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個嚇壞人的專題

十月 1, 2015
Facebook
Twitter
阿麥德.穆罕默德(Ahmed Mohamed)因為自製鐘錶而被拘捕,原因是老師誤以為他的專題是炸彈而嚇壞了,不過會讓人誤解或嚇壞的專題可不只這一個。對於外行人來說,科技專題或許讓人望而生懼,所以在這個領域中,有名的自造者就更得常常要面對這種反應了。
 
阿麥德和這些自造者的經驗讓我們不禁反思,我們打造的專題和專題可能引起的反應。
 
在這篇文章當中,我們將介紹另外五個會嚇壞人的自造者專題,專題設計背後的思想自然沒有對錯,你可能認同也可能不認同。在某些專題中,嚇壞人根本就是設計的初衷;不過,對許多自造者來說,嚇到別人是不可預見的意外,算是科技專題中不幸的副作用吧!
沃茲
時間回到1967年,Apple的共同創辦人斯蒂夫.沃兹尼亞克(Steve Wozniak)因為做了一個節拍器,放在朋友的置物櫃裡而被逮捕。他在節拍上面放了一個錫箔收縮感測器,並讓這個「陷阱」在打開置物櫃的時候動得更快。
沃茲(Woz,斯蒂夫.沃兹尼亞克暱稱)在臉書上回憶起這段往事:
我還記得,布萊爾德(Bryld)校長跟我說他拿出那個「炸彈」之後,趕緊拿到足球場上,把「炸彈」「拆解」開來什麼的,我笑到停不下來。後來,我在「少年教養院」待了一個晚上。就在那個晚上,我還和「獄友」們分享,頭上的電風扇可以怎麼拆,電線要怎麼接可以去電擊外面的警衛 。
莉摩爾.弗瑞伊德
在創立Adafruit之前,莉摩爾.「Ada女士」.弗瑞伊德(Limor “Ladyada” Fried)也把麻省理工學院的校警隊嚇壞了。她在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Media Lab)工讀碩士班時,專注於探索「黑色設計」(Design Noir)哲學 ,這個理念來自安東尼.丹恩(Anthony Dunne)的《電磁軼事:電子產品與美感經驗》(Hertzian Tales: Electronic Products, Aesthetic Experience)。後來,她在停車場的柱子上貼了一個專題黑盒子,上面附了一張紙條,寫說這是編號6 EE(Electric Engineering,電機工程)課程的藝術專題。
 校警隊在2002年12月5日清晨發現您的「藝術專題」作品, 是一個黑色的金屬盒,外露許多電線,黏在東停車場的柱子上,上面有一張紙條,標明這是6EE課程的藝術專題,專於這一點,我們認為極端可疑,因為電機工程通常與藝術無關。校警隊為此試圖透過電子郵件與您聯繫,卻沒有得到回音,於是將專題從公共空間中移除,此舉是為了避免群眾懷疑這是炸彈造成恐慌。
──寄給莉摩爾‧弗瑞伊德的正式勸戒信函
那時候佛瑞伊德是真的遭到麻省理工學院的正式勸戒,不過後來,她在 個人網頁 「專題精選回饋」中展示了這封勸戒信。
絲達爾.辛普森
图片

喬丹.邦克爾(Jordan Bunker)測試絲達爾.辛普森的LED帽T。

2007年9月21日,絲達爾.辛普森(Star Simpson)身上穿著別滿LED的帽T、手上拿著自製粘土玫瑰,抵達洛根國際機場(位於美國麻薩諸塞州)準備接一個朋友。結果,她一進到機場,這副打扮就引起40個安全人員的行動,其中,甚至有人手持MP5機關槍, 她隨後就被逮捕,罪名是手持疑似爆裂物。
經過幾次出庭,辛普森被判 50小時社區服務並撰寫悔過書。你可以參考這個網站來做出這套打扮!
史蒂夫.曼恩
图片

史蒂夫.曼恩與EyeTap眼鏡

史蒂夫.曼恩(Steve Mann)是一個半機器人,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他聲稱在巴黎的麥當勞因為戴著EyeTap眼鏡而遭到攻擊。EyeTap是一個類似自製Google眼鏡的裝置,因為已經「連上」曼恩的大腦,所以需要特殊的工具才能拆卸下來。攻擊曼恩的旁人要把EyeTap硬拆下來,其實是危及他生命的舉動!
彼得.赫旭伯格
目前任職於矽谷的企業家彼得.赫旭伯格(Peter Hirschberg)表示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完全知道自己在幹嘛。」:
  高中的時候 ,我組了一些電子零件、會閃光的燈泡啦、刻度盤啦、還有電話的聽筒,放在公事包裡,走進紐約地鐵。有人看到我拿這個電話出來,露出非常驚訝的表情,甚至換了位子。
  此外,我還放了錄音機和麥克風/放送機(那時候比較大),然後在學校四處亂晃,好像拿著監聽裝置那樣。這真的觸怒了其他人,不過,在當時,我真的「知道我當時在幹嘛」。
 有一次,我拿著公事包裡裝著錄音機和FM無線發射器到了電器行,然後,我把收音機調到各種頻率,接著,我就成功做出紐約市受到核子攻擊時會產生的警報音效,那個時候,我真的非常驕傲!
以上就是本日會讓人被逮捕(或更慘)的專題故事介紹。
這是誰的責任?
如果你做出世界上沒有人看過的東西,那眾人的反應到底是誰的責任呢?是你要關照到旁人的觀感?還是旁人的問題?跟媒體有關嗎?那如果你的專題設計看起來就像武器(例如槍枝),甚至專題本身就是(玩具)武器呢?
或許你曾經做過「嚇壞人」的專題,不管是不是無心之過,你有沒有從中學到一些經驗呢?
阿麥德的手作鐘錶專題事件又帶給我們什麼啟示呢?

大衛.謝爾特瑪David Scheltema)
喜歡動手做專題,也常寫一些跟電子學有關的文章。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做專題,然後當《Make》的科技編輯!
 
[原文]
譯/劉允中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