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藝術皆出自Maker之手

三月 1, 2014
Facebook
Twitter
當我一開始擔任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電腦人員時,總認為博物館就是一個安靜、井然有序陳列者由一群我永遠都不可能理解的天才藝術家作品之處。後來,我學會了利用光線通過一個普通箱子上如針孔般小孔的暗箱攝影技術。通常,此種裝置都是用來觀察日蝕的現象,早在十七世紀初期就被許多肖像畫家用來創造出如相片般品質的畫作。此時,我在心裡不禁有個很大的疑問,這不是作弊嗎?
然而,我開始探索更多的問題,學習到了藝術家是如何利用最新的科技與工具來更完美呈現其創作。就好比荷蘭繪畫大師Johannes Vermeer就可能是利用暗箱攝影技術來為其藝術天份加分。後來我終於體認到了一點,「所有藝術皆出自Maker之手」。

身為一個知道博物館真正內情的人,我可以向大家透露,博物館的專業人士們是如何絞盡腦汁的以相對公正的方法來維持他們創作的功成與名就。我深深相信答案並不在於增加浮華虛偽的新科技,而是如何與Maker社群直接地結合。

富創意的,喜歡追根究底的手工專家好手隨時可供差遣。這聽起來很像藝術家與Maker的綜合體。其實如果要詮釋Maker,我都會習慣加上其是一個對於教學以及分享有著堅定執著與陳諾的專業人士。這剛好就是眾多博物館所要對民眾傳遞的訊息。也是為什麼我在擔任大都會博物館媒體實驗室經理期間不斷的想要增加Maker社群與博物館社群對話交流的原因。Maker就好比是博物館的「意見領袖」一樣,不斷提供回饋、細心探索、大膽提問。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他們無私的分享。

請記住,博物館的一切藝術品皆出自Maker之手。館中豐富的收藏以及博大精深的專門知識都來自於其「意見領袖」。我在此大膽的建議Maker與所屬區域博物館的館長、管理員或者解說員成為朋友。只需要一個下午茶的邀約,你就會發現他們非常樂意放棄那些艱深藝術理論並且回答最基本實際的相關問題。例如:藝術家是如何創作出潔淨無瑕的拋光烤漆、挑戰地心引力的完美曲線,以及究竟他們使用了何種工具。

在討論交談當中,你可以利用些時間尋找以下問題的解答;到底那些藝術家所要傳達的是什麼?在技術運用與藝術創作中遭遇的大多是何類型的問題?以及是如何利用工具以及技巧來呈現完美的作品?毫無疑問的,這將使你自己的職場工作露出一絲新的曙光。或許可以利用其中新技術替您的專題增添些改良精進。最後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利用現有的現代化工具的優勢去釐清上述您所提出的疑問,並採用結合他們藝術的優點,創造出新的作法。

不論您做了什麼創新,請廣為向您的Maker朋友及夥伴散佈與傳撥所有資訊,博物館並不只是一個陳列者死氣沉沉藝術品的冰冷庫房,而是一個可以利用歷史上藝術家創意源泉及製作技術,持續不斷對於現在或是未來的Maker提供寶貴經驗,充滿著活生生實例的知識論壇。

[原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