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成型槍械的真面目:與Cody Wilson對談

三月 1, 2013
Facebook
Twitter
图片

3D星期四是Make的新系列,於每週四早晨介紹關於CNC加工、3D成型、3D掃描、以及3D設計的大小事。
图片

Cody WilsonAR-15自動步槍。這把步槍備有3D成型的下機匣。(圖片來源:Marisa Vasquez/《德州大學每日新聞報》)

幾個月來,24歲的Cody Wilson周遭圍繞著爭議。他是德州大學奧斯丁分校法律系的全職學生,同時兼任Defense Distributed的網站董事,該非營利網站致力發展及散佈免費的3D成型槍械設計。

這個本就有爭議的「WikiWeapon」(WikiWeapon)計畫,在2012年康乃狄克州Sandy Hook校園槍擊案發生後,更首當其衝成為焦點,社會各界針對群眾募集資金、與3D成型技術究竟有何用途,以及此二者是否受到過度濫用的議題,辯論不斷。槍擊案後,這些爭論變得更加激烈並吸引全國關注,Wilson甚至成為媒體的熱門話題。自六月起,他陸續接受訪問,包含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英國廣播公司(BBC)、美聯社(AP)、《國家評論》(The Natioal Review)、《衛報》(The Guardian)、《富比士》(Forbes)、《科技時代》(Popular Science)、和《PC Magazine》等,另外還有其他六七家媒體。不只街上的陌生人認得他,他私下也收到死亡恐嚇,其中一則據他形容「非常毛骨悚然」,另有人公開嚴詞貶斥,例如以下這則張貼在Defense Distributed網站上的憤怒留言:

「你是世界上所有邪惡的化身。你這種人毫無同理心、踐踏生命。你是地球上最低等的人渣,徹頭徹尾的敗類。如果真有上帝,祂會直接把你打入地獄,那裡到處都是你他X的武器。你不只是人類的恥辱,還丟盡你老媽的臉。」

回到十二月《Blink》雜誌訪問Wilson時曾問道:他是否預期到自己在國內會遭受到一定程度的政府干預?當時他這樣回答:

「我料定會碰到反應過度、譴責與騷擾的情況,也知道自己會遇到龐大的壓力、困擾與威脅。基於法律或我個人受到暴力威脅的原則,我會遵守政府那些囉哩叭嗦的規定。但要是當政府不再提供給我任何庇護時,我就會到其他地方去。」 

一月16日,我終於有機會訪問Wilson的那天,正巧歐巴馬總統剛提出這十幾年來美國史上最全面的槍枝管制辦法。我們的訪談變得有些急迫,因為Wilson的email上寫說:「今天一過,我就要動身去歐洲。」

我撥了他給我的電話,留了言,一分鐘左右後他就回電給我。

首先我想知道的是:他有打算回來嗎?

「好問題,」他笑了。「我的遺言是吧。會啦,我有此打算。」

當我開了「出國逃亡」的玩笑後,他又笑著說:「不,老兄,想逃的可是他們。」

Wilson友善、冷靜且能言善道。身為阿拉巴馬州在地人,他說話用詞從容,速度隨他感興趣的程度而加快。我聽不出他有任何口音。他不符合我對「擁槍狂人」的刻板印象。我把這些想法告訴他。

我不知道他們從哪兒找來這些人。這個德國影片團隊前一陣子來,說要訪問我們其中幾個。結果到頭來他們去找了這個傢伙來拍攝,他在鏡頭裡說:「想拿走我的槍,唯一辦法就是我掛了以後撬開我冰冷的手。」

我很好奇Wilson的背景,以及他為何這麼支持擁槍的權利。

我問:「你當過兵嗎?」

Wilson答:「沒有」

我問:「你打獵嗎?」

Wilson答:「也沒有,我從沒打過獵。我不是反對打獵,但是老兄,我不知道。我覺得我做不到。」

我問:「你喜歡射擊嗎?」

Wilson答:「最近喜歡。我最近常練習所以越來越熟練了。」

我問:「所以基本上你只是政治動物?」

Wilson說:「喔絕對是。但是我說的政治是真正的政治,能影響人們。我不認為政治只是一個過程。政治不應只是如此。」

之前

七月1日,暱稱HaveBlue的工程師Michael Guslick宣稱自己利用3D成型的塑膠下機匣與其他零件,成功組裝了一支可用的AR-15自動步槍。Guslicks的設計能實踐,是因為一般AR-15自動步槍的組成零件中,下機匣是唯一規定需要編號的部分,其他零件可由場外交易取得,沒有編號、無法追蹤,且能合法販售給任何年齡背景的人。按照美國1968年的《槍械管制法案》(GCA),在政府眼裡,機匣本身就算是武器。
图片

「就我所知,若按照GCA對武器的定義,這會是世上第一把3D成型且能測試的武器。然而,我非常難相信它是一把真槍。」Michael Guslick說。

Guslick從AR-15步槍下機匣精細的CAD模型開始,強化它的戰略功能,軟體部分東修西改,然後他用一台Stratasys 出產的二手FDM 1600機器[註1] ,使之成型在ABS樹脂上。接著,他組裝好來福槍,加裝售後改裝套件,透過縮短槍管長度將其改裝成能讓低功率.22LR子彈發射的槍械。他宣稱該槍能成功發射100餘回後才故障。

Wilson大概一個月後發現Guslick的成品:

「HaveBlue和一個名為turomar的人,從夏天忙到十月,顯然證明了3D成型槍械基本上是可行的,能發射 .22的子彈。事實上,就在我們首次計畫發表的那個週末,我們看到了他的新聞。過沒幾天,我們就公開了影片。」

這段影片於七月底發表在融資網站Indiegogo上,為Defense Distributed集資做宣傳。這五分鐘裡,Wilson說明他們即將利用Stratasys’準專業級、不到美金一萬元的3D成型機器Mojo,來發展槍枝原型。

「Mojo它不是一台業餘嗜好成型機;相反地,它是很專業的機器,但不像一般貴到不行的商用成型機,Mojo價格算是「入門」,還允許客戶選擇租賃,可說雙利盡享,而且我們的設計也能符合RepRap或MakerBot的標準。」

宣傳原本預計進行到九月底,但在八月21日午間,Indiegogo宣稱該影片違反服務使用條款,中途終止該計畫且退回所有資金。當時募集到的資金只有兩千美元,離團隊設定的兩萬元目標還差一萬8000元。

「影片被終止前,我們只募集了22或23天,」Wilson說。「還好,我們因此上了《富比士》,也因此吸引足夠的流量到我們網站來,最後我們的目標仍然有達成。」

有足夠資金後,Wilson便進一步和Stratasys簽署租借機器,但借的不是Mojo款而是uPrint SE,後者是一台更為昂貴的FDM成型機,有更大的建置空間。
图片

左方是Stratasys出產的Mojo,右方是uPrint

這台機器在九月底送達Wilson的奧斯丁公寓裡。他都還沒來得及打開,電話鈴就響了。

「他們有把貨送過來。可是我收到的一兩天後,運貨員打來了,要我把機器送回去。我心想,公司應該聯絡我才對啊。我不可能還給你的。我才剛拿到。」

接下來,他與Stratasys的律師之間開始一連串緊繃的Email往返。Wilson承認他沒有聯邦武器執照(FFL),可是他確信在Defense Distributed上的活動一切合法,符合GCA其中一則知名條款,「一個未持執照的個人,得以出於個人用途、而非以販售或散佈為目的,製造GCA所定義的武器。」

图片

但是Stratasys不吃這一套。

「他們的律師問我,你要拿這來幹嘛?我說,我只要不違法就好了。他們好像認為,我們不想跟你爭論這個。我覺得事情一開始就有陷阱。」

隔天,九月27日,Stratasys派來一個團隊從Wilson家中取回機器。他冷淡地描述這個事件。

「沒錯。他們派了一個專業團隊來。這幾個傢伙被告知要負責取走某些機器。他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還幫他們把東西裝上卡車。」

我以「儘管來拿吧!」做了點諷刺的評論,Wilson振奮起來。

「就是說啊!我們以前真的會用那句話,現在卻再也不能講,因為到頭來,他們真的會來把你的東西拿走,而且動作飛快。」


图片

Defense DistributedIndiegogo上宣傳的海報,要支持者贊助1,776[註2] 美金。

一談到Defense Distributed,Wilson很隨性地混用了第一人稱代名詞。我找到機會不讓他迴避這問題:Defense Distributed的幕後主腦,到底是「我們」、還是只有「我」而已?

「我有些朋友會幫忙組裝槍械與3D成型等事情,雖然我把他們當朋友,但我不確定他們是否算Defense Distributed的一員。這個計畫中現在也有許多工程師參與。有些是那種,要是我早幾個月之前認識他們,我沒自信能做出這個計畫。他們真的非常天才。」

十二月初起,事情越來越明顯,不論Wilson的沉默夥伴到底是誰,這群人之中的某一個人或某個組織,總有辦法持續取得最頂尖的3D成型設備。十二月2日,Defense Distributed發表了一段影片,記錄了一枝以3D成型下機匣組裝而成的AR-15步槍,能成功發射FN 5.7×28mm的子彈,且如此重新循環六回。

這種「五七」型的彈藥盒膛壓是.22LR的兩倍,比AR-15步槍原本所用的 .223 雷明頓(Remington)子彈少了10%左右。3D成型彈匣來自Guslick的原始設計,並用Objet的尖端機種Connex多材料3D成型機,及Objet的專屬感光噴射技術,噴印在「類ABS」的感光聚合物上。

Wilson另有一篇部落格文章配合影片發佈,其中談到這個設計共花了七小時完成,同時也描述了試射的過程以及機匣最後會報銷的狀況;Wilson為如何改善下一代模型列出至少一打的新點子來。文末他似乎很疲倦,但很開心。

寫道:「現階段大概就這樣吧。我考完試以後再聊。」

十二天後,也就是十二月14日,德州大學法律系2012年秋季期考如火如荼進行著。

同時,康乃狄克州的Adam Lanza[註3] 犯下喪盡天良的罪行。

之後

康州牛頓鎮的校園槍擊案發生後一週內,分享3D模型的網站Thingiverse行使了服務條款中的規定,禁止任何「有助於武器製造」的內容出現;自從2011年以來,該網站已移除了一些和槍械有關的模型分享,包含Guslick改良的AR-15步槍下機匣。
图片

因應該情形,Defense Distributed創建了一個線上儲存資料庫,DEFCAD,好儲存被肅清的檔案。借用這個冷戰時期美軍用來表示就備戰狀態的縮寫字,DEFCAD顯然意在玩文字遊戲。

我們大概有12 個小時左右行動,時間很倉促;有些人幫忙我們把檔案收齊,趁網站撤掉前全都下載完畢,這也包括其他讓人不安的網站,像GrabCAD上的資料夾。我們現在,呃,大概有三十份和槍械有關的3D成型資料夾。我自己設立了一個正式的海盜灣[註4] (Pirate Bay)帳戶,還沒真的開始用,可是有些人已經開始瘋狂下載我們的種子了。
图片

Defense Distributed的六個AR-15步槍3D原型下機匣。

十二月剩下來的時間,Wilson和Defense Distributed繼續改良發展他們的下機匣3D設計。到了聖誕節左右,他們已經採用三種不同技術、製成了六種不同的下機匣:感光聚合物噴射法(photopolymer jetting)、立體光固法(stereolithography)和熔融沈積法(FDM, or fused deposition modeling),且明顯地強化了設計成果。其中一個以光固法做成的下機匣成功發射威力等同 .223雷明頓子彈,且能循環超過八十回。

2013至目前為止,Defense Distributed公開的焦點已經轉移到3D成型的彈匣。一月12日,他們釋出一段影片,示範如何DIY將3D成型的外殼、從動輪、以及商用彈匣彈簧組裝起來,做成一個高容量的AR-15彈匣。

「我們甚至試過用橡皮筋來設計彈匣,」Wilson說,「以免有人刁鑽到把彈簧加到法條裡。」

16日下午,我跟Wilson通電話的幾分鐘前,國會議員Steve Israel(D-NY第三區)公開呼籲要修改1988年版的《無法檢測槍枝法案》(Undetectable Firearms Act),該法案於十二月到期;議員Israel認為更新條款上應明確禁止3D成型的高容量彈匣,他的新聞稿亦直接點名Defense Distributed。他的引言總結如下:

「要是罪犯可以自行在家製作高容量的彈匣,那麼背景審核及槍械管制將成效不彰。3D成型是很有遠景的新技術,但是我們需要新的準則。執法單位應當有適當權力阻止現今從Google搜尋就能得手的彈匣製作法。」

Wilson的公開回應是:「祝你他X的好運。」

那個下午後,Wilson修飾了F開頭的髒話,不過我跟他說話時,他似乎還有點在氣頭上:

「我認為Israel只是想要搭便車。我不覺得他很認真地看待槍械問題。我不知道他是否只是想要保持態度一致,或者只是找到大好機會、趁機表現自己做的事情有多重要、自己多知名等。這些國會裡的動物,我真的不懂他們。」

他說到國會裡的動物時我打岔笑了一下,暗示說這個字眼讓他聽起來像自由論者。這說法對嗎?他比較認同左派、右派、或中立?

「呃,其實我不太接受左右的分法,不過算是吧。我比較像是從後馬克思主義和法國社會理論思潮中走出來的自由論者,雖然我跟右傾的人、無政府主義者有很多相像的地方,但我認為自己比較是左派的人,只是沒有那麼極端。」

未來

儘管Wilson和Defense Distributed引來議論紛紛,他們並沒有製作及測試原版的「維基武器」(WikiWeapon)。至少現在還沒。

根據美國法律,槍械可分為Title I 與Title II兩級。Title II的武器包含機關槍、短管來福槍與獵槍、手榴彈、火箭發射器、大口徑的手槍以及消音器。這些武器依法必須通過聯邦政府註冊,若無聯邦武器許可(FFL)與印花稅票,則不得擅自製造。另有一個關鍵類別叫做「其他武器」(any other weapon),基本上,它把所有人為偽裝的武器都算在內了。這就是菸酒槍炮及爆裂物管理局(ATF)有權對不尋常案例行使行政命令的地方,也是這個議題之所以更複雜的原因。

「有關Title II的問題,我有一個律師跟我們合作,會寫給我們一些意見。其他的事情都靠我代表自己。我能用學生帳號進到LexisNexis的資料庫合法且免費的搜尋。我花很多時間在圖書館裡。」

從Stratasys事件之後,Defense Distributed對3D成型槍械衍生出的法律問題採用了比較謹慎的應對方法。

「很多人,你知道,尤其是那些聰明且有關係的人,會給我們意見,他們說3D成型的槍械、尤其是有塑膠機匣的,會被認定為是屬於『其他武器』 這類;不過這一類是全國槍械法(National Firearms Act)所管,而不是槍械管制法(GCA)。也就是說基本上Title II的武器,除非有製造證照和Class Two的印花稅票,不然不能製造。除非必要否則我們不想拿這問題來問ATF,因為一問他們就會開始立法規定,有人會有意見,然後我們大概會退縮,進而影響未來3D成型的槍械發明。」

Defense Distributed已試圖申請聯邦武器許可證,然而顯然遇到阻礙:

「喔對啊,我還在等。我當時該交代的都有說清楚,現在也是;可是我必須把租屋的問題攪清楚,所以我還是得等到二月。我在市中心租了一個倉庫當申請證照用的地址,之後我的轉租人卻搬走了,所以現在……什麼都還不確定。我現在實在有點遇到瓶頸,要等文件通過才能申請。之後應該要再花上15到20天。我被告知說不是二月就是三月。誰知道?然後我還得申請特殊職業納稅人印花票(Special Occupational Taxpayer stamp),我聽說那要花三個禮拜。我有點擔心國會到時有足夠時間通過法令,也許讓3D製造行為變成違法。我不曉得。對此我有點焦慮。」

這似乎是個好機會,把話題帶回到Wilson他自己。

「那麼你個人呢?你未來有什麼計畫?」

Wilson說:「其實我還不曉得。我想我應該會先念完法律,但我從不打算當律師。現在是我的第二年,我眼前至少還有完整的一年可以思考。也許夏天再修一些課。」

「你在Defense Distributed的角色是否讓同儕更注意你?如果有,那是什麼感覺?」

Wilson說:「有啊,我覺得很討厭,你知道,他們像是……」他自己停頓了一下。「管他的。很支持我的朋友會對我說:太了不起了!他們很欣賞我。有些老師也會在課堂上提起。」

「站在這個議題的浪頭上,你自己有沒有付出什麼代價?」

Wilson說:「沒有啦。可是那是因為我呢,之前私底下都沒什麼好輸的。基本上,我有點像是鶴立雞群,你懂我意思嗎?其他人寧願默默無名或不被注意。」

 [註1]FDM是一種熔融沈積擠製快速成型技術


 [註2]1776有暗意,是指美國於西元1776年建國


 [註3]Sandy Hook校園槍擊案兇手


 [註4]全世界最大的種子分享網站

[原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