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造場所的用火安全與應變

十二月 23, 2016
Facebook
Twitter
最近在美國加州奧克蘭的悲劇事件讓人心碎(編輯部註:2016年12月3日半夜,奧克蘭發生了奪走36條性命的火災),這也促使Maker該採取行動了!隨著Maker的定義越來越廣泛,自造場所越來越普及,我們應該要提升自造場所的安全性來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火是人類最古老的工具之一,但我們不能掉以輕心,需要保持充分的警覺與準備,防止火焰造成可怕的破壞。我曾在德州奧斯丁Maker Faire 擔任火災與安全專員,花了許多時間思考如何才能讓大家盡情揮灑創意,同時確保安全。許多人都想過這個問題,市面上也可以看到很多著述,其中,我最推崇的是Gui Cavalcanti這篇文章
Maker運動最棒的地方之一,就是我們廣邀人們來發揮創造力。自造公司團隊、Makerspace、車庫和Maker Faire在過去幾年來都持續增加,在這些空間當中,Maker舉辦了很多不一樣的活動,吸引大眾來玩或是來學習新知,也常常見到許多「危險」的專題製作和展示,這些群眾信任身為Maker 的我們,因此,我們必須確保空間中參訪或工作的人們安全無虞。
無論你是在房子、車庫、Makerspace或工作室工作,都必須留意基本的用火原則,也就是火源、燃料、應變疏散,每一個主題都可以用一本書的篇幅來討論,我們在此僅介紹基本概念,讓你運用在工作空間裡。

火源

火源有時候很明顯,像是明火或加熱的物件等。然而,火也可能來自較不起眼的地方,例如摩擦、化學反應、電阻或熱輻射等。火苗可能會從各式各樣、不容易注意到的地方竄出,如:
  • 因摩擦而生熱的電動工具刀片。
  • 含有催化劑、快速加熱的玻璃纖維樹酯。
  • 透過反射或折射聚焦陽光的物件。
  • 過熱的電線或接線裝置(就像手機充電器充久了會發熱)。
不要覺得危險只會發生在顯而易見的地方,許多不顯眼的潛在危險同樣可能致命。火災可能來自老舊的建築結構。根據美國國家消防協會的報告,工作室火災最常見的原因是配電系統產生的電弧和照明系統。別忘了,工作空間也是你的工具之一,需要好好保養。
圖片

過載的插座非常危險,不過這個問題很容易看出來,也很容易解決。Adobe Stock – © ermess

學習辨認與管控可能的火源對工作環境安全來說至關重要。我們不可能列出所有潛在火源,但是大部分的問題都可以從作業、存放和規範三個方面來思考。
  • 在使用工具時,你是否曾經考慮過可能的熱源?
  • 化學物品、電池、油漆和「進行中」的專題是否都有妥善存放?
  • 你的插座是否過載?(請確認裝置和供電線路的電流週期在安全範圍內)。
花些時間去工作環境繞一繞,試著問自己這些問題。

燃料

當火源遇上燃料就會起火燃燒。可燃物品隨處可見:燃料、纖維、溶劑、清潔用品、顏料、木頭、紙、塑膠等不勝枚舉。移除所有可燃物品並不是實際的做法,但是我們可以進行控管。請將燃料妥善存放、遠離火源並保持通風良好。工作時,請隨時留意熱源和燃料之間的安全距離(如果是氣體燃料更危險),這些都是很重要的原則。
圖片

棧板和木料。Adobe Stock – © 2207918

我們在工作時,很容易把工具跟可燃物亂堆放,在空間狹小時尤為如此。如果時間很趕,你很容易就會把丙酮隨意放置。如果天氣很冷,你也會想把門窗關起來,使室內的可燃氣體濃度升高。僅管如此,將火源與燃料分離是不可輕忽的事情。
花點時間去你的工作室走走,試著找出可能會起火燃燒的物品,想像有一天這個東西著火了,可能是哪些原因?有些情況不太可能發生,但有時候也會有讓你嚇一跳的狀況。請妥善規劃你的空間,將風險降到最低。

火災應變、警報與滅火器

砂輪噴出來的粉塵可能會悶燒好個幾小時,接著才冒出火焰。請規劃一個能偵測火焰或煙霧,並發出警報的系統。所有工作環境都必須安裝火災警報器。有時候,Maker會因為特殊需求而需要關閉系統,避免產生假警報,但其實這種情況很少是合理的。關閉火災警報器是要需要通知消防單位的事情,更好的解決方式應該是加強室內通風,或是移到戶外進行作業。
圖片

牆壁上掛著滅火器。 Adobe Stock – © singhanart

真的遇到火災才開始設想如何應對已經太遲了,工作空間應備有適合的滅火器,並放在很容易取得的地方,即使是對空間不熟悉的人也能輕易找到。 請思考可能會發生的火災種類,並想好應對措施。
在美國,火災分成以下五種:
圖片

維基百科的火災種類說明。譯註:台灣分A(普通火災)、B(油類火災)、C(電氣火災)、D(金屬火災)四類,與美國分法略有不同。(資料來源:中華民國內政部消防署,http://www.nfa.gov.tw/main/Unit.aspx?ID=&MenuID=378&ListID=129)

市面上有很多種滅火器,功能不盡相同,以下是常見的滅火器介紹:
  • 最常見的滅火器是ABC型乾粉滅火器(ABC Dry Chemical extinguishers),可用於三類火災,但使用的磷酸二氫銨具有腐蝕性,對健康可能造成危害。
  • 水滅火器(Pressurized water extinguishers)適用於A類火災,但如果用於電氣或油脂造成的火災,會非常危險。
  • 二氧化碳滅火器(CO2 extinguishers)適用於B類與C類火災,不適用A類火災,價格較高。
  • 碳酸氫鈉乾粉滅火器(Sodium Bicarbonate extinguishers)適用於 B 類和C類火災,最近也開始對K類廚房火災銷售,碳酸氫鈉對人體的危害較磷酸二氫銨為低,噴灑時旁邊有人也較沒有關係,但是碳酸氫鈉滅火器不適用A類火災。
沒有一種滅火器是絕對完美的,但是寧可反應過度也不要反應遲鈍,如果你有時間評估火災屬於哪一類,並選擇正確的滅火器滅火,甚至用水、沙子來滅火,當然很好,但是當緊急事件發生時,如果沒有時間評估,那ABC型乾粉滅火器會是最安全的選擇。
不管你有多少滅火器,重點是要確保滅火器隨時可用,並學習正確使用方法,這些都得在火災發生之前做才行。因此建議可以在工作室進行防災說明,確保Maker都知道緊急事故發生時如何應變。

疏散,也就是讓大家逃走。

花點時間審視你的工作空間,試想可能發生意外的地方,並規劃疏散動線以及思考意外會如何影響人員疏散。最糟的情況就是出口被堵住(奧克蘭的意外就是如此),因此,如果只有一個出入口,那最好安排所有活動都遠離出入口。
濃煙、火焰和恐懼都會妨礙空間中的人群移動,因此,應該設立明顯的出口指示,在能見度低時也可以清楚看到,這樣一來,即使是對空間不熟悉的人,遇到緊急事故的時候也能安全離開。
圖片

火災緊急逃生出口燈。Adobe Stock – © Uzfoto

同樣地,對前來協助的救難人員也要規劃動線。帶著水龍和其他裝備的救難人員有辦法靠近工作室嗎? Makerspace周圍的停車場會不會停滿車子,導致消防車和救護車開不進來?或許你永遠不會遇到這種情形,人人都希望如此,但事情發生時,必須要讓專業人員更容易發揮專業。

空間安全

火災的基本考量放諸四海皆準,但不同空間也可能有不同的需要,例如家裡的工作室和Makerspace就不一樣,工作室和辦公室也不一樣。雖然主要的威脅相同,但考量空間特性,需要留意的細節也有不同。​
車庫、家庭工作室這類的小型附加空間因為地方不大,可能會有空間規劃、工具和材料之間太擁擠的問題。這時就必須特別注意火源與燃料之間的關係。會發熱的專題可能要移到戶外施作。
圖片

在狹小空間進行焊接的男人。 Adobe Stock – © olly

辦公室、工業區設計原型工作室等中型空間需要考量的問題介於小型與大型空間之間。在辦公室中,最大的挑戰就是將人員快速疏散,安全地離開建築物。大部分的辦公大樓都會依照規定檢查滅火器、火災警報器及灑水器等設備。如果你在辦公室工作,應該要和同事約好疏散後的會面地點,以便在疏散後確定同仁狀況。如果是小型的工業用空間(像是cabinet shop或CNC fab等),產生高溫的工作會在室內進行,這時也要有明確的逃生計畫,然而設置可輕易觸及的滅火器、在危機尚未擴大時及時處理也很重要。
大型倉儲空間則通常另有特殊要求,我們提過倉庫火災最常見的非人為肇因就是老舊或損壞的電線走火(遺憾的是,這類電線走火的發生次數幾乎和人為縱火不相上下,不過這不在討論範圍中)。大型空間常會將老舊設備,甚至化學用品或油漆堆放在死角,除了疏散計畫與滅火器設置之外,時常檢視空間是否有問題孳生相較之下也很重要。

藝術自由與必要規範間的平衡

奧克蘭火災最讓人痛心的地方就是一切可以不必發生。我們可以事先列出許多避免這場憾事的方法,或至少可以減少傷亡。然而,奧克蘭的空間並沒有按照法規申請許可改造,否則火災風險可以降低許多。身為Maker Faire的火災與安全專員,在工作上擔任安全主任(Safety Officer)一職,住在一間由80年老教堂改建的屋子,寫過一本打造安全火焰藝術專題的書,做過義消……我在撰寫本文的時候,還是會覺得自己有點虛偽。
我二十幾歲時曾住在一間倉庫(warehouse)中,很像是發生奧克蘭火災的「幽靈船」倉庫。Gui Cavalcanti將那種空間稱為倉庫窩(warehome),那個時候在德州塔拉赫西和奧斯丁只有三個類似的空間,我就住在其中之一。那個時候我相信(到如今我也依舊相信),這樣的空間是一個多元社會的創意發祥地。年輕時的我應該不希望現在的我忘記這種創意文化的價值。
圖片

珠寶匠師將黃金燒熔,製作首飾。Adobe Stock – © nd3000

北美洲有成千上萬個這樣的空間,難道其中的藝術家或居民不能請承包商或督察員幫忙檢視空間,找出可能的意外危險因素嗎? 當然可以,不過這樣一來,這些人就會受到法律規範限制,還要付上幾百到幾萬美元不等的費用,付得起這筆錢的人會變成所謂的中產階級(gentrifier),這批握有較多資源的人被認為會排擠原本的在地低收入藝術家和Maker的生存空間。
這表示我們應該對暴露於工作或居住危險的人視而不見嗎?不,即使必須限縮某些可能性,我們也該照顧大家的安全。那麼,我們應該限制資源匱乏的藝術家和Maker的揮灑的空間嗎?在我心靈深處,我也認為不必如此。
圖片

製陶匠使用轉盤來製作器皿。 Adobe Stock – © Grigory Bruev

揮灑想像力與工作安全之間還是可以取得平衡,許多公司或社群會匯集資源,創立較大的工作空間,在奧斯丁就有像Burning Flipside Warehouse這樣的大型工作空間,只要加入會員,就可以共享資源。的確,這些Maker必須遵守法律規範,活動受到限制,也不能住在空間裡,但是,成員都可以保持心胸開放,共享空間的資源。創作藝術很重要,分享機會與知識也一樣。如果想要對奧克蘭的悲劇做些什麼,就想想如何打造讓人安全揮灑創意的空間吧。
奧克蘭大火造成許多藝術家與 Maker的家被迫關閉。身為社群的一份子,我們不該將安全考量視為成本,而是彼此關懷照顧的途徑,我們的世界需要更多空間來讓創意揮灑。讓我們一起努力創造安全的空間吧!
(譯:劉允中)
原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