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與科學

十一月 21, 2013
Facebook
Twitter
图片

居住在紐約的藝術家Kim Holleman在今年的World Maker Faire New York中展出了名為Trailer Park的作品,這臺裡頭是公園的拖車獲得了編輯特選獎及教育獎絲帶在內的六件獎項。

我總覺得每天都會看到讓女性參與科學領域為目的的研究、團體比賽、競賽、專題,或是探討為何女性科學家人數稀少相關的文章。

幾個禮拜前的103日,在The Mary SueIo9等等的科技文化部落格上,有這樣一篇文章:「為了啟發所有世代的珍‧佛斯特 (電影『雷神索爾』中娜塔莉‧波曼飾演的女性科學家),娜塔莉‧波曼與漫威漫畫(Marvel Comics)攜手合作,舉辦名為Ultimate Mentor Adventure的專題(競賽),讓14歲以上的女孩能與在科學、技術、工程、數學領域(STEM)的第一線活躍的女性共同學習及活動。」

這個消息是Natalie Angier201392在紐約時報上投稿的文章「Mystery of the Missing Women in Science」(女性在科學界消失之謎)仍餘波盪漾時發佈的。這篇投書寫道明明女性與男性在學校時的數學或理科分數並無二致,但投稿者依然不明白為何投身科學之道的女性如此之少。
具體的例子如下。

楊百翰大學(Brigham Young University)的Joseph Price與他的同事在今年有高額獎金的科學競賽中,報告了只要競賽次數變多,男女間的差異將漸漸消弭這項發現。在單次項目中男孩的表現雖比女孩佳,但一旦挑戰次數變多,男孩的失敗次數將隨之增加,而女孩則急起直追最終超越男孩。─即便在課堂中,女孩也勝過男孩。從全國的高中數學及理科的成績來看,滿分四分中女孩獲得2.76分,男孩則是2.56分。

但在他即將解開這個謎題時,他忙於心理學博士論文的同事Derriso還處在困惑的狀態中:「男孩跟女孩都一樣喜歡數學及理科,都一樣對自己的能力充滿自信,但為何對將來的目標有如此大的差異呢,我實在找不到答案。」

我知道為什麼,最少我知道其中一個原因。

原因就如同看一幅畫般單純。如果是視覺思考型的人應該就能明白箇中之道,答案並不在數據資料裡,也不在考試結果中,而是在於孩子們每天舉目所見的畫面之中。如果你看了下面這個小女孩‧小Riley猛烈批評女孩們的粉紅色玩偶的YouTube影片或許就會明白。孩子們是從眼睛看出去的世界中學習。若是女孩子看到的東西總是被侷限,那麼選擇走上科學家道路的女性如此稀少的理由,跟她們與男孩在理科方面的成績無差異並無關連,而是自然而然地變成如此。

若是身處平時就能從眼中看到科學相關事物的群體的話則不成問題,但對於不屬於那種群體,同時也沒看過典範的孩子們來說,科學的領域彷彿說著「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是個跟自己完全無關的世界。

這個現象跟刻意或不刻意為之、有意識或無意識無關,而是當眼前沒有可仿傚的對象時,就算是能力再怎麼高、對自己再怎麼有自信的女孩子而言,她們也很難認為自己能在科學、技術、工程、數學的領域盡情發揮自己的能力。

這裡有個很好的例子。有名的玩具製造商樂高在今年的9月1日,推出了世界上第一款女性科學家的角色。女孩子們第一次有機會拿帥氣的女性科學家作為自己的分身遊玩。從小就開始玩「積木」這種玩具的話,或許就能啟發她們成為科學家的夢想了。

另一方面,MAKE與Maker Faire也在做一樣的事。本篇文章行文自此,也全是從另一面描寫女性與科學的相關制度面問題。換句話說,我是在探討「大人們」哪裡不對,而非「孩子們」哪裡不對。

图片

Sector67駭客空間的Karen Corbeill與下個世代的年輕女性Maker們。

如果你想看愛好科學,並讓自己及周圍的人樂在其中的女性的模樣,請你一定要來Maker Faire。在那你可以見到許多在STEM領域的女性,且她們正準備振翅起飛。感謝支持Maker Faire的相關人員的努力,參加的女性數目大幅增加。我想我們的工作即是幫助這些女孩子,並讓她們走上科學家的道路,因為她們有能力改變世界。
图片

今年參加了在New York Hall of Science舉辦的World Maker Faire New York的我,很高興能在Maker Faire看到自小女孩到青少女在那展現她們的存在。從流行風、男孩風等各種「風格」的正統女孩子,到打扮成迷你機器人女孩,或是穿著自製超級英雄服裝配斗篷的女孩子都有。她們幾乎所有人都別著自己焊接製作的LED Maker Faire徽章。對我而言,看見各種年齡層、各式各樣的女孩來參加Maker Faire真是無上的喜悅。

這些女孩子們在Maker Faire追尋各種不同的科學道路。看到她們從年少時就開始發揮自己的能力,真是令人高興。MAKE有一個百川納海的理念,那就是「只要你是Maker,所有人都是你的同伴」。更重要的是,女孩子們都了解這一點,這也是我喜愛MAKE一切的理由。因此Maker們聚集在一起的原因,跟你的年齡、種族、性別、國籍、宗教、社會群體等等完全無關。MAKE的品牌、顏色、設計也變成每個人都能接受的形式。

图片

我非常肯定。身為一名被Maker社群溫暖地接納的藝術家,我能夠證明這個文化是真的。我大力宣傳採用科學以及工程的方法讓我的藝術作品更臻完美,也因此,我的專題Trailer Park: A Mobile Public Park今年不只獲得藝術獎,更得到了六項Maker Faire的絲帶。雖然獲頒這些獎項給了我許多名聲,但比起名聲,更重要的是讓許多年輕的女孩子們看見我得獎。

我被MAKE認可將會成為她們莫大的原動力,因為我也曾是一個憧憬Maker的普通少女。看見了我的故事,我想她們也會跟我一樣想在Maker Faire展出自己的專題。因此我對所有相遇的女孩子重複著同一件事:我會看著她們的眼睛,指著自己,並如此說:「做出Trailer Park的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唷。妳也能製作出一切妳想像得到的東西。」然後,在這個世界最大的工藝作品發表會的會場,站在自己專題作品的中央,我感受到的最棒的東西是,她們願意相信我的話語。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譯註:YouTube影片的小Riley是在對為何女孩子的玩具都是粉紅色的這件事生氣。女生會買粉紅色的東西,而男孩子則買超級英雄。雖然女生也會喜歡超級英雄,但男生不會喜歡粉紅色的東西。如此一來,就只會給女生買粉紅色的東西,而不讓她買男生的玩具。女生就只能買粉紅色,而男生卻可以買各種顏色,哪有這樣子的,之類的抱怨。真是超可愛的。

– Kim Holleman

[原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