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今教育中體現的Maker思維

十一月 28, 2016
Facebook
Twitter
現今教育界的許多流行語,都可以視為是全國學校正在採納Maker思維的證據。我們希望提供學生一種超越學科的思考工具。身為一名特教老師,我也看見了一種更容易被有特殊學習需求的學生接受的教育體系。其中的教育概念包括STEAM教育、專題式學習、差異化教學、探究式學習、合作學習及學習者中心教學等,皆圍繞著Maker思維。我們現在的生活驅使我們要解決問題、冒險、創新、運用手上資源盡我們所能、以及不斷地前進。當老師能夠提供相應的學習方式,學生們不但能對未來生活有更充足的準備,也能打破未來的任何一道藩籬。
图片

、科技、工程及數學教育(STEM Education)已獲得全國廣泛的重視,不只在教育界取得地位,更認為有助於國家未來的發展。大家開始廣泛認為科、科技、工程及數學是未來的基石。有時,藝術也包含其中,合稱為STEAMSTEMSTEAM教育強調跨領域、動手做和課程本位。跨領域,意指學生能貢獻自己各式各樣的所長,同時也要能克服自己的弱點;課程本位則 特別適合有特定教學標準和預期目標的老師;動手做則是我和多數學生的最愛,尤其是那些精力充沛,或是有讀寫障礙的學生。STEMSTEAM教育的本質,以及教育界近來的流行語,皆體現了我們所說的Maker思維
我在工作中得以透過傑出的學生見證這樣的教育。我全部的學生都會課餘時間上一些其他課程,因此我大多數時間其實都在協助他們完成其他老師的作業。我也很樂意提供必要的協助和支持,讓班上其他同學也能參與其中。
最近,我正在幫一名學生完成一份海報作業。他必須把課堂筆記做成海報,展示出5種數學定律或概念。一開始,我和學生都有點沮喪,畢竟這項作業沒有指示可循,甚至也沒有題目說明。要是學生列出一張工作清單,對我來說還比較容易,至少我可以給學生一些指示,並在課程結束前完成作業。一般的作業題目都會設定好範圍,焦點明確又直截了當。但這份作業似乎過於隨心所欲,沒有什麼限制,但這樣反而可以達到因材施教的效果。
一開始,我不確定我該如何協助學生完成作業,於是開始借助我的Maker思維。我只給學生一些基本的指示,但另外給了他許多鼓勵,讓他放手去做,把作業的主導權交給他。他會一直問我自己做得對不對,但我只會反問他是否寫下了正確的資訊。他反覆確認後會跟我說「有」,我則會回答「那就沒問題了」。他不只複習了筆記的數學概念,還動手做出一些東西出來,當然不是什麼複雜的東西,但至少是他親手做出來的。之前,這名學生很喜歡聽老師告訴他該怎麼做、該做些什麼,但真實的世界並非如此,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教法無助於他為出社會做準備。這份作業不只是課程的一部分,也有助於這名學生應付畢業後的職場生活。
這名學生有了這個機會,能夠在能力範圍之內完成一份作業,而他課堂上的其他學生也都是如此。我向那名老師借其他同學完成的海報來看,我看到有些海報兼具美感和組織性思考。而且,學生通常要和其他人合作完成作業,而團隊合作也是很重要的(老師分派作業當天,我的學生剛好缺席,但這份作業相當簡單,他自己也能完成)。那位數學老師跟學生解釋,這份作業是團隊學習的機會。你注意到了嗎?他以簡單的方式,指定一份含括了合作學習、專題式學習和差異化教學的數學作業,不需要高深的科技工具,就能夠實踐Maker思維。
Maker思維引導了我在特殊教育界推動這樣的教育,而現今的許多教育界行話也反映了這樣的思維。當愈來愈多的教育者看到傳統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教育之侷限,他們開始採用專題式學習、差異化教學、探究式學習、合作學習及學習者中心教學等教學方式,進而消弭教育原本的障礙。這種情況讓我感到歡欣鼓舞,這表示每一名學生的未來都值得期待,教育變得更加平易近人,人人都有機會成為非凡的學習者和思考者。 
(譯:謝明珊)
原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