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汙染化為藝術:藝術家用廢棄塑膠製作1:1大小藍鯨

2019-03-14
Facebook
Twitter

 

「我們和鯨魚間的關係出現了奇妙轉變。以前,我們為了魚油捕殺鯨魚-現在,我們要用石油提煉出的塑膠製作鯨魚,試著掃除海洋裡的塑膠。」—Joel Dean Stockdill

 

藍鯨是世界上最大的動物,牠的龐大就連恐龍都相形見絀:若你有辦法秤一秤藍鯨的重量,答案是150噸。可悲的是,這個數字也是每9分鐘流進大海的塑膠垃圾量。

如此短的時間都還來不及聽完兩次《搖滾曲。當你和魟魚、蝠鱝與角鯨徜徉大海之中,有三十萬磅重的聚乙烯、聚苯乙烯、聚丙烯、PVC、ABS和其他聚合物正被雨水沖刷或是被風吹進海裡,抑或是直接被倒入海中。大量的塑膠垃圾造成了生態浩劫,海豚和鯨魚被塑膠纏繞,海龜、鳥類和魚類吃下了這些塑膠卻無法消化。這個問題不僅嚴重惡化,甚至還不斷擴大。

 

這就是為何蒙特雷灣水族館(Monterey Bay Aquarium)決定要回收一次性的塑膠來打造這尊82英尺長的巨型藍鯨,並將作品展示於金門大橋,期望能提高大眾的意識。他們委託了Building 180藝術顧問公司,該公司找了Joel Dean Stockdill和Yustina Salnikova一起建造這項作品。整個團隊對製作塑膠藍鯨只有一個模糊的想法,但他們都答應加入創作行列。

艱鉅的任務

Stockdill的《WildLife》系列作品是用廢棄物製成的巨大動物雕像,為火人祭和各地節慶增添不少光彩。他的新系列作品《The Trace》以北美野生動物為主題,其中一項作品《巨型恐狼》(dire wolf),是他和Salnikova利用去年Maker Faire Bay Area活動留下的廢棄合板創作而成。但要創作一隻實物大小的藍鯨?這可是團隊目前遇過難度最高的任務。光是作品的重量就是一大挑戰,大型的懸空式頭部及身驅都需要大量鋼骨架做為上層結構。這是Stockdill從沒試過的方法,不過當地加工製造商認為這是可行的。

不過,要如何回收使用過的塑膠來打造1,500平方英尺的藍鯨皮膚?整個團隊沒有任何人試過,他們沒有將廢棄物再製造成材料的經驗。整個過程需要大量的時間、實驗和失敗。

他們的首要之務就是選擇用哪種塑膠。聚乙烯最能表現汙染問題,因為它幾乎無所不在。「聚乙烯是世界上使用量最大的塑膠,大部分是HDPE(高密度聚乙烯) #2和LDPE(低密度聚乙烯)  #4。」Salnikova說,「我們採用HDPE,因為它熔化溫度低,且這個溫度下不會產生廢氣,這種塑膠用起來最安全。」

我拜訪了Stockdill和Salnikova,他們目前是矽谷上方Agapolis社區的駐村藝術家,擁有寬敞的戶外工作室。他們帶我穿過高聳在頭頂上方剛組裝完成的鋼製藍鯨​骨架。接著,我請他們展示HDPE是如何變成藍鯨身上數百塊大型塑膠片。

你以為只要把塑膠熔化就沒事了嗎?大致步驟列舉如下:

 


回收HDPE塑膠片 

製作750塊以上個塑膠片,每塊大約4至5磅重。總共要1,500平方英尺,才夠製作一隻瀕臨絕種的藍鯨。

你需要:

5,000HDPE塑膠

大剪刀

洗衣機:直立式

木材削片機:小型

推桿:把塑膠塞進削片機筒

烤箱(2

烤盤:大型(4

刮刀和耐熱手套

¾”1”合板:用來建立塑膠片形狀

2×4木材:壓製塑膠片用的底座

千斤頂:用來壓製塑膠片


他們從附近的回收中心收集2.5噸HDPE塑膠牛奶瓶、洗衣精瓶、食品桶罐等塑膠。過程中免不了有些零星垃圾和非HDPE塑膠,他們要把這些東西挑出來。

將HDPE容器「去骨切片」,裁成可放入洗衣機及木材削片機的大小。

 

接著,用洗衣機將切片清洗一番,使用洗衣精和肥皂罐裡剩下的洗潔劑來清洗。

把清洗過的塑膠用木材削片機切成碎片,用推桿把塑膠切片塞進機器。接著再將切碎的塑膠依顏色和亮度分類,分別整理成一大箱。

 

將所要顏色的塑膠裝滿4個烤盤,再用2個烤箱以350°F烘烤30分鐘。

戴上手套,將烤盤從烤箱裡取出。趕快把熱騰騰的塑膠刮下來,放進成形用的合板裡,用手按壓塑膠以固定位置。

闔上成形用的合板然後滑放到架上,再用千斤頂緊壓,直到塑膠片冷卻。

把塑膠片從成形用的合板上取下。修剪邊緣擠壓出的「突出物」,完成後將其放置一旁。

擦掉眼角的汗水。

再重複750遍。


從作品設計到建置完成僅花18週

藝術家於四月份接受委託,在Rbhu結構工程(Rbhu Engineering)的協助下,幾個星期內就完成藍鯨的製作設計。還不到六月就已經開始打造作品原型,著手進行回收程序,其部分靈感是來自珍貴的塑膠計畫的DIY開源回收機器系列。最後他們花了4.5個月完成所有的塑膠片製作。

金屬的骨架結構是用17個2″正方形鐵管製成的基本組件所組成,由加州布里斯班的Fineline Metals公司花4至5週的時間製成。其中最大的接合處,也就是懸空處的連接點,是用巨大的1-5/8″鐵片製成,我只有在造船和建築上看過這種鐵片。

骨架結構完成後,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焊接彎曲的長鋼筋來打造皮膚框架。藍鯨皮膚用的塑膠板是依照顏色及亮度分類,根據藍鯨作品欲呈現的光影效果來分布擺放,再用U型管夾和類似的零件將其鎖到鋼筋框架上。

整個團隊在舊金山Crissy Field進行為期四天的組裝工作,他們豎起骨架結構、栓上做為皮膚的塑膠片、加上眼睛、嘴巴和巨大的下巴皺褶(喉腹摺),共計使用65塊光滑未經切片的藍色及白色HDPE食品罐桶。藍鯨作品於去年10月13日(星期六)亮相,並展示到1月13日。它碩大的身驅令人震懾,而且在金門大橋的背景襯托下看起來美輪美奐。

 

團隊協力

很明顯這絕非是個DIY專題,反而是DIT(一起動手做,Do It Together)活動。這個專題最初由蒙特雷灣水族館推動,後來移轉到他們的廣告代理商Hub Strategy and Communication公司執行。藍鯨的構想是來自Hub執行長D.J. O’Neil,他在舊金山北部加州波利納斯海岸看到一頭死去的雌藍鯨,那一幕深深影響了他,顯然藍鯨是遭船撞擊的受害者。「這種動物的大小令人難以置信。」O’Neil回憶。

Hub公司轉而委託Building 180的藝術顧問Shannon Riley和Meredith Winner製作,請他們找合適的藝術家幫忙執行這項龐大的專題。最後是由水族館、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和非營利組織金門公園管理局的公園藝術專題計畫共同合作,並在Crissy Field進行組裝工作。

這項專題由Joel和Yustina著手進行,整個團隊有20多位藝術家和無數個志工。炎炎夏日,他們在Agapolis的工作區中花上數小時幹粗活。灣區分別有三個不同的回收中心捐贈塑膠。而以製作火人祭巨型藝術聞名的Rbhu Engineering公司,為專題打造了可安全運送及公開展示的骨架結構。清洗塑膠的過程產生很多廢水,這群藝術家將廢水引入Questa工程公司捐贈的Plavel Water洗滌水淨水系統。該系統使用「塑膠礫石」生物介質進行過濾,形成另一個回收利用的循環。

 

「資源回收是不夠的」

資源回收塑膠沒辦法解決海洋污染,蒙特雷灣水族館科學外展經理Kera Panni說,「光做資源回收還不夠,因為塑膠的回收利用並非閉循環,有別於玻璃和鋼鐵。塑膠每經一次回收品質都會下降。」低品質塑膠的需求量根本追不上持續增加的供給量。

荷蘭發明家Boyan Slat帶領的Maker正在測試清除海洋塑膠的方法,但他們也贊同最終的解決方案是「解決源頭」:從源頭阻止塑膠汙染發生。

如何盡自己的一臂之力?首先,請減少使用塑膠,汰換東西前先試著維修看看。一次性塑膠產品及包裝是汙染海洋的罪魁禍首。「廢棄漁具是海上活動生成的,大部分可由水產公司解決,」Panni 說,「但海洋裡大部分的塑膠是來自陸地,例如消費性產品,它們大多都是塑膠包裝。所以我們必須減少塑膠。」這是不爭的事實,因為每年有900萬噸塑膠從陸地流入海洋。預計在2025年前,海洋裡的塑膠總量將會翻倍。

 

欣賞超大藍鯨: 舊金山Crissy Field,10月13日-2019年3月17日,接近法拉隆國家海洋保護區遊客中心。

Joel Dean Stockdilljoeldean.me

蒙特雷灣水族館:海洋塑膠汙染專題

 

更正:藍鯨作品用的是消費者使用過後的回收塑膠,並非如影片旁白說是從海裡回收的。MAKE》雜誌為此錯誤深感抱歉。

 

 


(譯:曾筱涵)

【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