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中國

六月 2, 2015
Facebook
Twitter
一個Maker對深圳的觀察。
中國有句俗諺:「不管黑貓白貓,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貓。」人們通常會說這是近代中國的經濟改革領導者與開創者鄧小平講過的話。其實這句諺語的年代比鄧小平還要久遠,但人們會以為這句話出自鄧小平也是其來有自。中國之所以能在經濟與政治上以更務實、結果導向的方法造就異軍突起的都市奇蹟,例如中國南方的深圳,鄧小平正是最大的推手。深圳不但成為全球市場的電子製造業龍頭,也是小型新創公司的創業天地。他們在此發展產品,以最少的成本與時間打入市場。

「世界的科技發展園地」、「硬體界的矽谷」、「世界的電子首都」「Maker的朝聖地」「『easy』 China」「恣意發展的電子生態系統」和「Digi-Key產品目錄和銀翼殺手的邂逅」這些是人們賦予深圳的其中幾個稱號。如果你待過製造業的圈子,你絕對有聽過深圳,以及深圳如何成為硬體創業家的香格里拉。到底是什麼造就了深圳的獨特和價值,還擁有這麼多不可思議的稱號?

就電子製造業為發展目的而言,深圳在中國是個相當年輕的城市。如果你認真想將任何消費電子產品打入市場,舉凡機器人、以微型控制器為主的專題、手機、筆記型電腦、網路應用程式、3D印表機等等,你該去的城市只有一個,就是深圳。

深圳在三十年前被規劃而成第一個「中國經濟特區」時,還只是個小漁村和邊界城鎮。像經濟特區這樣的「改革開放」政策,實際上還會受到一些共產政府的干涉,於是深圳實施的是「以中國社會主義作為領導規範」的市場資本主義。幾十年過去了,這項特殊的經濟實驗使得鄧小平的務實貓開始願意在深圳長居久留,並且在此落地生根,經濟發展的種子遍地開花。這座現代中國南方城市不像其他的城市──它是國際港口、電子業市場和製造中心,漸漸地,也成為一塊吸引Maker、創新者、創業者的大磁鐵。香港是深圳資金的主要來源,兩地之間只隔了一條深圳河,這樣的地利之便也使這一切成為可能。

图片

35年前的深圳還是個漁村,現已成為頂尖的高科技產品製造中心。(Dale Dougherty攝影)

深圳面積將近800平方英里,比兩座紐約城還大。此地的房地產業呈現一種擴張的生態系統,持續壯大以支持這座城市的電子產業。這座生態系統的心臟是世界知名的華強北電子商場,你可以在這座Hacker的夢幻天堂用批發價買到所有你想要的電子組件、工具或設備,任何尺寸都有。以工廠或供應商價格為你的產品購買零件清單上的材料,你能不心動嗎?Freaklabs的創辦人Chris Wang (也有人稱他Akiba)專門製造Freakduino板,他說,帶著你的物料清單來到華強北商場,然後在此待上一整天,你很有可能可以買到這份清單裡一半或以上的材料。華北強鄰近供應鏈及組件市場,擁有生產設備以及多元快速的國際運輸,而且是個樂於為小型新創公司提供服務的環境,這些林林總總使得華北強對專業Maker來說,就像一杯無法抗拒的雞尾酒。
图片

華北強好幾層的電子商場什麼都有。

深圳面積將近800平方英里,比兩座紐約城還大。此地的房地產業呈現一種擴張的生態系統,持續壯大以支持這座城市的電子產業。這座生態系統的心臟是世界知名的華強北電子商場,你可以在這座Hacker的夢幻天堂用批發價買到所有你想要的電子組件、工具或設備,任何尺寸都有。以工廠或供應商價格為你的產品購買零件清單上的材料,你能不心動嗎?Freaklabs的創辦人Chris Wang (也有人稱他Akiba)專門製造Freakduino板,他說,帶著你的物料清單來到華強北商場,然後在此待上一整天,你很有可能可以買到這份清單裡一半或以上的材料。華強北鄰近供應鏈及組件市場,擁有生產設備以及多元快速的國際運輸,而且是個樂於為小型新創公司提供服務的環境,這些林林總總使得華強北對專業Maker來說,就像一杯無法抗拒的雞尾酒。
图片

Bunnie Huang徒步走在電子商場華北強。


那麼,要如何在深圳開始電子製造的探索之旅呢?Bunniw Huang實事求是的說:「你得先買張機票。」Huang是名工程師,也是Maker中的Maker,製造開放程式碼筆電Novena和Chumby等複雜的網路裝置。他在這幾年幫助很多人進入深圳市場。「你去到當地,到處走馬看花,愈看愈多。你打幾通電話,建立一些人脈。你大概花一個禮拜的時間快速參觀幾間深圳的工廠。走進工廠讓你更進入狀況,你更加了解深圳的條件、必須要交涉的媒體和生產過程等等。」他還說:「這會讓你產生新的想法,在生產過程中,你會看到一些原本在認知內不可能發生的事情,而這會讓你對產品產生從未有過的的靈感。」

和深圳的工廠遠距合作,比親自待在深圳工作聽起來要吸引人多了,但如果你正處於極力突破瓶頸、達成關鍵任務的階段,你必須要親自造訪深圳並了解供應商的情況,和工廠老闆及員工打好關係,大致掌握他們的品質控制標準。(如果你無法親自到深圳,你最好和當地的製造商合作。)Huang不屑地說:「這不是『外包』,我討厭那種說法──好像你只是傳了CAD檔到中國,然後魔法小精靈就開始幫你製作聖誕節禮物。但其實你是在建立關係,一種必須親自建立的夥伴關係。」

你可以選擇在中國作生意,或是搬去中國好更靠近你的工廠及供應商,很多和我們談過話的人最後都這麼做,但希望這不要發生,因為這麼做可能會招致批評。Maker不可避免的都會遇到一些關於把工作從美國外移,以及勞工與環境議題等的尖銳問題。「我被問到為什麼不多多提倡『made in USA』,」Akiba說,「管理學大師和哈佛商業評論的作者大概在20年前開始告訴各企業公司,他們應該要把注意力放在核心競爭力,並將一切外包給中國等其他低薪資國家,而美國企業的問題就此產生。這些經理人並不明白一件事,公司員工對於他們的生產過程和當中的「眉角」有著最詳細的了解,而這才是真正核心競爭力的所在。但令人傷心的是,美國大部分的公司,尤其是在灣區的那些,它們的製造業生態系統已在過程中消磨殆盡,供應商和設備製造商不是消失,就是搬去製造生態系統仍舊活絡的地區。」

支持性基礎設施圍繞著世界製造中心而運作,但卻常被人們忽略,Huang也強調了支持性基礎設施的重要性。「製造業隱含了整個生態系統,包括供應商、修繕技師、批發商、運輸及交貨服務等等,」他說。為了說明深圳有多獨特,他分享了一則2013年在上海Maker Faire的故事:「我在華強北的公寓裡,一大清早接到電話,通知我工廠缺電晶體。我起床,走下樓到街上買了3000個電晶體,再走到工廠,把電晶體裝到生產線的捲軸裡。兩小時後,生產線已經重新上工並開始運作。」他說如果這不是發生在華強北,你的工廠可能會停產24小時,這樣24小時停擺的情況會開始增加,連帶嚴重拖慢產品的交貨速度。

Matt Mets曾經擔任MakerBot工程師和Make網站作家,他現在住在深圳,經營Blinkilabs。他為深圳獨特的生態系統作了唯妙唯肖的比喻:「和大公司正在製作的東西比起來,我們正在建造的所有東西規模都超小。我們算是依附在一頭超大型動物的毛皮上存活,這頭大型動物就是大型製造業,而牠現在正住在中國南方。」

勞工待遇仍就是個問題,但深圳的Maker指出,情況到了中國的其他地方可不是這樣,薪水一般來說會更高,過去幾年以倍數成長,深圳的勞工市場因此變得很有競爭力,而這也讓勞工積極爭取更好的食宿及工作條件。如果沒有得到應有的待遇,他們就會跳槽到其他環境更好的公司。

如果你來到深圳建立與供應商、製造業者的關係,你可以到工廠親自訪視生產狀況。深圳是電子巨頭的發源地,鴻海就是一個例子。鴻海的名氣主要來自生產iPhone,也出了名的因壓榨勞工頻頻見報──所以你會比較想跟規模小一點的工廠合作。視察工廠後,Huang提供了一個很棒的經驗法則:「如果你去到工廠卻無法和工廠老闆見到面,那麼這間工廠的規模對你來說就太大了。你需要一間能讓你親自與人溝通的工廠。你會想和老闆面對面對話,解釋你的議程,然後四處走走看看,坐在模具間裡視察。你會想讓他們信任你(而你也信任他們,彼此既是夥伴關係,也是共同投資者。」

幾位住在深圳的專業級Maker說,雖然環境議題仍是目前的重要議題,但情況有好轉的跡象──至少在深圳是如此。受政府控制的南華早報現在可以發表較開放的言論,也時常報導有關食物供應當中的重金屬成份(一項大規模的稀土金屬處理議題)。政府透過省屬的新聞媒體間接承認問題,這表示政府認真看待問題,並即將著手處理。Huang說很多與他合作過的工廠都會作出「環保」承諾,強調節約能源與回收再利用的重要性。幸虧深圳在國際間備受矚目,這樣的環保觀念現已成為其他六個經濟特區的某種模範。能讓勞工和環境問題得到控制,中國是最大的受益者。

那住在深圳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呢?Dangerous Prototypes的Ian Lesnet負責舉辦深圳Hacker Camp,他勾勒出一幅非常誘人的景象。「這是一座無比年輕、生氣蓬勃的城市,」他說,「有很多戶外烤肉、街頭小吃與市場,你會擁有活躍的街頭生活。人們都超級友善,每個人去到新環境總會這樣形容,但在深圳,這樣的友善是很真實的。沿著街道走,人們會努力用他們最好的英文大聲向你打招呼『Hello, how are you?』我也會拿出我最好的中文回應『很好!你呢?』大部分的商店到半夜仍在營業,俱樂部和戶外烤肉則是整夜都有。你可以輕鬆一下,在烤肉攤和當地人用骰子玩幾場吹牛,然後你會發現,他們當中很多人都是華北強供應鏈的其中一環。」

Lesnet開始每個月在阿姆斯特丹與深圳之間通勤,每次在中國待一個星期。不過自從有一次在距離華北強十分鐘的地方連續待了三個禮拜之後,他深深受到吸引。現在他在深圳擁有一間公寓,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那兒。但他很快的指出,目前並沒有永久居留或成為中國公民的途徑。

「深圳現在是個很棒的地方,」Lesnet說,「在這裡一切都有可能發生,並產生重大影響。深圳並不是一顆努力找回昔日的光采的黯淡星星,也不是一座努力想要突破某項成就的城市。深圳就是它自己。並非永不改變,但在這個當下,深圳就是它自己。」

图片

已運作一段時日的「硬體創新平台」Seeed Studio在美國成立分公司,這稍微縮短了深圳和美國的距離。他們的加利福尼亞州聖利安卓中心將幫助Maker製造小量生產的電子產品,而且不必親抵深圳。 同時,客製化製造公司PCH引進硬體創業加速器Highway 1,其設計可搭起企業和深圳供應鏈之間的橋梁。 除了上述兩種,未來還會出現更多種選擇──對於想在家進行深圳式生產製造的Maker來說,可供參考的選項將愈來愈多。

图片

香港和深圳是珠江三角洲的鄰近地區。


GARETH BRANWYN
是自由作家,Maker Media前任編輯總監,更是十餘本科技類、DIY、電腦宅文化相關書籍的作家或編輯。現為Boing BoingWINK Books的撰稿者,現正推出一本新的精華文選兼《懶人回憶錄》(Borg Like Me)。

原文
(譯:王婉倩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