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h Buechley:Lilypad Arduino的誕生

七月 25, 2014
Facebook
Twitter
图片

MIT實驗室

我永遠難以忘記我第一次聽到Lilypad Arduino的情景,我大吃一驚地嘆道:「點亮LED燈的同時還將它縫合於導電的織布上?這是怎麼做到的?」一直到幾年後我用測試板實驗後,才終於遇到了發明人Leah Buechley。她當時在費城藝術大學(University of the Arts in Philadelphia)演講有關工藝的科技。她將傳統工藝結合電子的想法令我感到驚奇,她抒情的口吻更讓我想起了我在八年級的時候最喜歡的老師。這個將藝術和科技巧妙結合的人到底是何方神聖?我決定我要一探究竟。
幾年後,她的名字出現在田納西州Shakerag專題討論會其中一個名為「電子工藝(Crafting Electricity)」的討論會。這是非常罕見的事,因為這是為藝術家而設的討論會,而且Leah平常只在麻省理工學院(MIT)或者全球會議才會出現;所以不用說,我當然把握這次機會結識她。她將電比擬為瀑布,還將藝術家們能夠如何掌握、控制這樣的電流,編成故事一樣,描述得活靈活現,炯炯有神的雙眼更是讓人感受到了信服力。因為心畏電子、電流這類的科學名詞,我根本從來沒有用這樣的方式想過。隨著我們用Lilypad和導電的漆、細絲做實驗後,我很快發現其實電子就像其他藝術家一樣就是我的朋友。這個討論會雖然只維持一周,但我們很快就將許多工藝如木工、制毯、紙裁、混和媒介以及天然物等結合電子。我們就像在化腐朽為神奇一般,你能想像嗎?這對我和其他幾個成員來說就是人生的轉捩點。我們真的被Leah震撼了一番。

Leah自己第一次感到驚奇是在科羅拉多大學波德分校(University of Colorado Boulder)發現電子紡織品(Etextiles—–導電的細絲、織布。這已是2005年她還在Mike Eisenberg教授指導下完成資訊工程學位的事了。也就在當時,她開始接觸了Maggie OrthJoanna Berzowska巧妙結合科技與設計的作品(他們是這方面的先驅),而她也確實很喜歡這些觸目所見的作品。

Leah我就是喜歡這樣的材料。我喜愛的就是柔和優美的點綴(紡織品)與極客的事物(電子)之間形成的強烈對比、反襯。這個媒介最令我興奮的其中一件事就是這個材料和文化之間的關聯。

Leah最後決定要從事具有爭議性的東西,便毅然將原本的博士論文主題從細胞自動機(Cellular Automata)改為電子紡織品(Etextiles)。乍聽或許容易,但她所在的大學還沒有任何人從事過這種穿戴式物件的研究,所以她等於是在獨力完成這個實驗。她用LED矩陣顯示器開啟了這個專題,比如用於背心式上衣或串珠式手鐲。她沒有受過正規的時尚訓練,但她詭變多端,而且在大學時也上過很多電影、藝術和攝影的課程,在電子紡織品的應用上相信對她而言不是太大的限制。許多人對她的了解在於她的「Quilt Square」專題,至今仍為許多教育者沿用。這不只是件有趣的專題,更是她賦予自己重要人生任務的典範啟發未來的科技人才。

她的研究團隊致力於教育和科技領域,千方百計要引起兒童對STEM(科學、科技、工程、數學)的興趣。為了讓小孩和初學者對電子紡織品(Etextiles)感興趣更是不遺餘力,這就不得不在這個故事裡提到Nwanua Elumeze了。有機會的話,或許能在一家為電子紡織品(Etextiles)製造微型控制器的公司Aniomagic看到Nwanua的名字。話說回來,Nwanua和Leah共處一個辦公室,所以她們合作過很多專題、討論。Nwanu a會教Leah一些電子的相關知識,特別是PIC微型控制器的知識。為了增進他們在教育方面的共同興趣,他們一起發明了e裁縫工具包(e-sewing kit)。學生們覺得頗為有趣,也因此要求得更多,所以工具包必須要變得能夠程式化。微型控制器在這裡就是不可或缺的要件,Leah當時正巧想出了非常新穎的主意。

Leah說:「我開始嘗試一些搭配織布製作複雜電路板的方法。我慢慢地開發出了可以用雷射剪裁織布製作電路板的方法,而且一旦能這麼作以後,就可以把微型控制器放入一個可縫紉的包裝裡面。這麼一來,我就能直接在工作坊將微型空制器交給小孩子了。」

到了2006年,Leah的第一組簡略版的Lilypad工具包誕生了。成品是方形織布製成的電路板,只供高中生在工作坊使用。當時當然沒有成立什麼公司,所以Leah只能作一些,然後將它們帶到課堂中使用。實驗的結果非常有趣,也啟發了Leah寫出她的第一篇論文《電子紡織品的製作工具包(A Construction Kit for Electronic Textiles)》,闡述有關她和Nwanua在工作坊一起用微型控制器教學的事物。其中一個Leah碰到的困境就是控制器的選擇。Leah想採用表面安裝式的裝置,因為它比穿孔式的來得不占空間。但問題在於,要怎麼讓它穩定地安置在織布上。

Leah:「我一開始太執著於做出傳統的直角電路板,但真的注意到所用材料是織布後,我才豁然開朗,驚覺我應該要做出更不一樣的東西。我了解到如果我在標記織布的一端做得比較厚,愈往控制器愈薄的話,這就能有效地安置表面安裝式的零件。這樣的結構最後讓我想出Lilypad的擬花設計。」

第二個版本的Lilypad開始定型了:以花形為設計基礎,中心安裝上微型控制器並以塑膠樹脂覆蓋其上。值得注意的是,我們所討論的事情一切都在Arduino出現以前的時代,可想而知要安裝工具在當時已經不是很容易,遑論要教學此設計的難度。即便有其挑戰與困難,課程還是風雨無阻,學生們對於工程與計算仍是感到興致勃勃。

Leah:「這是一個打破對於科技的刻板印象的好方式,也是我想將其商業化的主要原因之一。這似乎是一種很酷的社會瓦解。」
Leah和她的學生們所見證的是DIY的光彩。當時Arduino才剛起步,而且有一家電子儀器公司SparkFun剛好有販售她們在製作設備需要的一些零件。Leah在採購零件的時候,遇到了Nate Seidle並和他談論到了這個商業化產品的構思。這段談話顯然起了很棒的化學作用,因為他們接著就做出織布電路板的複本。他們交換了EAGLE編輯器的檔案,開始一起編輯、修改;到了2007年10月7號,他們一發表Lilypad Arduino,電路板馬上被在網路上就看到專題的DIY粉絲搶購一空。Arduino的增設,讓一切使變得更加容易。
Leah的努力開始往各個方向迅速發展,Etextile也自此演進。Lilypad問世不久後,MIT媒體實驗室就聘請了她,而她建立了Hi-Low Tech研究團隊,探索高科技和傳統科技在製作方面的連結。諸如由誰製作、為何而製的大決定,是Leah比較熟悉的問題。

Leah:「建構、製作事物是人類獲得高度、大量自我滿足的其中一種方式,至少我深知對我而言是如此。這是某種人類想要結合所有事物的原始衝動,像是結合我們想要有高生產力、想把事情做好、想和別人有所互動、想從作品當中獲得成就感、想要稍微炫耀作品還有想要獲得讚美的各種渴求。我們想要將自我想法帶給全世界的渴望是非常難能可貴的,因為我們必須去思考、解決問題。有太多東西結合在一起了,凝聚起來非常強大。」

Leah造成的影響遍及太深廣了,如果只將她定位在Lilypad的發明人和DIY穿戴式裝備的鼓動人,實在說不過去。可以將她想像成另外一個Rachel Carson,因為她為大眾帶來驚奇感並創造了探索、分享、連結的空間。只要我們學習如何駕馭內在的力量,我們都可以變得很強大。我們都愛你,Leah Buechley

(譯:楊智傑)

[原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