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r Faire Tokyo 2015(3):手工自造大觀

八月 6, 2015
Facebook
Twitter
採訪/劉盈孜
在Maker Faire常見的專題通常與電子科技與數位機具相關,不過強調「動手做」的族群可不只這些,使用傳統手工方式製作的工匠正是一例。這次Maker Faire Tokyo的手工藝展區,有一些自造者再製舊時的機具,重現傳統科技的博大精深;有一些自造者則在傳統的手工藝品或常見的電子零件加入巧思,賦予物品新的風貌。這些專題也許並不常見於各大自造者空間或FabLab,不過它們的存在豐富了自造者社群的文化,讓社群重新思考「製造」與「自造」的意義。

重現舊時科技

大豆篩選機
種植出來的大豆如果要食用或販售,都需要達到一定的大小或外貌,由人工一顆一顆篩選大豆極度耗費時間和精力,於是「農地技術研究所」使用木材為骨架,再加上鋼網、軸承與PV管,製作出直立式的大豆篩選機,可以依序篩選大、中、小三種尺寸的黃豆。其實這臺大豆篩選機並非原創,只是製作費時,所以極少製作者投入生產,藉由此次展出,「農地技術研究所」希望拋磚引玉,製造更多機具造福小農。
卡片梭織機
「扭男的卡片梭織」(ねじれ男のカード織り)的芝元俊久多年在Maker Faire Tokyo展出簡易的卡片梭織,並開設工作坊讓大家實地操作。這門技藝緣起於歐洲銅器時代,簡單的機構卻可以發展出多樣的作品。芝元俊久一接觸到卡片梭織,就希望這種亙古雋永的智慧可以繼續流傳,所以一直大力推廣。他用木條、C型夾、橡皮筋、螺絲組裝出織布機的支架,接著只要在8張卡紙上面鑿4個孔,再穿進不同顏色的色線,就可以織出色彩斑斕的織帶了。經他設計後的卡紙還可以作為杯墊或名片;色帶則可以當成手環或吊飾。
竹管紡織機
現場還有另一臺簡易的紡織機,僅僅使用竹管及竹籤製作,方便收納。製作者小栗秀夫表示,這種紡織機早在聖雄甘地於獨立運動時期就隨身攜帶了,稱得上是一種早期的自造運動。這臺機器雖然方便,但是真要織出大型作品也是需要一番工夫,小栗秀夫至今只成功紡織出一些小物品,不過他常常藉此提醒自己製作的原點,希望回歸質樸的生活。
本著同樣的理念,他也利用竹材及發電鼓製作了簡易的人力發電機。只要斜躺在椅子上,就可以一邊聽音樂,一邊利用腳踩踏板發電。他表示製作這個一點都不難。
图片

再創另類風情

玻璃瓶動畫
日本似乎真的對動畫情有獨鍾,一場Maker Faire Tokyo逛下來,至少有6、7樣使用迴圈動畫原理製作的專題,不過最討喜的應該是小巧玲瓏的「玻璃瓶動畫」。其實這只是結合發條機構與迴圈動畫這兩樣古老的技術,不過簡單就是美,搭配創作者詼諧的連續圖案和透明玻璃瓶後,連續兩年在Maker Faire Tokyo都大受好評,經過的民眾都忍不住拿起來把玩一番。創作者也大方公開產品的原型,讓大家更加熟悉先人的智慧。
電子飾品
Maker Faire Tokyo還出現另外一種獨特的專題,就是許多女性利用電子零件製作而成的飾品,包括耳環、戒子、別針、髮飾等。同是使用電子零件,不過製作者融合了自身的美感,發展出各異其趣的作品。

乙女電藝部成員眾多,作品也很多元。團員首藤まり江的工作是網頁程式設計,她表示這裡的成員都是希望可以為冷硬的電子零件增添可愛的元素,變化不同風貌。同時這裡也分享一般人容易製作的作品,現場的工作坊就是讓消費者自行搭配LED、樹脂與亮片,製作成充滿個人風格的小型燈飾或LED別針。

「SANOMONO」的石田幸子則是覺得電子零件本身就散發出一種獨特的神祕感,會令人聯想到攻殼機動隊或駭客任務,於是作品會特別突顯零件本身,可以清楚看到電路板的元素,或者直接從電阻的針腳延伸成耳環的勾針等。

未來感耳機
在現今的流行文化中,耳機儼然也成為時尚的一環。池內啓人就設計了一款極具未來感的藍牙耳機,時尚且實用。他也利用廢棄的主機殼等電子零件製作模型,甚至逐漸發想一系列的故事。
手裏劍型萬用刀
外觀與內在兼具的專題還有這款手裏劍萬用刀。FUUUWA發揮巧思,在十字型的手裏劍上,搭載了24種不同的功能,如尺規(英吋、公分、公厘)、螺絲起子(十字、八角等)、開瓶/罐器、刀鋸等。這麼多功能的工具,居然可以一手在握,說是自造者最佳良伴也不為過。
這些創作者都與FabLab或自造者空間的使用者有所區隔,他們不一定會使用到數位製造機具,也鮮少上募資平臺,不過他們同樣專注動手做,大方分享他們的理念與設計,也樂於參與社群活動。不論是組裝出難以量產的大豆篩選機,或者是一個一個手工製作玻璃瓶動畫,他們的精神都是自造者精神的一部份,帶我們反思現代工業大量製作的利弊得失,領我們體會手工藝時代的工匠技藝,Maker Faire Tokyo因有他們而更加精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