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塔社區特許學校:動手做的引路燈

七月 31, 2013
Facebook
Twitter
燈塔社區特許學校[註1]位於奧克蘭國際機場附近,雖然周圍是滿佈砂礫的工業區,不過,在奧克蘭州可是數一數二搶手的學校。高聳的牆與漆黑的保全圍欄,阻擋外頭的不速之客,可是連符合資格的學生也很難進入,因為這間學校非常搶手。去年就有700位申請者,要爭取僅僅60席資格,學校只能用樂透來抽出幸運者——當然也經過資格篩選。這間學校九成五的畢業生都順利獲得大學入學資格——有九成是家中第一個進入大學的成員。

下一年度開始,燈塔學校還會開始另一個特色:下一學期,它將成為美國率先將動手做列入全校性課程的公立學校之一。

製造Maker這間義務教育學校,拿到了25萬美元的州政府補助,用以拓展動手做課程—雖然現在,這個課程在一般學校僅止於中高年級的一堂機器人設計課。補助內容的一部份,包括一系列的訓練,幫助其他有意願的學校開設動手做課程。

物理老師兼駐校Maker的亞倫.凡德衛夫(Aaron Vanderwerff)是推動這個Maker計畫的前鋒,並且指導補助金使用,提供專業協助,引導教師們發展所需的課程規劃和訓練。他已經見識過動手做在學生身上產生的影響。
奧克蘭燈塔社區特許學校的學生們,正合作製造他們的機器人設計課專題。

亞倫表示:「動手做本身就是另一種學習」,雖然這堂「課程」不到最後不會顯出它的價值。

珍娜.史托佛是另一位協辦人兼技術發展指導。她表示,「從做中學」原本就是學校的教育方針,而這筆補助,能讓學生更深刻的體驗這件事。當然,真正實行的狀況仍然因各別課堂而異。去年夏天,燈塔學校成為Make雜誌的Makerspace學校社群首批成員。

「動手做已經是我們DNA的一部份了」,史托佛說,「我們知道,自己很希望將這個體會帶給更多孩子。」

V先生

图片

亞倫.凡德衛夫

這位凡德衛夫老師,學生們都稱呼他V先生。他起先在2009年於燈塔學校擔任物理老師,但後來他參加了幾次舊金山灣區Maker Faire,在Maker的領域很有心得。事實上有幾位他的學生也在Maker Faire裡展出自己的專題,學習有創意的問題解決法。有一群學生曾經自製電子卡丁車(electric go kart),然而在校園保全系統的戒備下,仍然被人偷走。於是他們自行想出B方案:他們拿電動摩托車改造成太陽能充電,及時趕上Maker Faire的展覽。

在物理課之外,他開始教授機器人設計課——其實可稱得上一百零一種動手做課程。這堂課應用到的方法,包括縫紉、木工、工程、設計、3D成型、電學等等,他簡直就是為這堂課量身訂做的老師。

MAKE雜誌的執行長兼創辦人戴爾.多爾蒂(Dale Dougherty)在凡德衛夫競選數學與科學教學卓越獎時,為他撰寫推薦函,在內容中讚譽有加:

「若要說我們最希望學生遇到什麼樣的老師,亞倫就是最理想的那位。在未來的課堂形式中,將有滿滿的孩子從動手做中學習,而我們認為他能在這樣的課堂中幫助他們。他信任學生,願意放手讓學生和自己去冒險、掌握機會,甚至是擁抱令人卻步的不確定性,例如獨自完成規模巨大的專題。他要求學生們,無論是做科學課的專題或Maker Faire的展品,都要以分析、詢問問題的方式來實行。學生會選擇他們想解答的問題,找出屬於自己的方式,打造自己的工具,完成他們的專題,最後分析並報告成果。事實上,他對學生的要求幾近於對科學家與工程師;意思是,他知道何時應該做一個旁觀者,何時應該伸手提供幫助;他寧願問學生問題,而不是直接提供答案,挑戰學生作批判性思考、與他人合作、在別人身上學習。經由與學生一起動手做,他使學生們得以內化所有設計、科學與工程方面的過程,而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亞倫非常有耐心地陪伴學生一起動手做,來達成這件事,因為無論學生離開燈塔學校後,選擇什麼樣的職涯發展,這個重要的體會將在他們生命中發揮重大的影響,遠大於僅僅科學知識的應用。」

凡德衛夫初到燈塔學校時,首先的專題之一,是讓學生做一個有如魯布.戈登堡畫筆下的捕鼠器。但很快他就發現,許多學生缺乏完成這個作品所需的基礎木工技巧,因此,他把各種非常有用的器材帶進課堂裡,來增加學生工作的效率。而效果很顯著。

他說:「看到女孩子們可以用留得長長的指甲操作迷你版圓鋸機,讓我非常開心。」

亞倫的學生只要對任何專題有興趣,都可以盡情動手做。他的教條就是:「如果你想做,就去做。我們會在你身旁,幫助你找到方法。」

鐘擺效應:努力終將回報動手做當然不是件新鮮事,工作坊、珠寶工藝、自動機器課程等曾一度在公立學校中流行,但是當考試為驅力、標準化為基礎的教育方針得勢,支持在課堂中用雙手動手做的力量則式微。

史托佛稱動手做為一個「新舊並融的概念」,並且形容他所觀察到的現象,有如一個鐘擺向另一端擺盪,遠離現在的機械式填鴨考試、只教標準答案的教育;擺盪的另一端,會連結各種社經階級間所謂的「成就落差」,而這可以靠更為實作導向的教育方式,以經驗學習法、直接接觸、動腦設計,甚至遇挫越勇的「失敗學習法」,容許、而且鼓勵學生犯錯,從錯誤中學習。

她感到特別興奮的是:這筆補助很有可能促進家長更多的參與。這所學校有許多家長任職於商業界,其中有些還未找到方式來參與學校運作,以及分享他們的知識,而這正是學校強烈希望家長們能做的。共同動手做其實在各方面都能給予父母這樣的機會。

她說:「如果我們能達到這個目標,我會非常興奮。」

事物的可能性學期的最後一天,學生們寫感謝函給每位在課堂上幫助他們的導師。為大家帶來提供協助的導師,也是凡德衛夫的一大成就。他有辦法請到皮克斯和矽谷的專業人士來演講並且與學生共同作業。就連夏日的畢業前夕,學生們仍然不斷感受到他們參與了很有意義的事情。

燈塔學校的學生:卡洛斯.拉米列茲(Carlos Ramirez)、保羅.佩納(Raul Pena)、東尼.拉米列茲(Tony Ramirez)與他們的電動貨車(EV truck)專題合影。

卡洛斯說:「這堂課讓我覺得很棒,覺得我做了件很正面的事。」

他是參與製作「電子交通工具能源轉換專題」的其中一名學生。現在,他想要往汽車設計的專業發展。他說,這個想法部份是在動手做課程中產生的,以及受到凡德衛夫的影響。

在下個學期推廣動手做的期間,凡德衛夫和史托佛想要聽到的,就是更多學生獲得這類的經驗。

凡德衛夫說:「科學就是起源於嘗試了解我們周圍的世界。」

讓學生變得更積極參與他們自己受的教育,「讓孩子們知道他們是被尊重的」,凡德衛夫如此說。

「我看到事情有一些改變,」 史托佛補充,「這讓學生看見事物的可能性。」

[註1] 美國的「特許學校」(Charter School)是政府立法,民間組織提出辦校申請案獲准、取得特許學校執照後,民間自己去籌款興辦、經營的學校。學校成立後,政府會定期依照學校的在學學生人數以及出席率,給予保證的固定金額補助。

[原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