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生獸持續且吸引人的演化

十月 12, 2015
Facebook
Twitter
图片

Animaris Umerus位於荷蘭海牙海灘(2009)。特別致謝:Theo Jansen照片提供:Loek van der Klis
你可能沒有聽過Theo Jansen(Theo念起來是泰歐),但你應該有聽過他的作品仿生獸,或至少有在網路上看過風能的長腳爬行機器模型,不過你可能沒有聽過Jansen和仿生獸的故事。
Jansen第一個展覽位於波士頓的塞勒姆博物館(Peabody Essex Museum),展期從9月19日至1月3日,博物館較靠近賽勒姆,我在展覽的時候有和Jansen說到話,他談論他的作品、他們如何打造仿生獸、打造仿生獸的原因,也提及仿生獸如何進化,以及未來的演化。

Jansen變成仿生獸製造者的故事曾經被記錄過:1990年,他在幫荷蘭報紙寫專欄的時候想到一個主意,他想打造一個用風能走路的機器,可以邊走邊清掃沙子,把沙子堆放到灘台,藉此保護荷蘭免於遭受海平面上升的危害。這幾年,他都遵守當年立下的承諾:他會花一年的時間致力於仿生獸。2015年的今天,他至目前為止已經投入了數十年的時間在他的動物身上,他都稱仿生獸為他的動物。(他表示:目前仍然持續進行,完全無法控制。)

從那時候開始,多虧全世界各地的Maker改造、模仿仿生獸的設計,這個計畫漸漸開始有自己的各種型態。Izzy Swan做了一個用20伏特電鑽發電,可以騎上去的仿生獸;有參加2015年海灣區Maker Faire的行走豆莢(The Walking Pod),則是一個具有像是野獸四肢的系統。Maker Shed則提供許多可以仿生獸套組

图片

Animaris Gubernare位於荷蘭Stille Strand(2011)。特別致謝:Theo Jansen
Jansen的發明啟發了許多想像,活像是現實生活中的病毒。他表示:「我把所有的秘密都公諸於我的網站,從那時候開始,便有很多人被我的主意感染,而我則是中毒最深的那位受害者。」

Maker不只是一昧地複製,而是不斷地開創新的版本,想出新的使用方法。不管這是否在Jansen的預料之中,但正符合他一開始設計仿生獸的主意。

而遠在他寫下仿生獸這主意計畫前,有個潛在的構想──野獸應該,且必須,演化。Jansen受理察.道金斯(Richard Dawkins)的《盲眼鐘錶匠》(The Blind Watchmaker)啟迪,寫了個可以模擬理論的程式,也因此替他仿生獸四肢的設計鋪下序曲,也是他所發表的報章內容。

图片

管子所形成的世界,位於荷蘭海牙海灘(2013)。照片提供:Lena Herzog
從那時候開始,Jansen每一年夏天都會製作一個或多個新的複製品,並用編號命名(今年是編號38)。他解決了許多問題,像是關節卡沙、腳陷進沙裡的幅度等。所有的仿生獸都是用薄的PVC製作,Jansen認為薄的PVC不會是創作上的侷限,反而是個優點,且是促使演往前進的要點之一。

他表示:「事實證明,薄的PVC有無限的可能。我每天早上醒來都會有個超棒的主意,然後我就會進工作室,想辦法做出來。但是管子總是不聽使喚,也因刺破是我必須想出其他辦法。」

第二天醒來,他會依照他前一天所記取的教訓,得到一個新的主意。到了夏末時,他就會宣布那年的成果欠佳。

「一開始,我的確是希望動物們能堆積沙丘,但是在這過程當中,我對於演化理論越來越感興趣,忘記要堆積沙丘拯救國家。也因此,仿生獸堆積沙丘拯救國家便成為背景,而我更加想要了解生命背後的祕密。」Jansen說。

图片

Theo Jansen修護仿生獸的關節,位於荷蘭海牙海灘(2010)。照片提供:Lena Herzog
「我想要有生之年能夠留下一種新的物種。我在替人類發展一種新的動物,這種動物可以自力更生。不過現在仍未成功,因為我還是得無時無刻地照料這些動物。」Jansen說。
不過就這點來說,Jansen錯了。Jansen已經發明了一種新動物,這動物也能在他逝世後生存許久。這一切要感謝仿生獸為見到他的人所帶來的靈感和讚嘆,以及那些打造自己版本仿生獸的Maker,使仿生獸的演化永垂不朽。
(譯:呂紹柔)
[原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