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神藝術工作室Perkūnas Studio

2019-06-12
Facebook
Twitter

文字/圖片提供:IDEAS Hatch

 

2017年,藝術家 Syd Weiler 所繪的紫色鴿子動態貼圖「Trash Doves」(垃圾鴿) 席捲各國Facebook 頁面,只因為牠瘋狂甩頭的圖片太洗腦!在極高的討論度之下,網友們紛紛創作了「延伸版」的垃圾鴿,其中最強大的就屬台灣的雷神藝術工作室負責人洪瑞良了!他用 3D列印做出了真實版垃圾鴿,讓它在現實世界中開甩,也讓垃圾鴿作者非常驚訝。

走進雷神藝術工作室,大大小小的3D列印模型、各式各樣的半成品零件,就這樣一覽無遺的出現在眼前。這是洪瑞良的創作天地, 讓人驚豔的立體垃圾鴿也佇立在其中,當初他光是畫圖稿就花了兩個小時,3D列印花了十小時,並在列印模型中間預留電動馬達的位置,再拆下故障遙控車的電動馬達組合後,帶動頭部和尾部擺動,才算大功告成。

美術系畢業的洪瑞良,因為喜歡玩具,在接觸了Maker文化後,便深深著迷,加上帶點kuso 的創意,讓作品充滿個人風格。隨著3D列印技術越來越熟練,終於發展成為自己的事業。年紀輕輕的他,以雷神藝術工作室的名號,參與各種當代藝術展覽,例如高雄設計節、好漢玩字節等大型活動,許多參展作品都出自洪瑞良的巧手。

3D 列印開啟創業契機

洪瑞良接觸3D列印的時間很早,算是台灣3D 列印藝術領域的先驅。大二的時候,學校引進一台RP(Rapid Prototyping)快速成型機,這是他第一次看到3D 列印的神奇,於是一頭栽進3D列印的世界,沒有相關知識與基礎概念的他,開始選修相關的課程,並發揮Maker 精神,從網路上獲取需要的資訊。

「其實一開始投入3D列印,是為了設計動畫和遊戲。」洪瑞良說,動畫和遊戲設計都需要建模,過去的公仔製作多以手捏為主,有了3D列印技術之後,他開始嘗試結合電腦製作的3D檔案與立體成型技術,成功將公仔與模型印刷輸出。於是他決心要「下重本」,在大學階段兼職多份家教與打工存錢,畢業後還不惜向銀行貸款,終於買下80幾萬的專業3D列印設備。

也因為器材昂貴,入門檻很高,當時全台灣有3D列印設備的大概只有20多人。洪瑞良在摸索的過程中,發現3D列印的耗材也很貴,若是不多賺點錢,他將會陷入「買得起設備,但做不起設計」的窘境,於是開始在網路接案,起初替人做3D 繪圖及草圖代工,後來也做模型列印和打磨拷漆,漸漸地,他的名氣愈來愈大,代工的廠商也拓展到國外。現在3D列印的設備商、玩具業者還希望在雷神的平台銷售,而台灣原創設計師的作品也會在工作室的店面展覽。

比別人早一步引領風潮

台灣大約是6、7 年前開始掀起3D 列印的熱潮,但早在這股熱潮蔓延台灣的前2、3 年,洪瑞良便已經發現初階3D 列印機的推動瓶頸,因此才會決心買下昂貴的設備。爾後,他才能在3D 列印的熱潮來臨時,順勢而起,無論是小量單件列印,或是大量如三千、五千件生產,對他而言都不是難事。

洪瑞良說,創業第一年十分順利,每一次的接案過程中,他都能因應案主的需求, 不僅能代畫與列印,還能為模型上色。光是代畫3D 模型與列印,第二年就將40 多萬的負債還清。「後來到了第三年,3D 列印的業者多了,我們的營業額也就下降了。」洪瑞良笑道。

但洪瑞良並不只想做代工而已,在接案的過程中,他將3D 列印結合創作,後續導入傳統工藝、模具製作、金屬鑄造、雷射切割焊接等等技術,進而將工作室轉變為數位工藝製造所。而洪瑞良對噴墨技術、模具製作與材質轉換的了解,也成為創作的最大利器。

以作品「馬首」和「新現代- 獸」為例,其擬真脊椎可動技術由業主構思設計, 再由雷神負責外觀及製造,利用3D 繪圖模擬整體結構。組裝過程用3D 列印輸出原型, 並透過翻模,脫蠟鑄造技術,將作品轉換為不銹鋼材質,最後用手工的修整組裝,零件總計194 件,耗時約兩年的時間才開發完成,變成兼具動能和獨創性與藝術性的作品。值得一提的是,這兩件作品在2017 年全球最大的Maker Faire 自造者慶典中,由10 位評審從四千多件作品挑選出來,雙雙榮獲最佳評審精選獎!

 

現代獸,圖片提供:雷神藝術工作室

找到讓自己有興趣創作的動力

洪瑞良說,這些材質與模具的知識沒有人會教你,只能自己慢慢摸索,但也因為秉持著自己對喜好事物的熱情,而獲得別人沒有的經驗與技能。像「馬首」和「新現代獸」不鏽鋼的模型,就是他一間間走訪工廠詢問師傅製作方式,抄下工廠所有的機器型號,花了約兩年多的時間,才弄清楚射蠟開模的製作過程。

談到3D列印創業的未來,洪瑞良認為機器的價格只會愈來愈低,當它的門檻變低,且更普及的時候,經營者必須想想——自己和同業有什麼不同的競爭優勢?「在無法預測的未來,創意想法仍然會是最重要的。」

洪瑞良說,他從未把自己定義為Maker,只是有興趣去做想做的事。「要想辦法找到熱情,而不是思考這些能為你帶來什麼。」洪瑞良笑道,現在就算忙不過來,他還是會撥空設計自己喜歡的模型,像是「垃圾鴿」和「安娜貝爾」,而且常常做一半就去忙工作了,但正因為是自己喜歡的事情,所以怎麼做都不嫌累!