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一臺讓人產生同理心的可愛機器人

九月 26, 2017
Facebook
Twitter
圖片

我們要如何分辨一件物品和一條生命的差別呢?我們選擇了蛇型機器人來探討這個問題。人們會為皮克斯電影中的動畫人物哭泣,或是在現實世界中,為可以活動的機器人感到難過或害怕。即使我們在認知上清楚知道「有生命」和「無生命」的差別,但在情感上似乎較為模糊。若我們刻意模糊其界線,兩者的差別將變得更為模糊。
這就是我正在進行的工作──我刻意模糊「有生命」和「無生命」之間的界線。我可以輕易地讓觀眾察覺到生命的跡象,人們甚至會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對一個像是生物的東西產生喜愛之情。正是這些本能,啟發了「絨毛蟲」(Fur Worm)的靈感。

絨毛蟲是讓人感知生命的一項最基本的實驗。只要一點點動作和聲音,絨毛蟲便能讓人產生「同感」(empathy)。
但絨毛蟲不只是模擬生物的外觀。它的許多部件也是基於生物型態而設計,可以製造出讓人信服的動作與型態。

像是這組可怕的骨架。
絨毛蟲的骨架是根據哺乳動物的椎骨和關節骨設計而成,結構強而堅固,甚至堅固到我都無法破壞它。在展示的前幾天,我不得不在一節椎骨的上頭裁出一到切口,但即使如此,要破壞它的唯一方法就是朝反方向用力折斷──用同樣的方法,你也可以折斷你的手指關節或一節椎骨。身為一名曾就讀兩年醫學院的前生物學家,這部分還是讓我感到毛骨悚然。
圖片

我將絨毛蟲的「神經」安裝在腹側脊柱的孔洞上,這不是一般的生物學設計,但我經常用這個方法來容納伺服機本身,不只能提供電線足夠的空間,讓它在移動時免遭破壞,也能保護絨毛蟲的連接部分,讓它不易故障。
圖片

絨毛蟲會對觸碰行為產生抽動、蠕動和哭泣等反應。它的「音箱」位於頭部,以一臺Adafruit聲音板發出經過大幅變造的「唧唧」人聲。它的「肌肉」並非由一般的伺服機控制,而是逐漸加速或減速動作,如生物的動作方式。
左:擬生物機器人。右:機器人。這些伺服機是用於Starfish Cat機器人,在此我使用同樣的動作原則。

​有兩種方式可以觸發絨毛蟲。它的毛皮由柔軟、毛茸茸的毛線及導電紗線織成,可以感應到壓力。在它的尾巴上也有一處「施壓點」,當它感覺到壓力時,會立刻不舒服地扭動。

圖片

為了賦予絨毛蟲討人喜歡的個性,我也加上了兩顆鈕扣眼睛和一對3D列印成的角。就這樣!它活過來了!
(譯:編輯部)
[原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