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電腦科學並非解決問題之道

九月 29, 2017
Facebook
Twitter
著名作家莎士比亞有學過「筆科學」或「製紙工程」嗎?大概沒有。同樣地,我們在要求別人撰寫一篇文章時,並不會要求他們先熟悉語言學。然而,當一名文科生想要透過電腦來表達想法時,通常都會被要求學習電腦科學(computer science)。
在電腦科學領域,學生們會學習計算理論,並對計算本身運行各種實驗。這是份很美妙的工作,對有些人來說,也是他們理想的人生方向,然而,這對大多數人來說並不是。在電腦科學中,我們會專注在電腦本身,你更像是在研究演算法的效率,而不是在研究演算法的應用,或是它對於社會的影響。

我們認為,透過電腦來觀察這個世界是更有成效的做法:將計算的力量做為一種看待世界的視角,而非做為精進電腦本身的工具。我們創造了「計算媒體」(Computational Media)一詞來形容這樣的面向:將電腦及電腦所能做到的事情應用於我們所熱愛的事物上。

雖然我們不會要求莎士比亞修讀「筆科學」課程,他仍然必須了解筆的使用方法,才能寫出曠世巨作。著名畫家Jackson Pollock也許是個更好的例子。Pollock並沒有學習製作顏料的科學,但他確實精通混和顏料之道,以獨特的方式來表達自我。他的顏料必須調製地剛剛好,才能適用於他的滴畫法。同樣地,那些使用電腦來傳達想法的人們還是必須學會寫程式。

為了要精通程式編寫,我們必須學習如何透過電腦思考,而不是思考電腦本身。我們必須學習如何寫程式,而不是寫程式本身,進而能讓電腦幫助我們做其他事情,如藝術、公民、文學或科學等領域。將這些學科做為思考中心,就能將人類擺在第一位。從個人和團體所熱愛的事物開始應用科技。

這種利用新興科技來實踐熱情的取向一直都是ITP(Interactive Telecommunications Program,互動電子媒體課程)所關注的重點。ITP是紐約大學教授了超過38年的研究所課程,自1979年開始就做為紐約大學蒂施藝術學院的課程。1979年,ITP創辦人Red Burns意識到了新科技改變世界的力量。早期,她利用當時第一臺可攜式攝影機Sony Portapak解決了紐約客所面臨的問題。經過了幾十年,科技從可攜式攝影機逐漸演進到有著電話介面的雷射影碟、CDROM和網路,到了今天,我們有了機器學習和虛擬實境技術,但我們的任務始終不變:讓新科技服務人類,創造一個更好的世界。

接受新科技在我們的生活中已是常態。當我們擁抱網路與智慧型手機所帶來的改變時,也逐漸將注意力轉移至人工智能或機器學習、虛擬實境和自動駕駛汽車上。由於新科技所帶來劇烈的改變,我們決定是時候將我們的想法傳遞給更廣泛的群眾,將計算的力量做為一種思考和表達的工具並提供給大學生,幫助他們解決其重新發現與理解的問題。我們現在正在創立一套互動媒體藝術(Interactive Media Arts,IMA)課程,將新科技與大學生所發掘的熱情連結在一起。

此外,在IMA的課程中,我們並不打算將計算媒體做為唯一的教授目標,甚至也不打算將它做為課程重點之一。我們鼓勵雙主修和輔修,並將人文學科納入我們的媒體、娛樂、物理計算和新介面、計算和資料及藝術設計課程的一部分。

最後,當我們需要電腦科學來讓人文層面更進一步時,才會運用到計算真正的力量。每當我們接觸到了令人振奮的新科技,首先應該問自己,要如何運用它來改變世界呢?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