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結性都市的興起

二月 27, 2014
Facebook
Twitter
如果說現代的都市是一種隨性的象徵(甚至可以說是混亂),那麼未來都市將會往另一個相反的方向發展。城市的環境演變是相當迅速的,在這過程中有一種都市模型漸漸地浮上檯面--一個效率更高、機能更好的城市,一言以蔽之,就是更有連結性的城市。

這將會影響我們工作、通勤和度過休閒時間的方式。它也可能會影響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關係,或者影響我們思考這個世界的角度。可以確定的是,我們的生活將會因為擁有更好的大眾運輸工具、更迅速的警消救援系統和更有效率的能源使用方式而更加進步。但是它也可能會帶來反烏托邦式的影響:隱私權的迫害和個資的侵犯,我們甚至可能會失去一些讓大都市成為居住焦點的誘因。混亂雖然會令人有壓力,但它也可以讓人充滿活力。

無庸置疑地,數位匯流科技converging digital technologies將會帶領都市往充滿連結性的方向邁進。當ISM頻段發送器(工業科學和醫學用頻段發送器,ISMIndustrialscientificmedical的簡稱)、感測器和智慧型手機應用程式連結在一起並建立網絡,我們的都市將會變的非常聰明,甚至變得更加乾淨。至少,珊瑞.薩哈(Samrat Saha已經提出後者的可能性,薩哈是密爾瓦基DCI行銷集團(DCI Marketing Group)的顧問,他提議利用低功耗藍牙(BLE)、距離感測器和手機上的應用程式把群眾外包(crowdsourcing)的技術用在市府的垃圾處理上。

我的想法可能會讓人噗哧一笑,但我想這告訴我們如何藉由雲端科技來蒐集和傳播資訊,並利用它們增加都市裡公共設施的實際使用效益。薩哈說到:「首先,你要將感測器放進垃圾桶裡,這樣就可以偵測每一個垃圾桶裝滿的程度,並將這些資訊傳送到低功耗藍牙模組BLE122中。

薩哈接著說:下載『垃圾桶應用程式garbage can app』的行人路過垃圾桶時(手機需是配有低功耗藍牙模組的iPhoneAndroid系統),手機的藍牙模組就會蒐集並傳送儲存的資訊至雲端,進行下一個動作--也就是去清理滿出來的垃圾桶。這個過程也將會幫助規劃的人優化垃圾桶的擺放位置,把擺放在垃圾量較少處的垃圾桶重新放置到垃圾量較多的區域。」

「使用它也可以將清理垃圾的時間安排得更有效率。」薩哈說:「舉例來說,對某些地區而言,按時清理垃圾是最好的處理方式;但是管理者也發現對於某些地區來說,使用巡邏為基礎的管理方式來處理溢滿的垃圾桶可能也是一個不錯的想法,這種方式適合用在一些交通流量較大、垃圾累積迅速、但難以預測的地方。另一方面,對於一些交通流量較小的區域來說,按時垃圾清理並非必要。在這兩種情況下,使用反應快且彈性高的管理方式可能會比較適合。」

垃圾的含意其實遠大於它字面上的意思,嗯,也就是廢棄物。前芝加哥市資料與資訊長和現任芝加哥大學講師布萊特.高史坦(Brett Goldstein表示,市府官員發現損壞或是遺失的垃圾桶和鼠患之間有著明顯的關連性。

「我們發現,當一個地區的垃圾桶損壞或遺失量異常增加後,通常七天之內就會有鼠患爆發。」高史坦說:「這是一個非常有用的資訊。如果你在足夠的垃圾桶裡裝上感測器,那你就可以在時間上占有領先優勢,並在問題爆發之前做一些應對。在執行都市計劃時,你會想要多做一些預防措施而非事後的補救工作。」

當然,這一類型以雲端為基礎、應用程式為核心的系統不只適用在垃圾桶上而已。現在,一些像是江森自控有限公司(Johnson Controls)等科技公司都有在販售智慧型住宅用的應用程式--這也是打造智慧型都市的基石(舉例來說,江森Metasys管理系統就是將數據傳送到它的Panoptix平台來最佳化建築物的能源使用效益)。簡而言之,智能型都市(instrumented city)已然成型,建造出一個個智慧型節點並將其連結在一起,就像神經細胞的突軸互相連結一樣。

然而高史坦強調智能型都市現在就像嬰兒一樣,目前仍在起步的階段(他在芝加哥市把大量的城市用資料放到網路上給大眾取用,並以此聞名),它的發展成功與否將取決於我們如何「養育」它。

我很猶豫是否要使用『巨量資料big data)』這個詞,因為我認為這個詞已經被嚴重地過度使用了,高史坦說到:「但是事實證明我們現在確實有能力取得大量的城市用資料,所以對我來說,最大的挑戰其實是立場的轉變--把公共政策和電腦科學合併成一個功能型的網絡。」

當然,在智慧型城市的發展過程中還會有其他的阻礙。其中包含我們到底該如何去鼓勵夠多的人來下載應用程式,以實現這個功能型的連結系統呢?說實在話,光是考慮人為因素就可以證明這是個難以解決的問題,我們可能會抵制這些量化自己的東西到某種程度,即使這一切都是為了讓我們的城市更好。
 
另一方面,德魯康威(Drew Conway,紐約市市長數據分析處的資深顧問和資料社群支援團體DataGotham的創辦人)發現富有連結性的城市的存在目的就是要來服務人群。人們會在考慮自身利益後採取最後的行動,所以如果富有連結性的城市可以為他們帶來好處,人們將會接受並支持它,但是康威也強調,對於無法預期的結果,一定要特別注意。

「我永遠不會忘記在那些資料背後的是人性。」康威說到:「畢竟,是誰在使用這些資料服務的?是人類決定為何要放置那些感測器、要放在哪裡,所以資料本來就存在人為偏見--也因為如此我總是把人為因素放在心中。最後,我們必須看看使用這些資料所造成的真正影響。」

康威舉了一個例子,繼續說到:「假如資料經過轉換後告訴我們一個不對的處理方式:因為某個低收入戶住宅區被計算出有很高的火災危害風險,所以你必須強制撤離住戶,以避免人命喪失的可能性,但是當你強迫窮人露宿街頭的時候,他們其實哪裡都不能去,這種情況下你就必須堅持執行對的處理方式。所以當我們講到連結性的時候,我們必須確保那些連結結果對於城市服務和社會服務都是合理的。」

就像許多專家學者一樣,康威也很關注那些以大眾利益為出發點時,資料匯集對個人權益可能造成的危害。

「在紐約,其中一個熱門的都市計畫就是擴展大眾免費的WiFi系統。」他說:「這是一個很好的提議,並且獲得很多人的支持,但是試想:現在如果有一個政府機構決定要調閱一個高犯罪率地區的網誌資料呢?對於一個沒有參與任何犯罪活動的人來說,這暗示了什麼?我們還無法清楚的劃出這條界線,我們需要一些這類型的討論。充滿連結性的城市是未來的趨勢,但在它的發展過程中,我非常歡迎有想法的人可以提出一些懷疑的論點,我相信真正的關鍵並不是技術上的限制--而是使用資料並拿它來服務人群時的報償,一個該如何取捨的問題。」

這篇原文刊自O’Reilly Radar



[原文]

Social media & sharing icons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