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財產權與自家製造的未來

四月 25, 2013
Facebook
Twitter
智慧財產權與低價的分散式層片疊加製造的衝突不僅不可避免,甚至是可預見的事。這是決定性的一戰,不管結果是好是壞,都會改變世界。

它們的對立是很明顯的。專利及著作權是為了保護與獨占;另一方面,對伴隨製造而產生的後繼開發領域而言,則是要求無上限地構想創造、共享以及改良。至於商標是管理品牌及現實中的辨識度,本文不討論此制度。

最近幾年,這個問題逐漸浮上檯面。傳統的設計或製造業者抱怨受到無授權或開放原始碼(用於逆向工程)氾濫的影響,他們的營業額大幅滑落。請試想一下,如果「山寨版」的iPhone5s及同級的智慧型手機在跳蚤市場(或是網路商城)以Apple四分之一的價格販售的話會怎麼樣呢?而且在你等待的同時就成型完畢(電子面板、天線、螢幕等所有部份)
圖片提供:webuyics.com

請試想世界上各家投資銀行、跨國企業及政府陷入恐慌的樣子。舊制度已經無法守護我們的資產,這一切都是因為某處的業餘愛好者研發出便宜及普及化的快速成型技術的功勞。現在,不管是任何人都有能力製造出喜愛的東西。接下來的問題是,我們購買或辛苦開發的東西被盜版者在不花一毛錢的情況下盜版了。這將會是個亂象,必須要做點什麼。

也許你會覺得這是科幻小說世界才會發生的事。但在三個月前,Nokia發表了可用於新型Nokia Lumia手機保護殼的3D成型規格。

節錄於這篇部落格的文章

「除此之外,我們預計提供3D模板、手機保護殼規格、建議材料及最適合的實作方法等必要的資訊,讓你能3D成型專屬於你的Lumia 820手機保護殼。我們整合這些資源並稱它叫3D成型開發套件(又稱3DK)。

「…在未來,我想手機將能更大範圍地的基準化及可客製化。或許我們能將漂亮的設計加在手機機身上,或是販售類似手機模板的東西;世界各地的創業家將可能以地方創業的形式,對應當地的需求製作及販賣特別的手機。不管是防水電話或夜光電話,或是內建開瓶器或太陽能充電器,任何人都能為了你製作,或是你自己製作當然也可以!」

首先我們要讚許Nokia先進的思考方式。因為開放了製作平臺,喜愛他們產品的人增加了不少。許多創業家在該製作平臺上看到了商機,並思考如何將他們的產品普及給更多人。

圖片提供:BoardForge.com

另一方面,前陣子在SXSW的CREATE 的舞臺上,發表了名為BoardForge的新生開放原始碼硬體計劃。支持BoardForge的團體想要改變當要生產高品質的特製電子零件,特別是電路板時就得大量下單的現狀。以下段落節錄自他們的網站

「我們想利用這台使用簡單且容易入手的桌上型機器人解決此問題。你可以想成它是電子零件用的MakerBot。最終這個機械將能從蝕刻、塗抹焊膏、配置零件、作軟焊,到測試都行。Version 1.0 可以配置零件。」

不管你喜不喜歡,製作大部份消費者取向的「山寨版」電子產品的能力,比我們所想像的更快誕生。因此,大多數的產業為了守護既有的商業模式都極力抵抗。

我想你們會如此問:「就算有製作山寨版的能力,也不代表會運用它」。話是這麼說沒錯,但兩者之間關係不大。因應新技術而實施的新規範,總是先設想「最可惡的犯罪者」的情況。

這不僅無法對症下藥(例如每天在各種媒體上廣為宣傳且無效率的數位內容權利管理),為了迅速得到成果,無罪的、甚至是善意的使用者也非常容易因這種暴行變成懲罰對象。

現代的「駭客」有兩種定義:「白帽」及「黑帽」,也就是好駭客與壞駭客。法律體系的資源該用來追捕誰應該再清楚不過吧?

得獎的資安研究者Andrew “Weev” Auernheimer(也稱作 AT&T Hacker)在前陣子被判41個月的刑期,緩刑三年,同時得賠償AT&T 7萬3千美元。
圖片提供: techcrunch.com

他犯了什麼罪?這是他在1月被定罪時的發言(節錄):

「2010年6月,構築在開放的網際網路中的AT&T官網,他們的伺服器裡有API,最後面有條有數字的網址。如果增加數字的話,接著就可以看到iPad 3G使用者的Email。我覺得所有iPad 3G持有者的目標列表如此被公開,真是AT&T的大疏失。因此我給Gawker的記者看了這個API輸出的範例

檢察官的其中一人——Michael Martinez 對我們檢索公共網路的行為以「跟在ESPN上查閱球隊得分是不一樣的」來認定我有罪。

事實上,法庭承認了AT&T將資料「公開」。根據他們的說法,存取對連結外部的可編程API每天增加了無數件。過往存取跟推特有關的API超過了130億次。超過地球總人口的數字每天都在發生。對政府來說這完全不成問題,除非你把這個力道轉向用來攻擊重要人士。『這會引起社會動亂』。對創業者來說,這件事是個警告,下次就輪到你了」

在美國,會認真地起訴違反聯邦法的人是律師。他們大多不理解新技術,也對業界的二三事或細節簡直沒有任何興趣。期許他們能分別善與惡似乎是期望太高了。

跟現存受保護的東西相似,以及未經許可之下製作同樣的東西,為什麼有差別待遇?

問題在於,是要等待「不做點什麼不行」的危機感迫使問題推動,還是要跟能辨事理的人促膝長談,並用我們的力量引導出事實與現實呢?

這條道路在過去曾是暢通的
圖片提供: mbwda.com

如果就這樣什麼都不做,依照慣例被禁止的項目還會繼續增加吧。

假設智慧財產權的法律沒有任何修正,新的政府機構又多設立一兩個,總有一天「自家製產業」將被納入管制。

如此一來,自家製造恐怕會變成執照制度。依此制度,為了擁有及經營「自家製造單位」,而得接受智慧財產權相關的講習,支付行政單位執照所須的費用,製造的所有產品都必須附上識別編號。你得自己負起所製作的機器的責任。

好消息:當你為了取得執照而參加講習時,你對於機器相關的操作會有最低限度的進步。當山寨版的產品被製作出來,或是有任何缺陷時,馬上就知道該懲罰誰。

壞消息:當執照成為必須時,業餘愛好者或狂熱粉絲們將變成非法者,並被歸類為黑市的一員。對參加執照制度的人而言,有競爭對手減少的利基。但因能指定製造各種製品的機器,將會引發各種可信度相關的問題。這點目前還沒有被認真討論過。

山寨版的問題是在於刻意為之的前提下,但這世界上的構想何其多?設計又何其多?但層片疊加製造是把一切的物品按照「思考後設計或掃瞄它,然後當場製造」的設計流程製造出來。如此一來,「先行調查確認是否抵觸他人的智慧財產權」該在哪個階段進行?是在按下成型鍵前還是按下後?

層片疊加製造是十分重要的,因為它能將可行的最小市場規模縮小至單一消費者。自家製造業者該負起調查所有仰賴成型製造的設計責任嗎?恐怕如此

在此情況下,或許可以強制加保「智慧財產權第三人責任險」。由於侵權多是在不注意之下發生,因此可以懲罰性地科取罰鍰以防再犯。

然而,在了解此方式的可能性之後,決不能讓創造動能萎靡不振。雖然入手機器並不難,但執照非常昂貴。如此會使得黑市興盛,且必然地引發犯罪。為了防止盜版已耗費了大量經費,如此還有計可施嗎。不過,事情不需到如此田地……。

協助文藝復興

專利有其存在的意義。發明並非不須費用,更不廉價。但是現在誰還能說專利完善地發揮它應有的功能?大製造商為了防備競爭對手興訟,因此以防衛性的心態去取得專利。稱作「專利蟑螂」的人則是把購買專利當成買樂透,如同強盜揮舞手槍一般玩弄法律;之後無視顫抖的被害者,從被害者身上奪走不屬於他們的利益,被害者還得感謝沒有被奪走更多東西。

個人發明家雖然也是其中一類,但為了取得一件構想的專利,得花費數年的時間及數千美元的費用(法律費用不計)。普通人中有多少人能自力保護自己所想出的構想?恐怕不多。

图片

圖片提供:poetryfoundation.com

林肯曾說過「專利制度給天才之火澆上了利益之油。」確實如此。然而在這數十年間,如同雜酚油的官僚制度及專利濫用已緊緊扼住美國自由市場曾經最有創造力的部份。

一個尺寸不可能適合所有的腳型。自產業革命以來,大量製造業者在推動經濟的同時成本也提高了。對集中生產的製造業而言,即使製作小物品也得花費大量的成本。由於「大量製造」這個真理,導致了將成本固定在最低下限,並且為了挖出剩餘的利益,不得不跟其他業者競爭的零合遊戲。這就是大量製造的本質,而從中誕生的文化就是技術停滯與秘密主義。

在這個光譜的另一端是類似Thingiverse的世界。大部份的設計都免費提供,也就是開放原始碼。你可以任意地使用、做些變更改良別人製作的成果,或是簡略化其組織架構。你也可以組合自己及別人作的東西然後公開,刺激其他人也作一樣的嘗試。所有的作品都獨立分出頁面,上頭驕傲地寫著關於此作品參考了誰的想法以及如何製作的來龍去脈。唯一欠缺的是價值主張(即是對顧客主張商品的價值)。有些人在別的地方上架販賣宣傳他的其他作品。不過大部份的人還在共同努力尋找運用新製造及設計實體的可能性。
圖片提供:instructables.com

接下來的挑戰是,如何將這個嶄新、純潔及自我強化的循環導向更革新的方向,並取代的盈利導向的智慧財產權。

啃蘋果1000

當有似乎可以轉變成利益的構想時,在現行制度下取得專利,如此就夠了。但要怎麼藉此獲利呢?當然可以賣掉它(前提是有人想買的話,但構想並不值多少錢) 如果想要靠自己讓它出現在市場上的話,得尋找製造業者、出資者、包裝業者、行銷業者及物流業者等等。大部份的專利都是改良既有的產品,因此若有人想改良你專利的構想,然後計劃取得改良後的專利時會發生什麼事呢?不只是代表你的系統落伍了,當你想要製作新開發的「最新型」產品時,還得支付非常高的授權費。開發改良你技術的改良型必須花費重複的成本,如此浪費時間也浪費勞力。

相較之下,我們應該活用數位世界的優點。組合創用CC(Creative Commons)的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授權條款,以及類似Bitcoin的開放支付系統,再加上Ricardian contracts,一切將能自動化。

如此一來,就能創造出只要賣出一件商品,製作鏈的上所有人都能得到利潤的系統。一開始的關係再單純不過,但當這個良性循環開始時事情又開始變複雜。

為了推動參與開發,支付少量的設計費不成問題吧。用盡腦汁後誕生的小小構想要價10美元。若有人想更進一步研究這個構想則需支付50美分。如果要成型、改良或使用的話則付一美元。為了多利用現有的設計並更容易地用它作實驗的話,要盡可能地降低設定的費用。

這個概念有如世界最大的「樂高」玩具組合一樣。所有設計的一切細節都被登錄與附加標籤,然後由作者保管,並提供給後繼的開發者。這個費用跟授權費不同,算是新開發者因為可利用現存構想而節省的時間的價格,不管是作為商業用途或個人用途都一樣。

這筆使用費是在一美元中最少會有50%回饋給當前的創作者,再往前追溯的話,雖然支付給開發者的金額會越變越小,但決不是零元。

在稱作Bitcoin 及 OpenTransactions的計劃中,甚至可以支付到0.00000001 bitcoin如此微小的金額。實質上並不收手續費。根據你事先設定的條件,系統將會自動地履行付款機制。
簡單地說,如果我發明了一個革新性的門擋,並把它上傳至這個服務。在你看見了這個門檔後想並要成型它後,根據契約,你得支付1美元到Bitcoin自動產生的網址,然後你會收到檔案。在公開授權必須跟原本製作成品相同的條件下,你會得到成型或改造它的許可。

身為內容工作者(content creator)的我曾有過一次製作並簽署這個合約的經驗,然後我跟對我的產品感興趣的人一樣,為了造福將我帶入此領域的廣大大眾而將其公開。假設我的門檔已經是第五代的改良產品,那麼更早之前的開發者也做了相同的事。但是,根據前述法則支付的一美元會按遞減的方式分配給剩餘的人們。過了一段時間後,若你的設計被更廣泛地利用,在每一次的使用中你得到的金額將越來越少。

給每位發明開放原始碼的人的金額

比起耗費時間或精力去保護構想或技術,為了讓許多人看到自己的發明而努力,哪個更好想必不言而喻。要是有人想改良自己的發明,那是多棒的事情啊。不光只是一時的興趣,甚至能更能夠便宜地使用改良後的版本,以及加上自己獨有的改良。

對製造業而言,他們不再需要每半年跟內容所有者間簽定生產十萬件的契約,他們可以作為「當地生產中心」,在成型所有從這個系統取得的商品時都只需支付1美元。他們也可以根據市場行情,跟顧客索取授權費或是材料費的差額。如果要做特製品的話,顧客可以依自己的喜好下單客製化設計。
圖片提供:adafruit.com

對於創作者而言,將自己所製作的東西收藏在圖書館,然後適當地在自己製作的部份加上標籤的話,未來的發明在搜尋可利用的元素時,你的構想就能一再地登場。此外消費者也可以把你的東西作為主軸製作其他產品。如此你就可以自由利用時間,你所有的設計就會保有長尾(long tails)。如此不只守護了製出的產品,更能集中開發新的構想。

這將是個大問題,請不吝告知我哪裡不對以及未理解的點。到目前為止,我想這是導向更有生產力及更開放的未來的較好方式。這將使高品質且經常被改良的設計圖書館能迅速建立,並在各個地區提供低價的授權以及設計本身的精神及價值,並讓生產保有競爭力。

人類都想要創造。也因此,我們感到混亂並敵視我們身處的智慧財產權環境。即使所有的業餘愛好家不再為了實現夢想而努力,即使今天我們沒有討論此話題,事情仍會照舊進行也不一定。然而,事物並不是只會朝一種方向進行。

希望之後大家能留言加深議題的討論。

Adam B. Levine:在MindToMatter.org執筆新技術及世界事件相關議題。同時也是The Daily MinufacturistThe Daily BitcoinThe Daily Exposure的策劃人。

– Adam B. Levine

[原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