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位開發者的3D印表機開發故事

一月 29, 2014
Facebook
Twitter
讓我們來看看機器背後的功臣。今天要為大家介紹的是3D印表機製造公司的創立者。
Diego Porqueras(Bukobot)
deezmaker.com/bukobot

對Diego Porqueras這位洛杉磯Maker而言,需要是發明之母。在好萊塢從事數位影像技師時,他就被可以自己製作相機與轉接器的3D印表機深深吸引,因此開始參加在當地的駭客空間「Crashspace」舉辦的MakerBot Monthly聚會。他回憶組裝第一個套組MakerGear的Prusa Mendel RepRap時的情形說道:

 「身為一個完美主義者,我並未感到滿足。所以最後,我選擇自己製作更好的3D印表機。」

2012年4月,他在Kickstarter成立Bukobot,成功募得了目標金額的400%。然後他辭去工作專心致力於製作3D印表機。7月,鼎鼎大名的Wallace RepRap開發者Rich”Whosawhatsis”加入成為他們的夥伴。

順著這股氣勢,基於他想讓大家能實際感受到3D印表機樂趣的熱情,Porqueras又在2012年9月Porqueras成立了西岸第一個3D印表機實體店鋪與駭客空間。他的事業,貫徹了他不需要高階的性能也不需要高階的價格,就可以製作3D印表機的理念。

放在Bukobot的工作平臺上的,是Virtox製作的Julia Vase #011 – Heatwave

Andrew Rutter(Type A Machines)

typeamachines.com

Andrew Rutter認為製作出狀態穩定,且成品品質優良的機器非常重要。但故障時容易修理,也一樣重要。他表示:

「我希望大家不只喜歡列印品質,也能喜歡機器的設計與技術。所以,這一點與印刷品質同樣重要。」

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在3D列印界居先驅地位的他,竟然曾在娛樂業界打滾過10年左右。

「主要是當照明技師,有時候也做設計,還當過一兩次演員呢。」

他第一次製作的3D印表機,是現在已經不稀奇的MakerBot Cupcake。那是200912月的事,至今不過4年前。

Rutte想製作更好的3D印表機,因而成立了Type A20121月,由於Espen SilvertsenMiloh AlexanderGabriel Bentley的加入,Noisebridge駭客空間誕生了新的核心團隊。Type A目前有15名員工,所有人都身為公司的一份子為榮,在加州的工房從事製造、組裝、測試的工作。Rutter也持續推動在地區公立圖書館設置3D印表機的活動。談到夢想的未來,他說:

「總而言之,我希望有一天能看到所有的學生桌上都有3D印表機。」

Steve Wygant(SeeMeCNC)
shop.seemecnc.com

住在印第安納州的機械工程師Steve Wygant從1996年開始就擁有自己的機械工房,為不少大企業製造骨科機器零件3年多。他認識3D印表機就是在這段期間。當時,他對光固化立體造型技術(Stereolithography,SLA)著迷,但買來當作興趣用又太過昂貴。於是,他於2009年研究了RepRap計劃,深深受到Drawin與Prusa的設計與機械構造所吸引。2011年,Wygant(俗稱「PartDaddy」)與CNC木工技師同時也是機械工的John Olafson(俗稱「Oly」)合作,將他們擁有的龐大工學知識結合,製造了3D印表機SeeMeCNC。它是從RepRap Huxley衍生出來的,被命名為H1。

提到他最近的靈光乍現體驗(aha moment),他與我們分享了在開發Rostock Max印表機時,偶然發明Cheapskate直線軸承的情形。

「當時我手拿著608滑板軸承跟T字槽鋁條,一時心血來潮把軸承穿入鋁條,然後我就發現我發明了一個低成本的直線運動載具。」

Wygant與Oly滿懷著熱情,希望能讓Maker們實現自己的創意,還有能夠藉著集合許多不同國籍經歷的人,給3D列印界帶來活力。他表示:

「看著大家在一同討論、互相協助之下製作出令人驚艷的作品,真的是太棒了。」

他們同時還擔任Midwest RepRap Festival的榮譽贊助人,以及致力於支援新的獨立檔案共享網站repables.com

图片

Erik de Bruijn(Ultimaker)
ultimaker.com

Ultimaker的Erik de bruijn在桌上型3D印表機業界已經可稱做長青樹。他從2008年RepRap計劃初期時就開始參加,也是成功複製實際可使用零件的其中一人。之後沒多久,他又成功地印刷出印表機全部的零件。De Bruijn在RapRep的經驗,以及16歲時創立IT公司(至今已12年仍在營運中)的實績,在2011年與Martijn Elserman以及Siert Wijnia共同開發3D印表機時貢獻的偌大的力量。他說:

「成立Ultimaker對我的商業經驗帶來不小的考驗。Ultimaker締造了出乎意料的成功,這都要歸功於偉大的開源社群。」

住在荷蘭的de Bruijn對於3D列印的重要技術也有所貢獻。包括混合ABS與PL,以及開發倒轉機構,可以將多餘的線材引回擠出頭,避免牽絲的現象。他表示這要歸功於與一位著名3D印表機開發者的會面。

「我在英國進行關於RepRap的演講時,剛好有幸見到Nophead。幾乎所有的code都是他編寫的。我受到了極大鼓舞,向他談到自己的創意並獲得了他的建言。然後我們還向社群展示倒轉機構有多麼重要,之後,這部分就成為了標準機能。」

de Bruijn與Ultimaker為了新型機種的開發,與新開始運營的設計分享網站忙碌無比。但是他們仍然堅持將製作出的東西開放分享的信念。

「我認為自己要使用的工具應該自己製作。我並不知道其他公司的做法,但這是我們Ultimaker的目標。」
Brook Drumm(Printrbot)
printrbot.com

本是年輕牧師以及咖啡店經營者的Brook Drumm被3D印表機所吸引是2011年初的事。勤勞又有人緣的Drumm在地區組成了3D印表機組織,進而成長為一個社群。透過社群他迅速成長,對這個現存技術精熟的他,馬上了解到製造一個低成本的印表機並非難事。

「某天深夜,我突然靈光乍現,發現除去所有難看的強化零件,也可以讓構造十分堅固。這樣反而比較簡單易懂。後來,就在我反覆編織製造販賣3D印表機的夢想時,妻子給了我最棒的建言。她說『要可愛才行』。」

「我埋首設計6個月左右。Printrbot是出自RepRap年輕又充滿熱情的快速造型社群的產物。然後,那個戲劇化的Kickstarter決定我的命運。」

Printrbot募得80萬美金以上的資金,於2011年12月在3D列印界的最前線登場。自此以來,Drumm就致力於公司的開放化、舉辦使用者交流,以及對於Printrbot將來計劃進行自由討論的活動。問到他現在在做什麼,他拿出了一大堆計劃跟我們分享。使用Kinect的身體掃描器、數位光學處理樹脂3D印表機、iPad用附CAD/CAM軟體的桌上CNC,以及設計列印義手給蘇丹的孩子們。「今年將會是精彩無比的一年!」他說。
Rick Pollack(MakerGear)
makergear.com

2003年,當Rick Pollack腦中出現新製品的創意時,他還不知道怎麼製作。從90年代後半開始從事軟體開發的他回憶道:

「找尋製作方法花了我相當長的時間與龐大的金錢。這段經驗為我埋下了桌上製造(desktop manufacturing)的種子。當我腦中浮現點子,我就會想在一個小時之內拿到成品。」

2009年,電子產品價格下跌,加上得到了開源工具,成立MakerGear的時機終於到來。首先,他想到的是滿足高性能擠出頭的需求。他用250美金買了一個小小的70年代製的車床,在美國西北部俄亥俄州沒有暖氣的車庫裡,一個一個地製作。現在他製作的零件跟印表機,遍布於世界75個國家。

Pollack對於MakerGear的製品都是在美國國內製造感到十分驕傲。幾乎所有的客製元件都是由俄亥俄州本地的專家來製作的。雖然他們的現貨零件許多都是國外製作的,不過Pollack說:

「我們希望盡量都能在這個社群裡製造。我們竭盡全力去提供價廉物美的製品,同時希望大家都能感到開心滿意,並與我們一起享受製作的樂趣。」

Maxim Lobovsky(Formlabs)
formlabs.com
 
五年前當Maxim Lobovsky還在康乃爾大學念應用物理學時,他就已經開始參加規模遍及全國的開源個人製造計劃「Fab@Home」的活動,這也點燃了他對3D列印的興趣。大學畢業之後,他成為MIT Media Lab的研究者,2011年他以23歲的年齡取得碩士學位之後,他就與另外兩位同樣畢業於MIT的夥伴Natan Linder與David Cranor,在麻州劍橋一起創立了Formlabs,一家使用樹脂的光固化立體造型印表機製造商。Lobovsky回想道:

「當時我認為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擋我們,也認為將桌上型3D印表機的所有創意,都以完成品的形式實現是有可能的。我們不需要有如大企業般的規模,只要有幾個認真的人就可以實現。」

30天內,他們募得了將進300萬美金,遠超過目標金額的100萬。Lobovsky與他的夥伴們感覺自己正朝向某個壯大的目標邁進。他表示:
 
「我的目標是開發讓各種類型的使用者都能利用的技術。在漸漸普及的FDM熔融沉積法印表機背後,有著許多可能成真的驚奇。對我而言,這同時代表了低價格與方便運用兩個優點。」
 

-Goli Mohammadi、Mike Senese

日文譯註:本篇擷取自MAKE特刊「Make:Ultimate Guide to 3D Printng 2014」(英文版)。

[原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