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建模軟體:Blokify

十一月 1, 2013
Facebook
Twitter
图片

上個月,在World Maker Faire New York3D列印區裡,我很高興能遇見兩位熱情開朗的Maker──珍妮‧柯提娜(Jenny Kortina)和布萊特‧卡布特Brett Cupta),那時他們正在向大家分享他們的全新創作Blokify」。
Blokify是一款以方塊狀積木為基礎的客製化3D建模軟體,它對人們特別是小孩來說非常好上手,我們可以在軟體內建完模之後直接將檔案傳送到家用型的3D印表機或是透過Blokify提供的服務來列印。給孩子們一個簡單的管道來設計和列印出他們自己的玩具對於提升他們的創意潛能有很大的影響。我對於Blokify簡潔、輕巧且平易近人的使用介面印象深刻,在整個週末的展示過程中,它也都保持穩定地與川流不息的參觀者互動。於是我和珍妮聊聊,想要了解更多。

1.是什麼樣的原因促使你開發出Blokify

大概在幾年前我開始玩Arduino控制板。我製作了許多東西,舉凡給我的寵物狗的「網路控制餵食機」到「網路控制開門器」。當我每一次要執行一個新的專題時,都會有一些零件必須要特別訂製。舉例來說,在製作「網路控制餵食機」時,我用自製的伺服控制器改造了一台投幣機。我已經關注3D印表機有一段時間了,我覺得擁有一台3D印表機可以讓我為我的計畫打造出一些完美的零件,可是價錢實在是太高了。

去年,當我漫步在Maker Faire New York 2012時,我碰巧遇到布魯克德拉姆(Brook Drumm和他的3D印表機Printrbot Jr.,那時Printrbot Jr.的售價是400美元。我馬上就相中它,並把它帶回家,拆開包裝然後花了接下來的兩天組裝,讓它可以順利和電腦連線使用。我第一次的列印測試是列印一顆從Thingiverse分享平台下載的同伴方塊(第一人稱平台解謎遊戲傳送門」中的道具),而就在印表機列印完成的瞬間,我發現列印改變了我的人生。我目睹了3D列印的力量,並且打算好好使用它。從那時候起,我便開始從Thingiverse上下載很多模型來列印。然而過了一段時間後,我發現這樣還不夠,我想要一台精度更高的3D印表機(有更好的列印品質與切層軟體),於是我買了Replicator 2

一拿到Replicator 2之後,我便開始學習如何使用建模軟體。我上網搜尋研究,最後決定使用SketchUp(但如果要我重來一次,我應該會選擇SolidWorks)。在經過數個小時的自學和一個週末的課程之後,我終於可以使用SketchUp來建構一些基本的模型來進行列印了。

在看過開放原始碼軟體、使用過Printrbot JrReplicator 2、看到了更好的切片軟體和硬體設備之後,我清楚地知道這些硬體設備和切層軟體已經準備就緒,而且將會變得愈來愈好。最大的隔閡其實是建模軟體­­──­­­­現階段的建模軟體都太難上手了。這就是為什麼Blokify會出現的原因。

图片

2. 請問研發的過程大概是什麼樣的情況?

我們正在開創一個前人從來沒有創造過的東西,所以其實整個計畫就是在研發。我們有一個非常靈活的開發週期,所以我們不斷地進行原型設計、調整、修飾、然後再重新建構。我們的目標就是設計出一套每個人都可以使用的3D建模軟體,也就是說在軟體裡面除了「方塊」外沒有任何其它的工具。任何讓方塊移動的方式都是靠手勢來執行。我們花了好幾個星期的時間來建構我們的手勢,以確保每一個與方塊互動的手勢都是最自然的。

3.還有誰也包含在這個計畫之中?他們所扮演的角色是什麼?
我有一位共同創辦人,他叫做布萊特‧卡布特。如果我們有職稱的話,那他應該就是執行長,而我則是創意總監。布萊特負責商業的部分,我負責產品的部分。我和布萊特從高中就認識對方了,我們也都曾與澳洲的某第三方開發公司搭檔過。(真的是兩位硬漢,他們是真正地在製作產品呢!)

图片

4. 來談談你自己吧。你的背景是什麼?你又是如何開始製作的呢?

我大概從我會走路開始就會製作東西了吧,我母親過去常常說我是她的小小馬蓋先。我想真正的起始點應該是從樂高的得寶幼兒系列(Lego Duplo)開始,再來是樂高,然後開始拆解家裡的東西……等──其實這是一個典型Maker的故事。而當我的年紀更大些,我開始寫一些電腦的軟體程式,然後是Arduino控制板。
專業上來說,我在芝麻街的數位部門工作了四年,幫助公司設計一些數位產品:iPad的應用軟體、網站等等。我的共同創辦人布萊特在勤業眾信(Deloitte)工作了四年,然後在另外一個創業公司AirWatch工作了兩年。

图片

5. BlokifyWorld Maker Faire New York裡的評價如何?

非常令人驚訝!當人們了解我們在做什麼之後,他們的臉簡直亮了起來。我們注意到一件事,那就是有很多老師對我們的產品非常感興趣。雖然現在有人會捐贈3D印表機給學校(不管是接受捐款的方式或是直接贈送),但老師們卻沒有受過CAD的訓練。我們的軟體無比簡單,所以老師們可以很輕易地學會,然後把這樣的知識傳給學生們。我們並不是在開發教育用的軟體,但很樂意見到我們的產品能夠在學校中使用,相信這會是一個很完美的組合。

图片

6.請告訴我們你在這個週末最喜愛的部分。
我整個週末都在我自己的攤位上,但我想就算我可以到處走走,我最喜愛的部分也不會因此而改變。毫無疑問地,那就是當我看見人們臉上出現了解我們的軟體在幹什麼時的表情。看著他們因理解而笑著的臉龐,是我這一生中最引以為傲的時刻。Maker Faire說明了一件我們都知道的事:我們正在做一件很偉大的事情。
图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