樑

未來十年讓人興味盎然的技術,多半蘊含硬體方面的革新,而不僅止於軟體。Maker運動就如其他熱烈進行的運動一般,是大幅變革的前兆。

Dale Dougherty在2005年時創辦《Make》雜誌,開設Maker Faire之際,最先感受到的是他對製作物品有著狂熱的興趣,想要吸收3D成型及其他革新的製造技術,或是機器人工學、感應平台,還有工藝或古早手工業的技術。早期刊登在《Make》上的計畫(風箏攝影、利用老舊錄影機再製的程式型貓咪給餌機,以及能嗅出周遭毒物的改造機器狗等),儘管在當時看來微不足道,卻預見了將來的前景。

2005年,Jeff Han的多點觸控研究成了紐約大學的Maker計畫。2006年2月,當他在TED展示成果之際,會場引起一陣轟動。一年半之後,多點觸控螢幕在iPhone的發售下,成為革命性消費者產品的基礎。

多點觸控只不過是開始。後來智慧型手機成了感應平台,除了GPS、羅盤、加速度計、攝影機及麥克風之外,還有許多特殊的感應器,替設計應用程式創造新的可能性。藉由這種平台,Square Wallet和Uber的產品才開始得以成形。

然而問題在於,就如AI技術中也經常提到的那樣,只要某件東西涉足一般消費者的世界,就再也呈現不出「Maker特性」。無論是Nike販賣量化自我(Quantified Self,編注:指收集並分析人類行動及狀態的資料)的產品,或是用體重計來測量體重,都很難看出這是Maker運動的一部分。即使如此,但只要在應用程式和業務流程進化之際,思考該活用感應器到什麼地步,就會遇到透過其他方法時會錯失的重要機會。

儘管類似感應器或Arduino這種控制平台看起來仍屬於Maker的天地,但運用類似智慧型手機般,專為一般消費者打造的感應平台所設計的應用程式,看起來卻不像這樣。然而這種辨別法非常重要,能幫助你更明確地預知未來。

想理解Maker運動的趨勢,就要捫心自問:「Maker要選擇哪些如今已成為主流的東西來玩?其他種類的裝置和業務流程在追加感應器後能掀起變革嗎?創業的良機在哪裡?

當你思考這些問題,環顧周圍的情況後,就會發現Maker運動是「下一件大事」。

所以結論在於,我們決定把Maker Media當成獨立的交通工具,乘上革新的浪潮。Dale Dougherty打從O’Reilly成立之初就是我的夥伴,也是《Make》雜誌和Maker Faire的創辦人。他深知這股浪潮即將來臨,並在這7年內壯大其聲勢。現在他擁有一個平台,以便能持續拓展這項工作,提升到下一個階段。

以下文章是Dale個人的觀點,包括《Make》雜誌的源頭,以及他今後想帶領Maker Media到什麼樣的境界。

讓動手做成為一件稀鬆平常的事
Dale Dougherty的看法

我第一次和Tim提到《Make》雜誌的點子,是在波特蘭的計程車上。我在前往開源研討會的途中,用短暫的時間說服他創辦《Geek版瑪莎.史都華》(Martha Stewart for Geeks)之類的雜誌。當時我們的對話很精彩,討論駭客如何駭進物理世界,如何活用軟體開發、客製化、個人化及建構物理環境的觀念。Tim的鼓勵成了日後創辦《Make》雜誌的第一步,而當時我完全沒想到,幾年後會因為這樣而引發世界性的Maker運動。不過在此同時,藏匿於暗處的動手做精神和Geek族拉上了檯面,如今動手做已成為一件稀鬆平常的事。

我一開始就迷上了Maker,喜歡和Maker見面,聽聽他們的經歷,看他們展示那些令人驚嘆的計畫。而我也發現Maker樂於互相見面,暢談關於計畫的一切,並交換詳細的資訊。他們也將這些資訊告訴了我,而成為Maker Faire的靈感來源。我相信其他人也會跟我一樣迷上這些Maker。Maker Faire的確是實驗性的嘗試,由Sherry Huss率領的團隊在舊金山灣岸區推動第一場Maker Faire舉行,場地則選在會展中心的展覽會場。我們希望Maker Faire成為有趣的活動,讓民眾攜家帶眷來參觀。我們創造了新的祭典。2012年,全世界舉辦超過60場Maker Faire,主辦者幾乎都是願意支持及推動城市和地區的動手做精神,且社會意識高昂的個別人士。

儘管Make始於Geek業餘愛好者,但如今找尋樂趣及教育意義的家庭,也接受了Make的精神。Maker也在揣摩其他Maker和大眾的需求,來開發新產品和新服務,而摸索的人也包括專業的工程師和工業設計師。Maker偶然發現自己做的東西擁有市場價值而成為企業家。他們製作零件和套件,而我們則將產品送到Maker Shed和其他各式各樣的地方販賣。3D成型機、CNC數控機和微控制器也出自他們之手。Maker創造了嶄新的市場生態。

麻省理工學院經濟學家麥克.許瑞吉(Michael Schrage)曾在《Make》的套件特集號撰寫〈套件是改革的引擎〉(kits as an engine of innovation)一文[編注:刊登在《Make》日文版vol.12])。而在他出版的著作《你想要你的顧客成為什麼樣的人?》(Who Do You Want Your Customers To Become?)*當中則這樣寫道:最棒的改革是讓顧客有所改變。改變將促使顧客「再思考、再定義、再設計」自己的未來。Maker Media的使命是幫更多人成為Maker,廣泛參與動手做的活動,架構出更美好的未來、家庭及社區。

我對Maker Media與團隊即將帶來的可能性感到興奮,也很感謝支持《Make》發展的Tim、Laura Baldwin、O’Reilly的同事,以及各位參與O’Reilly社群的人士。我期待往後能做出全新的《Make》,將《Make》培養成凝聚Maker的國際品牌。

* (Schrage, Michael (2012-07-17). Who Do You Want Your Customers to Become? (Kindle Location 57). Perseus Books Group. Kindle Edition.)

– Tim O’Reilly

[原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