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業/職涯/大學日:在Maker Faire找到一技之長的下一步

六月 8, 2018
Facebook
Twitter
圖片

我叫David Cole,我是一位非營利教育訓練機構的主管兼教師。最近我和《MAKE》雜誌一直在討論關於Maker的教育推廣問題。
 
在最近一次見面時,我得知《MAKE》於Maker Faire Bay Area舉辦「產業╱職涯╱大學日」。這是免費的活動,與會者包括當地的新創公司、企業及大專院校,展現Maker致力於自己的專題及在地勞力的貢獻。
我們的談論讓我興奮至極,讓我告訴你原因。

兩者合一

過去十年來,我參與了各項學校到職場和創意學習計劃,協助高中畢業青年創造追求高等教育的機會。
 
我不斷穿梭各個學校之間,與不同地區、圖書館、博物館及課後輔導機構合作,也和教師、研究員以及社區夥伴共事。
 
我從事的一些計劃著重於「軟實力」,旨在培養學習者的EQ和同理心,藉此建立學習者對專題的共同使命感。當中許多內容都在討論科技,以及科技的日新月異下,技術和知識如何改變人類創造、交流及分享的方式。
 
同樣在這十年中,各種Maker運動逐漸湧現,對這群有相同理念的人,可說是強大助力。這些共同理念包括重新認識「做中學、於工藝中表現傳統手法,讓我們得以想像、創作,並以自己親手做的作品為榮。
 
在「產業╱職涯╱大學日」的活動中,我看見了兩者的匯集。

混合時代來臨了

這一切讓我想起,2013年Jon Bruner在他的預測文章「軟體、硬體,隨處可見」,描述了一種「新時代的混合」。他指出運算、材料和系統將以前所未見的方式加速混合。他討論了可能的突破(例如用來執行機器人手術的人機介面),以及當中可能衍生的風險(讓我聯想到網路隱私和Facebook資料分享的議題)。
 
我貼了一張便利貼在書桌上,寫著上述文章摘錄內容:
「十年前,光是做個網路溫度表這種簡單東西,也需要電子工程相關的知識。如今,這不過是初學者週末下午就能完成的專題。」
這段話隱藏著很重要的訊息:傳授的知識有哪些、為什麼要傳授這些知識,而又有誰有能力且有意願教學、傳承。

Maker貧與富

想想擁有資源的學生,他們解決問題、創造自己滿意的作品,與社群團體交流;再想想那些無法獲得這些經驗的青年。這一切有關於技術習得、機會的分配,以及「學習如何學習」。
 
我最近參加完由加州科學與科技委員會(CCST)協辦的「加州社區大學(CCC)春季Maker研討會」,地點在佛森湖社區學院(FLC)。在這場聚會當中,佛森湖社區學院Makerspace協調員Zack Dowell和他的同仁以及加州社區大學Maker團隊成員,一起分享在社區大學的Makerspace中發展和維持Makerspace計劃的努力。
 
這些機構裡的學生有著非典型的高等教育背景:獲得雙錄取計劃的高中生、各種領域的年輕人、家裡第一個上大學的人、還有從職場回來再接受訓練的學生。有些人會轉到傳統的四年制課程就讀,而其他人會修完學位、取得證照,然後投入職場。
 
想看看現今「混合」例子嗎?社區大學裡的Makerspace就是了。Maker運動在這種學習環境中發光發熱,這點無庸置疑且令人欣慰。

從成果中學習

那天活動的結尾,一群學生分享他們在做的事。
 
其中一位學生在設計鳥的翅膀,為猛禽復育計劃效力;另一位學生是平面設計師,目前正著手要用在徽章上的字型排印;第三位學生則為當地餐廳設計招牌。
 
當我問對他們而言最重要的是什麼,其中一位學生回答:「在Makerspace,我發現原來自己能做到的事非常多,而且我可以將技術傳授給別人,同時繼續發展自我。接受挑戰是好的:當你學習一項技能,你會有所收穫,還能將它傳承下去」。
 
《MAKE》雜誌正形塑這樣的未來,我很高興能親眼見證它在我眼前發展。

(譯:蔡牧言)
【原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