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噴火的機械章魚

三月 18, 2015
Facebook
Twitter
图片

我們迫不及待跟大家宣布,全球絕無僅有的機械章魚(El Pulpo Mecanico),將參與今年的舊金山灣區Maker Faire,預定在5月16~17日兩天,蒞臨聖馬提奧展覽會場(Maker Faire Bay Area)。這座機械章魚高度有25呎,以手邊的材料和廢鐵製作而成,章魚頭八顆眼睛伸縮時,機械觸手還會噴火。機械章魚出自加州藝術家杜安弗萊摩(Duane Dlatmo)的靈光乍現,還有傑瑞康克爾(Jerry Kunkel)的電子面板和火焰特效,絕對值得大家一睹風采。為了更瞭解機械章魚,我們訪問了創作者杜安。
图片

杜安弗萊摩(左)和傑瑞康克爾(右)乾杯,慶祝大功告成。

1. 為什麼想要打造機械章魚?花了多久時間?

這幾年來我設計了一些小型機械雕塑,心想做得更大豈不是更好。我連續六年出席火人祭(Burning man),決定在2011年自己打造一個。我們每年都會花兩個月的時間,在墨西哥的房子創作藝術專題。我先做一個縮小版的模型,後來製作更大的東西,才會有參考的依據。我從家附近的路邊,收集大家不要的東西,成為製作模型的材料。我拆解這些垃圾,帶回我們的實驗室。El Pulpo Mecanico是西班牙文,機械章魚的意思。

2. 這次使用了哪些材料?

我和邦尼(Bonnie)關係很好,他在當地廢鐵廠做事。我打算利用55加侖的鐵桶,來製作機械章魚的觸手以此想像整隻章魚的大小。章魚幾乎都是生鏽鐵桶做的,然後加上銀、鋼和鋁等裝飾。

3. 你是獨力完成呢?還是有個製作團隊?

洪堡縣(Humboldt County)每年都會舉辦動力雕塑比賽,我為他們製作32年的動力雕塑。我的搭檔傑瑞康克爾負責電子面板和火焰特效。傑瑞很了不起,什麼東西都會修,什麼東西都會做。我們合作這項專題,絕對是我們的創作巔峰。我們的好朋友尼爾汪斯佳(Niel Wangsgard)和盧卡斯松頓(Lucas Thornton),也幫了很多忙。

4. 你怎麼踏入大型雕塑藝術的領域?

多年參與動力雕塑比賽的經驗,讓我有能力完成機械章魚。我在壁畫產業執行過大型計劃。3D藝術不太一樣,也更有挑戰性。
图片

5. 你一直是Maker嗎?你是怎麼開始的?你還有打造其他東西嗎?

我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圖畫藝術家和壁畫家,這些是我養家活口的飯碗,但從小我就喜歡做東西、修東西。我兒時的家,距離迪士尼樂園和納氏草莓樂園(Knott’s Berry Farm)很近,那些地方令我著迷,我回到家就想自己做東西。
图片

2001年我加入「藝術創想團隊」(Art Attack),我們是美國廢物拼裝大賽節目(Junkyard War)首次派到倫敦的八組隊伍之一,最後我們獲得亞軍,還在倫敦拍了三集節目。肯恩貝多曼(Ken Beidleman)和朱恩莫克森(June Moxon)也是團員之一,當時掀起一股旋風,兩年後我們受邀參加中國的奇車大賽,以大型怪獸卡車一較高下。我們在中國停留了17天,跟來自全球15個隊伍過招,我們各拿到2,000美元,要打造出一輛競賽車,車子會留在中國,但我們比賽結束就回美國。這場賽事也讓我想要做大東西。
图片

6. 你在哪裡展示過機械章魚?

我們去火人祭三次,今年會是第四次。明年我們要做新的東西,一定會很好玩。拉斯維加斯和聖貝納迪諾(San Bernardino)的電音雛菊狂歡節(Electric Daisy Carnival)也有我們的蹤跡。舊金山科學探索館(SF Exploratorium)所推出的「行動計劃」(On the Move),也會有我們的機械章魚大噴火。
图片

Photo by Trey Ratcliff

7. 一場夜間表演需要耗費多少丙烷?

機械章魚內含200加侖的丙烷,沒有經常按噴火鍵的話,大約可以撐四小時。火人祭一個晚上用了200加侖丙烷,其實還滿合理的。

8. 機械章魚有什麼最令你難忘的故事嗎?

去年我們現身火人祭,蘇珊莎蘭登也來加入我們,真是酷到不行。我看著來自舊金山的火人們,排隊等著看火人祭,還有火巡官按了噴火箭,像孩子一樣天真地笑著。當你的手指握有強大的火力,你和這座雕塑就會有了感情。機械章魚會噴火,還會發出敲擊聲,說它是樂器也不為過。
图片

Photo by Cat Laine

9. 你為什麼想跟Maker Faire社群分享機械章魚?

讓大家近距離看到機械章魚,會是很棒的事情。我們想看到齒輪裝置在大家的心中轉動。很多人以為這是水力裝置,直到他們看到怪獸的體內,才發現是簡單不過的凸輪裝置。太有趣了!
图片

想看到更多機械章魚的照片嗎?請點選下圖,但任何都比不上親眼目睹機械章魚,所以今年5月16~17日,一起在舊金山灣區Maker Faire見面吧!


Picture

GOLI MOHAMMADI
我愛文字成痴,拼命找尋新科技對文字的影響。我不咬文嚼字的時候,就會跑到附近的山上,探尋人煙罕至的雪地,以及美妙的高山湖泊。
我曾任Make》第1~40期的編輯,Maker運動帶給我無限的靈感,我喜歡介紹我們社群的偉大Maker。我熱愛報導藝術,畢竟,藝術是人類最初的自造物。我的聯絡方式:nowgoli@gmail.com.

(譯:謝明珊)

[原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