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hacking:生物駭客的冒險

九月 29, 2016
Facebook
Twitter
某項開放研究專題在開放科學社群的領域中,透過生化改造進行典範轉移的實驗。
图片

這2年來,@QuitterieL(Quitterie Largeteau)和@Dailylaurel(Aurelien Dailly)遍尋世界各地的開放科學社群。2人調查歐洲、美國、中國、韓國、哥倫比亞和墨西哥的生態圈之後,就創辦了biohackingsafari.com。這個非營利組織在2014年設立於社群實驗室La Paillasse,是當時生物駭客聚集的地方。
图片

Quitterie擁有免疫學博士學位,並在巴黎的發現宮博物館(Palais de la Découverte)傳授科學的藝術。她以「開放科學」為講課內容,到世界各地舉辦研討會和工作坊。她的生物駭客相關專訪可在Soundcloud上聽到。
图片

Laurel是個行動派兼攝影記者。他周遊世界蒐集靈感,活用在工作坊和醫生實習上,橫跨在各個學科之間。關於生化改造方面,他透過www.serendibscoop.com仔細記錄看到的東西,替自己在flickr上公開的照片撰寫詳實的說明。
 
什麼是Hacking?
 
這裡要先替不知道什麼是Biohacking的人解釋一下。在此之前,則必須說明做生化改造的駭客是什麼。我們知道駭客兩個字給人不好的印象,但希望大家不要把搞破壞(Cracking)跟破解(Hacking)混為一談。
图片

駭客是想要知道系統如何組成,基於興趣或助人而修理、改造及改善的人。駭客會把自身所學傳授給駭客夥伴。他們會運用網際網路,借助Github和Wiki,或是在駭客空間(例如舊金山的Noisebridge或柏林的C-base)及自造者空間(加拿大維多利亞市的Victoria makerspace)這些實際的地點互相指點迷津。
图片

除了這些去處之外,比方像奉行「做」的民主(do-ocraty)或互相學習的地方,就有FabLab(例如荷蘭的Waag 或巴黎的Lorem);分散型的第三地則有圖書館(San Diego bio-lab)和共用辦公室(瑞士的Hackuarium);另外像是與開放科學專題相關的跨學科高等教育機關,則有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JODS)、巴黎的研究與跨學科中心(OpenLab),以及IAAC(巴塞隆納的ValldauraLabs)等。
图片

而且,雖然生物駭客和一般駭客抱持同樣的心態,使用的工具卻有點不同。生物駭客有移液器,有培養機,有試管和培養皿。醫療研究室和生物科技公司等地會看到的裝置也包括在內。
 
另外,其中還有人會自製DIY顯微鏡或PCR儀(隨意改動DNA時會用到的機器)等設備。這一切都歸功於非凡的跨學科人士在生物駭客空間互相傳授知識和技術。
 
生物駭客想要了解和分析自己所吃的食物、所喝的飲水和所吸的空氣。生物駭客已經成功開發出不以生物製成的起司。另外,他們也努力追逐夢想,想要發明出藉由基因改造生產胰島素的方法。他們從自己的基因組提取資訊,還興致勃勃地研究腸道細菌。
 
生物駭客跟一般駭客一樣,往往也會將研究結果告訴其他的社群。當然,他們會盡可能透過網站連接到網路上,舉辦活動和工作坊散播知識和經驗。事實上在9月時,加州生物駭客所籌備的研討會,就在加州奧克蘭綜合共享空間(Omni Commons)的反傳統實驗室(Counter Culture Lab)舉行。
图片

以下2個關鍵網站是這場運動的推動者,從早期階段就在引導大眾。
图片

DIYBIO.org→這是使用郵件列表,肩負將創意與創意連結這項重任的組織。他們制定安全政策,散發給剛成立的新生物駭客空間。剛開始建立生物駭客倫理標準的也是他們。
 
Hackteria→這是科學家、駭客和藝術家聯手創辦的組織。他們活用各自的專業領域,透過「workshopology」交流知識,撰寫生命科學技術的相關批評和理論。
什麼是Biohacking Safari?
 
我們Biohacking Safari扮演國際接軌的角色,透過工作坊、座談會和報導,將人與人,創意和社群連結在一起,與五花八門的生態圈深入交流。包括生物駭客空間駭客空間、Maker Faire、非營利組織、博物館、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美國)、清華大學(中國)和牛津大學(英國)這些教育機關,以及Fab Foundation。我們共同開發全新的分散系統,讓知識搜尋變得更簡單。
 
我們的冒險帶領我們邁向新發現和新大陸,但我們與這場運動緊密接觸,近距離目睹其成長。而且雖然我們勢單力薄,卻要負責將發現到的新社群和生物學相關的新概念讓更多人知道。現在,圍繞Biohacking的「謠言」不時出現,我們一邊排除不實說法,同時將我們所知範圍內的故事流傳出去。
 
典範的變革往往伴隨恐懼,但最糟的是讓政治和生物科技公司替我們做決定。為了建立我們期盼的未來,現在我們能做的就是Biohacking。
图片

DIYBIO的故事將會介紹Biohacking界幾個驚人的社群活動,呈現從潛在的創新和虛構的專題所產生的疑問。比方說,大家知道Patrick D’haeseleer在生物駭客空間Biocurious拿著的東西是什麼嗎?請待下回分解。
 
感謝Adia評論這篇報導。

(譯:李友君)
[原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