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古技術大改造,陪我走過人生高低潮 

七月 6, 2016
Facebook
Twitter
我的興趣是利用現代零件,尤其是Raspberry Pi,把經典科技進行大改造。我最近「復古技術大改造」系列文章,正是以Raspberry Pi驅動,把1970年代的撥盤電話AlexPhone,變身為亞馬遜(Amazon)Alexa語音服務。你只要拿起話筒,說出你的問題,別急著掛斷,Alexa就會回覆你。這是很有趣的專題,大多使用現有的材料,可謂有創意又簡單的大改造!
我的「復古技術大改造」專題,全部放在Instuctables社群。我就是喜歡那個社群的兼容並蓄。復古電子產品一直是我的最愛,我總是迫不及待利用新科技,讓這些老傢伙重獲新生。我還記憶猶新,小時候擁有第一台家庭錄影機,花了不少時間設定家用電腦Vic20和ZX81。如今Raspberry Pi問世,電腦運算的黃金時代又捲土重來,有越來越多孩子開始玩程式。
 
我最得意的那一刻,莫過於去年Raspberry Pi週年慶,我展示Raspberry Pi復古錄影機,當時有一個小孩興奮的說,他爸在YouTube看過這項專題,我們就開始討論這些老傢伙以前怎麼運作,目前科技發展到什麼程度,還比較USB存檔和錄影帶的差別。這就是我繼續做下去的動力,我想激發更多的對話。那一天,我還把專題介紹給Make雜誌創辦人戴爾・道爾提(Dale Dougherty),我們相談甚歡,對於我這個自造者來說,這無非是Raspberry Pi週年慶的亮點。
图片

不過,我還有其他動機,那就是保持身心健康 。我的Raspberry Pi錄影機專題,去年刊登後大受歡迎,我不禁回想起那六個月,愛的勞務把我壓得喘不過氣,以及我最後如何撐過來 。我剛開始拆解老錄影機的時候,我太太剛好被診斷出乳癌,接下來幾個月,我的生活陷入一片黑暗,每天花點時間做些正面能量的事情,或安靜的沈思(甚至有幾天,我只要求自己焊接2條電線),對我幫助很大。不知怎麼的,有一天我想參加或組織支持團體,幫助同樣困境的人走出來,或許是把大家聚在一起,參加抒壓的自造者活動,再把我們的作品捐給慈善活動。
 
任何黑暗時期都伴隨著黑色幽默,我太太臥病在床時,哪裡都去不了,反而會認真聽我解釋,我正在搞的那些零件和機械,以及錄影機到底如何運作,反正她只能乖乖聽我說。我們還為了錄影機該漆成什麼顏色意見不合,她建議漆成紅色。這是我自造生涯以來,她所做出的唯一貢獻,但後來證明她是對的,紅色確實比較吸睛,也很符合Raspberry Pi的風格,若依照我原本的想法,漆成黑色或咖啡色,不會讓人多看一眼,我以後應該多聽老婆的話。
 
Raspberry Pi錄影機總算大功告成,我在Instructable發表文章,寫到最後一段的時候,我竟得知父親過世的消息。他的健康惡化,但我有家庭要照顧,所以無法探望他。他是木工老師,我正是因為他,才踏入自造者的領域,他總是自己做東西,而非買東西,也不隨便把壞掉的東西丟棄,除非充分拆解過後,確定沒有修復的可能,所以那個早晨,我更要完成最後一段文章,並按下刊登鍵,這才是他樂見的。
 
這些事都發生在去年一月,後來我太太好很多了,搬家後我也擁有更大的工作坊(也很有組織),黑暗時期已離我們而去,我們正回歸正軌,但我比以前更有自造者的鬥志,這有助於保存我們兒時的技術,順便讓孩子認識我們那個年代。
(譯者︰謝明珊)
​[原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