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Kickstarter 捐贈1美元之後

九月 11, 2013
Facebook
Twitter
图片

網路募款對於現今的Maker活動而言已成為無法分割的存在,甚至遺忘它是最近才開始的體制(Kickstarter於2009年開始)。它的確是很有力的工具,但網路募款的文化及基準直至今日仍未確立下來,因此我想起上禮拜跟朋友們討論關於捐贈1美元的「適當性」。
我的朋友雖沒有在Kickstarter上進行過募款活動,但他曾有過捐助各種計劃的經驗。或許許多人會跟他有同感,他也被各式各樣希望援助的計劃數量淹沒了。我的母親在前幾個月也說過一樣的話:「大家好像都在要我捐助他們的Kickstarter活動,數量實在太多了。」

我也理解他們的心情,不過我建議他們換個角度來看待這件事。不要覺得自己被希望捐贈的要求壓迫,而是把它想成美好的現實:那是一個不論是朋友們或家人們,每個人都能實現自己無邊無際充滿創造性夢想的未來。此外,我也告訴他們沒必要捐贈太高的金錢,1美元或2美元就很足夠了。接著他們聽到後一致做出這個反應:「太誇張了吧,1美元?不會被當成小氣鬼嗎?」

不,絕不是這樣的。我認為許多人被一定要捐足某個金額的誤解拘束,因而失去了參加這個美好體制的機會。為了洗清捐贈1美元的汙名,我列出以下幾個理由。

重要的是,心意的支援凌駕金錢

對於一個手頭上有三個計劃,並正在進行最後一個(兩個成功了,另一個尚未)的人而言,他或許需要金錢。在他創建了Kickstarter活動之後,他將會嘗到從未體驗過的不安感及精神上的憔悴感,因為那等同於將自己赤裸裸地公布在網路上並等待別人的審判。因此當收到捐贈者相關的email,看到許多不同的名字時,將會充滿感謝自己能在人生中與這些人相逢的特殊情懷。這無庸置疑。

MAKE的前任編輯主管Gareth Branwyn精準地梳理這份心情並更新在他的Kickstarter活動─Borg Like Me頁面:

「昨天彷彿如聖誕節一般。(主要是)收到家人、朋友及同事們捐贈的通知電話,彷彿大家一起認同了我的理念並投我一票。當小小的通知聲響起,我感覺好像大家在我背後支持我、跟我擊掌並親吻我的臉頰。嗯,不過對其他人來說,或許也像被緊握雙手的感覺吧。」

(如果你想深刻地感受這份心情,請閱讀文章全文。然後請給Borg Like Me!一些支持!)

我很感謝您的捐款,但……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若是每個人都只捐1美元的話,就沒辦法達成目標了對吧。但是我不認為捐款1美元會排擠高額的捐款,因為它是給尚未捐款者的「入口匝道」。更新會吸引更多的人,擁有為你祈禱並支持你成功的人,不論何時都是令人非常高興的事。捐贈1美元等同於收到一份那些人們為你加油打氣的禮物,在這個世道我認為這是十分珍貴的財產。

我曾從Kickstarter的共同創辦人─Yancey Strickler口中聽到這些話:

「或許大家很容易在金錢花掉後就遺忘它,但社群是永續存在的東西。」

正是如此。Zero to Maker(編按:作為作者的MAKER部落格根基的書籍)中提到,衡量我成功的基準在於慷慨支援計劃的捐贈者人數,而這帶來許多回報。在執筆本書時,捐贈者擁有很大的存在感。他們在選擇副標題、封面設計及挑出難以理解的內容上幫了許多忙。

我實在很難想像竟然有如此多的計劃不這麼做….

通知是一切

在Kickstarter的功能中,與Facebook的連動很少被提及。在Kickstarter的社群上有很多人設定在該網站追蹤Facebook朋友的動態。換言之,若是朋友們捐助了一個計劃,這件事會傳達給所有的追蹤者(朋友們)。如此一來將產生強大的網路效果,甚至可以說1美元的捐款等於100美元。這就是社群的力量。

捐贈1美元也能帶來很美好的回報

Kickstarter有一篇名為power of $1的部落格記事,從捐助1美元後得到的回報中挑出了一些有趣的回報介紹。這些不過是冰山一角的例子,如此至少能讓捐贈者看到計劃者之後的更新。

下次當你看到喜歡的Kickstarter活動時,或是收到希望支援計劃的推特時,我希望你能做點什麼,即使只有1美元也沒關係。

– David

[原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